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25章 令人头疼的问题



    魏王并不担心有什么问题,上次借刺客的事情,他趁机将泰和殿的侍卫全换成了自己人,这屋里还有暗卫在一旁保护他,可以说整个泰和殿都在他掌控之中。

    他甚至有一种自信,就算这个时候将裴曼皇后按倒凌辱一番,皇宫里其他的人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不过他虽然好色,可还不至于被**迷失心志,知道裴曼身份特殊暂时碰不得,但她身边的小宫女,哪还用顾忌那么多。

    “若是殿下不嫌弃,可以让她们在这里服侍您。”裴曼皇后低眉顺目地站在一旁,心中却暗暗冷笑。

    魏王犹豫了一下,尽管理智告诉他将这两个小宫女带回王府才是明智的选择,可是看到不远处那张凤榻,他心中就腾腾地升起一股邪火——因为这张床太特殊了,整个金国从上到下,只有一个男人能爬上这张床,那就是皇帝!如今有机会能提前在这张床上享受一番,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魏王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脚步却毫不迟疑地往凤榻那边走去。

    撩开了凤榻周围的帐幔,魏王看到赵媛媛与赵瑚儿香肩半露缩在被窝里怯生生地看着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裴曼:“娘娘不是打算在边上旁观吧。”

    裴曼皇后容光焕发,露出一丝妩媚的笑容:“殿下想我看么?”

    魏王被她娇媚的笑容弄得心中一跳,心想她只见过父皇那个体弱多病的病秧子,让她见识一下本王雄姿英发的样子说不定还能引得她内心荡漾主动投怀送抱……

    “娘娘想看就看吧,本王不介意,”魏王回头望着被窝里的两个少女,搓了搓手便扑了进去,“小美人儿,本王来了。”

    这个时候黄衫女哪还忍得住,整个人犹如浮光掠影一般伸着九阴白骨爪往魏王背后飞去。

    “殿下小心!”

    躲在阴影处的暗卫总觉得今晚有些诡异,所以他一直打起十二分精神凝神戒备,看到黄衫女出来,他急忙拔出细剑往黄衫女身上攻去。

    因为黄衫女去势太快,他为了救魏王,只能将全身功力催动到极致,整个人犹如一道流星往凤榻那边激射而去,他有绝对的信心,自己肯定能赶在黄衫女攻击到魏王之前刺中她。

    突然他浑身一震,整个人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整个人不由自主撞到了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旁的墙上,他露出一脸不可思议之色,挣扎着抬起头往旁边望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一脸淡然地站在不远处。

    “这屋里怎么可能还有人?”早在进入这个屋子之时,他便用气机检查了一番整个房间,除了凤榻上的两个小姑娘之外,他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人,如今既然连续冒出了两个人,那证明对方的武功都在他之上。

    “殿下完了……”这是他断气前最后一个念头,被宋青书全力一击,没有即刻毙命,还是靠心中一股执念,因为他想看清楚出手的究竟是谁,如今心愿已了,他再也支撑不住了。

    此时黄衫女也制住了魏王,刚好回头看到宋青书击杀暗卫的情形,暗卫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宋青书却仿佛一道看不见的光,几乎是一瞬间便出现在了暗卫身侧,轻轻一掌无声无息,却瞬间震断了对方的心脉。

    黄衫女震惊不已,她知道宋青书的武功很高,但没想到高到了这种程度,之前在泰和殿她和这个暗卫交过手,知道对方一身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如今居然被宋青书一招毙命!

    尽管宋青书占了偷袭的便宜,可是偷袭得这个级别的高手毫无还手之力,被瞬间秒杀,整个江湖中估计也没几个人做得到。

    若说看到暗卫被宋青书秒杀,黄衫女是震惊,那魏王则是肝胆俱裂,这些年来暗卫帮他渡过了无数的危机,在他心中,这个暗卫就是天底下武功最高的人,哪知道在这个男人手下居然一招都撑不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魏王正要大声呼唤侍卫进来,旁边的黄衫女早有准备,瞬间就点了他的哑穴,无奈之下,他只把唯一的希望放到裴曼皇后身上,只不过当他看到裴曼皇后一脸冷笑地站在那两个神秘高手身边时,心中终于绝望了。

    “我是皇上唯一的儿子,你这个贱人难道还敢杀我不成!”只可惜他被点了穴道,这些话全化作了无意义的呜咽声。

    “本宫知道你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只可惜本宫没兴趣和你废话。”裴曼皇后平静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宋青书说道,“麻烦公子打晕他。”

    宋青书很满意她这种语气,手指一点,魏王便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处理呢?”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我过会儿会去找皇上过来,不过在这之前,需要和两位小姑娘对好口

    (本章未完,请翻页)供,到时候皇上问起来,你们这般回答……”裴曼皇后仔细地嘱咐着赵媛媛和赵瑚儿。

    宋青书和黄衫女在一旁听得心惊不已,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

    嘱托完两个少女过后,裴曼皇后突然说道:“不对,还有一个破绽。”

    “什么破绽?”宋青书奇怪道。

    “这还得多亏你之前的提醒,”裴曼皇后望向了两个少女,“她们身上的痕迹的确像刚被蹂躏的样子,只不过缺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事关自己的妹妹,黄衫女不得不谨慎起来。

    “魏王的……”裴曼皇后压低声音说了一个词,听得其他三个女人暗啐不已,连宋青书也是直翻白眼。

    “要弄你自己去弄,这事她们可不帮忙。”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裴曼皇后酸溜溜地说道:“当然是我弄了,难道还让你这些未经人事的小情人去碰魏王么?”

    宋青书听得眉头微皱:“算了算了,我帮你弄。”

    “你?”这下别说裴曼皇后了,就连黄衫女和两少女纷纷目瞪口呆地瞪着他。

    “你们可是女人,思想能不能不要这么龌龊?”宋青书一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她们想岔了,不禁郁闷万分,“我只不过有一个取巧的办法而已!”

    说完他手指在魏王腰间一点,昏迷中的魏王顿时浑身一阵颤抖,裤子那里很快就湿了一大片。

    “剩下的你自己来了,我可不想沾其他男人的东西。”宋青书一阵恶寒,对裴曼皇后说了一句便远远躲开。

    “那个……”赵瑚儿突然怯生生地说道,“瑚儿不想被这个男人恶心的东西糊在身上。”

    赵媛媛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媛媛也不愿意。”

    这下轮到裴曼皇后傻眼了:“不糊怎么行,到时候皇上肯定会派人检查你们的身体的,万一露出破绽别说我要完蛋,你们也难逃一死,浣衣院那些姐妹更是别想救了。”

    “可是人家真的不想沾这个男人的东西嘛,”赵瑚儿脸色微红,突然瞟了宋青书一眼,小声地咕哝了一句,“要是姐夫的还差不多。”

    旁边的赵媛媛也微不可察地嗯了一声。

    ----

    第五更,今天收到了很多月票,感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