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26章 人情



    听到两个少女的话,裴曼皇后回头似笑非笑地望着宋青书,黄衫女表情更是微妙,愤怒地眼神差没把宋青书给燃了。

    “你们看我干嘛?这话又不是我的。”宋青书也是郁闷,明明被两个女孩调戏了,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你们两个妮子什么胡话呢,这种事情是我能帮的么?”宋青书没好气地揉了揉赵瑚儿和赵媛媛的头发,嗯,手感不错,终于试了一把霓虹国的摸头杀。

    “反正我们不想被那男人的脏东西粘在身上。”赵瑚儿嘴儿一撅,显然感觉到自己的要求没受到重视,心中极为不满。

    “别胡闹了,”宋青书完转头对着裴曼,“不必弄得那么复杂,到时候现场混乱,谁会注意到这些细节,我不信会那么倒霉刚好碰到福尔摩斯、柯南之类的人。”

    “谁是福尔……摩斯,柯南?这名字好奇怪,是西域人么?”裴曼皇后微微失神过后便摇头道,“不行,我们不能抱着侥幸心理,要知道一旦被发现,也许你和这位姑娘武功高强还能逃走,可其他的人下场都会非常凄惨。”

    见宋青书皱眉不语,裴曼皇后突然道:“宋公子,有些话我想单独和你一下。”

    “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有什么不能当着大家的面的?”黄衫女不悦道。

    裴曼皇后妩媚一笑:“这次的事情危险性极大,不定我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临死前和我的情人体己话姑娘也想听么?”

    “奸夫淫妇!”黄衫女没好气地啐了一口,转身便走到床边和两位妹妹起话来,同时还示意两人走远。

    “娘娘到底有什么想的,现在可以了吧。”宋青书任由裴曼皇后拉着走到角落里,他可不相信裴曼什么真情流露之类的鬼话。

    “公子~”裴曼皇后颇为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不为所动,方才压低声音继续道,“公子知不知道我之所以一直坚持在她们身上糊上那种东西,其实是为了你么?”

    4↑4↑4↑4↑,m.≡.c≥om 宋青书眉头一皱:“此话怎讲?”

    “据我所知,公子如今虎据山东,势力自成一派,和南宋之间也没有从属关系,那么公子冒着这么大风险救宋国那些公主,会不会有些得不偿失?”裴曼皇后继续压低着声音。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敢劳烦娘娘费心。”宋青书淡淡地道。

    裴曼皇后幽幽一叹:“公子还是信不过我……公子虽然不,但我大致也能猜到几分,以公子如今的身份地位,断然不会因为那位姑娘的美色就抛下百废待兴的金蛇营,千里迢迢跑到金国来冒这么大风险,想必公子是琢磨着通过营救这些公主和南宋朝廷搭上关系。”

    宋青书神色一动,这次营救这些身陷浣衣院的宋国公主,是各方因素机缘巧合促成,不过他也不是傻瓜,若是一好处也没有,他根本不会冒这么大风险,裴曼皇后的的确是他非常看重的一个原因。

    注意到宋青书的表情变化,裴曼皇后立刻知道自己猜对了,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公子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些想当然了?”

    “此话怎讲?”宋青书沉声问道。

    裴曼皇后看了远处的黄衫女,见她没注意这边,方才继续道:“宋国那些君臣欺软怕硬,背信弃义的特在各国间是出了名的,而且浣衣院这批公主是宋国一个永恒的污,你把她们救回去,每次见到她们就会想起曾经屈辱的往事,宋国皇帝未必会感激你。”

    宋青书悚然一惊,裴曼皇后分析得的确很有道理,而且被她一提醒,他模模糊糊想起了历史上浣衣院有个公主历尽千辛跑回了宋国,结果迎接她的非但不是母国的安慰与怀抱,反倒是被皇室诬陷为假冒公主,秘密.处死了。

    简直是比窦娥还冤!正因为这样,宋青书对这段历史上的插曲印象才这么深。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宋青书脸色有些不好看,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一半天,结果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就忍不住想爆粗。

    “关键就在那两个丫头身上,”裴曼皇后视线转向了床上的赵瑚儿以及赵媛媛,“如今宋国兼山书院势力庞大,理学大行其道,非常看重女人的贞洁,回到宋国过后,其他的公主下场未必有多好,可是这两个丫头绝对是例外,因为她们被俘虏时只是襁褓中的婴儿,而且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着完璧之身,到时候必然能恢复金枝玉叶的身份,你想获取宋国的回报只能靠她们。”

    见宋青书沉吟不语,裴曼皇后继续道:“公子纵横天下,想必早就明白一个道理,人心都是会变的,也许现在这几个女人打心底感激里,可等她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恢复了金枝玉叶的身份过上几年,这种感激只会渐渐变淡,最后完全消失……如果想让她们一直不变心,现在就有个绝佳的机会。”

    “就是你刚才的那件事?”宋青书也是一脸无语的表情。

    “当然!宋国女人有一个优,就是极为重视贞洁,只要你们现在发生亲密关系,她们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再看其他男人。其实按照我的意思,直接得到她们的身体是效果最好的,不过公子是正人君子,之前明明有机会都不愿意趁人之危。幸好现在还有机会,公子若是顺水推舟……这层关系也足够亲密了。”裴曼皇后凑到他耳边轻轻地着。

    “你为什么会好心地提醒我?”宋青书静静地看着她。

    裴曼皇后妩媚一笑:“公子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能卖公子一个人情,将来公子必然有所回报。”

    “喂,你们俩嘀嘀咕咕这么久,究竟完了没有?”不知道为何,黄衫女看到宋青书和裴曼皇后神态亲密地凑在一起,心中就有些不舒服。

    “完了完了,”裴曼皇后娇笑一声,“倒是你们姐妹商量好没有,究竟是愿意抹魏王的东西还是要这位宋公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