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565章 无法改变的联姻

这次一起进宫的全是耶律乙辛集团的核心人物,个个身居要职控制着朝廷军政要害部门,正常情况下要除掉这些人非常麻烦,这次“宫廷政变”却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毕竟弑君不详,所以在控制局面的情况下,具体情况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在御书房中反而是这群大佬力量最薄弱的时候,给了宋青书一个快刀斩乱麻的机会。
     宋青书来到龙椅边,取了耶律洪基的脸模,很快制作了一张惟妙惟肖的面具,倒不是说他的易容术必须先要在目标脸上取模型,只是这样会更方便快捷些。
     做好面具后,他将自己脸上的面具弄下来戴在耶律洪基的脸上,再将耶律洪基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紧接着互换了衣裳。
     看到龙袍上那些血淋漓的刀口,宋青书眉头一皱,不过这正好印证了政变的惨烈,布置好里面的一切过后,宋青书这才打开房门,一副踉踉跄跄的模样走了出去。
     之前耶律洪基高喊护驾,之所以没有侍卫理他,是因为附近的侍卫全被耶律查刺和撒把调走了,毕竟他们一个是护卫太保,一个是近侍直长,做这些倒也方便。
    不过出了御书房再往外面,就能找到大内侍卫了,耶律乙辛集团势力再大,也不可能控制整个皇宫守卫。
    看到皇帝一身鲜血走出来,那些侍卫纷纷大惊:“皇上!”
    宋青书抬手阻止了他们的询问,而是沉声下令道:“封锁宫门,没朕的旨意不许任何人出入;宫内殿前司各班直各就各位,不许擅离防区,否则杀无赦;御书房方圆十丈之内不许人靠近;另外传旨解除北府宰相的禁足,宣萧匹敌来御书房见朕……”
    宋青书颁布了一系列措施,这次能这么顺利还多亏了之前薛衣人重创了萧十一郎,不然萧十一郎身为殿前司点检,控制皇宫禁军配合耶律乙辛行动,自己还真有些麻烦。
    如今群龙无首,被耶律乙辛集团收买的侍卫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
    至于召萧匹敌入宫,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耶律乙辛集团的核心人物虽然被端了,但是他经营这么多年,麾下门生故吏极多,若是不妥善处置,等里面冒出一个强力人物,集合起了这批力量,到时候就够宋青书头疼的了。
    当年王允杀了董卓本以为搞定了西凉军,北魏孝庄帝杀了权倾朝野的尔朱荣,哪料到很快就招来了对方集团惨烈的报复,所以说斩首计划不是谁都能像康熙擒鳌拜玩得那么成功的。
    要对付耶律乙辛残余势力,当今朝中没谁比萧匹敌更合适了,一来他是北府宰相,素来与耶律乙辛分庭抗礼,是其视为眼中钉的死敌;二来他是苏荃的父亲,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自己人。
    当萧匹敌接到消息赶到御书房过后,看到倒了一屋子的尸体吓得大吃一惊,特别是看到其中几位熟人的面孔更是心惊胆战。
    “不用看了,”宋青书“虚弱”地开口,“耶律乙辛试图谋反,幸好北院大王耶律合鲁、知南院大王事耶律吾也兄弟拼死护驾,这才没有让其奸计得逞,只可惜一番乱战,耶律合鲁兄弟虽然诛杀了逆贼,但也不幸殉国。”
    他之所以将耶律合鲁兄弟摘出来,很大程度是这个现场没法解释,总不能说耶律洪基是个隐藏的武林高手,突然发难搞定了这些叛乱吧?更何况北大王院在辽国素来实力强大,若是北院大王谋反被杀,他的手下惶恐之下发生叛乱以求自保那就麻烦了。如今这样一来不仅安抚了北大王院,还离间了北大王院与耶律乙辛嫡系之间的关系,让双方互相寻仇残杀,两败俱伤。
    萧匹敌快速扫了现场一眼,心中暗暗冷笑:“耶律合鲁兄弟素来与耶律乙辛关系密切,共同进退,他们会在这关键时刻反水?我要是不懂武功真是会信了你的鬼话,这些人分明是被一个用刀高手一击致命。”
    他虽然看出了破绽,却没有说出来,毕竟混到这个地位各个都是老狐狸,而且他也明白这样一来对付耶律乙辛残余集团也好弄一点,只不过当他退出御书房时偷偷看了皇帝一眼,忽然间觉得之前轻视的昏庸皇帝,似乎变得有些高深莫测起来,比如这次不动声色搞定了耶律乙辛,也不知道是藏了什么样的底牌。
    不过他们家族素来是保皇派,与皇家利益可谓是绑在一起,倒也并没有因此感到什么不安。
    接下来几天,耶律乙辛谋反一案昭告天下,相关一系列人被处死,魏王府也被抄家查封,谋反本是诛九族的大罪,不过耶律乙辛独子耶律绥也前不久已经在夷离毕院大牢中死于非命,女儿耶律南仙则不知所终,其余亲属则被宫里传来旨意,介于耶律南仙还背负着与西夏和亲的使命,所以法外开恩,暂不牵连他们。
    宋青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耶律乙辛是慕容景岳假冒的,总不能真把他们给诛九族吧,将来耶律南仙知道真相岂不是要和他不死不休?
    但是谋反这样的事情历朝历代都是诛九族的大罪,就算身为皇帝也不可能凭空一句话就赦免其罪,不然岂不是鼓励大家都谋反?反正最终罪名可以得到赦免,这样会动摇统治根基,其他大臣也是绝不会同意的。
    一个人身份越高,越是身不由己,最后无奈之下宋青书只好拿两国联姻一事作为借口才勉强抱住了耶律乙辛亲族的性命。
    处理了耶律乙辛家族的事,宋青书又下旨恢复了皇后萧观音的名誉,说之前《回心院词》一案全是耶律乙辛的阴谋,为了扳倒北府宰相家族,给他谋反扫清道路。处死了此案一系列人员,比如宫女单登,教坊朱顶鹤,同时趁机清洗了一大批皇帝皇后身边的宫女太监,免得觉察出耶律洪基已经换了人。
    宫廷侍卫也进行了大换血,首当其冲的就是身为耶律乙辛的心腹——殿前司点检萧十一郎,不过因为原著的影响,宋青书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杀他,而是将其投入天牢,等将来想好怎么处理他再说。
    至于军队方面,北院大王耶律合鲁兄弟、诸行宫都部署耶律塔不也等人死后,权力也产生了真空,宋青书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接手人选,毕竟不可能全交给北府宰相萧匹敌,一个人再忠心,可如果集军政财权于一身,难保他或者他的手下不产生什么异心。
    宋青书正拿着奏折头疼之际,皇后萧观音挟着一缕香风来到他身后给他轻柔地捏着肩:“宋郎,你还是去看看赵姑娘吧,这些天她一直脸色不好,我怕她出什么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