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27章 放浪形骸丹



    宋青书在一旁听得恶寒不已,这话怎么听怎么怪,感觉像诱骗无知小女生一般,不过有裴曼皇后出面当恶人,他也乐得在边上闷声大财。.qbxs8.net≯八一中文>网>w﹤w﹤w<.81.

    “要……姐……姐夫的。”两名少女声音微不可察,不过大家挨得这么近,再怎么小也听到了。

    “他不是你们姐夫。”黄衫女以手抚额,一副快要晕过去的表情,她这两个妹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究竟是说她们天真无邪呢还是呆萌蠢笨?

    “不行!她们还只是个孩子。”两个妹妹虽然傻乎乎了些,但她这个当姐姐的得保护好妹妹,哪能眼看着这种事情生。

    宋青书沉默不语,裴曼皇后却冷笑道:“你们又想救浣衣院那些姐妹,又不愿意做出牺牲,世上哪有两全其美的事情?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你们要做出的牺牲远远不止这些,现在得了便宜还卖乖?”

    黄衫女一时语塞,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可是为什么整件事情总感觉怪怪的:“直接就用魏王的……好了,让姓宋的弄,这算什么事嘛!”

    宋青书耸耸肩:“别扯上我,从头到尾我都是受害者,你们就算求我我还不一定愿意呢。”

    裴曼皇后指了指赵瑚儿两人:“这可是你那两个妹妹自己提出的要求,你为什么不问问她们的意见呢?”

    黄衫女回头望向两个妹妹,有些怒其不争地说道:“你们都是女孩子,怎么能提出这种不……这种要求呢?”她本来下意识想说不要脸的要求,可又察觉到语气太重了,便临时咽了回去。

    “姐姐,我们就是不想让身体沾到魏王的脏东西嘛,想起来就觉得有些恶心,说不定以后一辈子都会做噩梦的。”赵媛媛小声抗辩道。

    “姓宋的东西就让你你们不恶心了?”黄衫女觉得完全无法理解两个妹妹的坚持。

    “姐夫他不一样。”赵瑚儿也嘟着嘴咕哝了一句。

    “有什么不一样?”黄衫女怒道。

    “我说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这么迟钝?”裴曼皇后忍不住说道,“看不出来你两个妹妹对人家宋公子芳心暗许了么?她们当然不会嫌弃意中人的东西了。”

    “哪有~”两个少女娇羞不已,齐声声娇哼一声。

    “这怎么可能,她们才见一次面而已,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芳心暗许?”黄衫女呆了呆,下意识说道。

    “这个东西就是这样突如其来,更何况……”裴曼皇后故意看了宋青书一眼,娇笑道,“人家宋公子英俊潇洒,本领又高强,还是天底下赫赫有名的大英雄,莫说你这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妹妹了,就是我也中意他得很哩。”

    “无耻,不害臊。”黄衫女忍不住啐了一口。

    “这就是我们草原女子和你们汉人女子的不同了,对于我们来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那么多弯弯道道?”裴曼皇后目光落到床上两个少女身上,“她们虽然是汉人,可是从小在我们金国长大,这方面倒和我们草原女子差不多。”

    见黄衫女还在犹豫,裴曼皇后加了最后一把火:“其实说句不好听的,人家宋公子把两位小公主看也看了,摸也摸了,难道她们今后还能嫁给其他人么?”

    “喂喂喂,再次强调,当时我只不过是为了瞒过你,哪知道命运这么神奇,现在我们会在一条战线上啊。”见她将战火引导自己身上,宋青书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怎么,你做了坏事不愿意负责?”黄衫女顿时柳眉欲竖,完全忘了前一秒钟自己还在阻止着什么。

    “我做什么坏事了?”宋青书一脸郁闷,“在我家乡那里这样的搂搂抱抱也很正……常。”说到后来他自己的声音都小了下去,在前世也许搂搂抱抱的确很正常,可是像他这样把光着身子的女孩子摸了一遍,那同样很不正常——尽管是为了伪造出痕迹。

    “宋公子家乡在襄阳府武当山,我怎么不知道宋国境内这样的举止叫正常?”黄衫女冷冷地说道。

    “负责就负责,两个公主而已,本大爷也养得起。”宋青书头都大了,干脆利落地起身说道,同时心中有了一阵恍惚,在很久以前他也是向往纯洁的五好青年,可在这个乱世随波逐流,他渐渐地学会了很多以前鄙夷的东西,比如为了利益联姻……

    “想得倒美,瑚儿和媛媛这么漂亮,又是堂堂的大宋公主,是你想要就要的?”不知怎的,黄衫女心中一阵不舒服。

    “什么大宋公主,如今不过是两个落魄女奴而已,若不是之前宋公子够君子,你这两个妹妹早就是他的人了,”裴曼皇后适时冷笑道,“这位姑娘千方百计从中作梗,莫非是吃醋?”

    黄衫女心中一跳:“我吃什么醋?”

    “比如某些人心中暗暗倾慕宋公子,谁知道自己的妹妹却捷足先登,不好意思和妹妹明抢,只能暗中破坏妹妹和人家宋公子的好事。”裴曼皇后虽然在笑,但却是句句诛心,弄得黄衫女脸色大变。

    “你们真的想清楚了?”黄衫女咬着嘴唇看着两个妹妹。

    赵瑚儿和赵媛媛对视一眼,俏脸绯红,却谁也不肯说话,黄衫女一看便心中清楚大半:“懒得管你们了,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话音刚落,便面带寒霜地离去。

    “姐姐,姐姐!”两个少女伸手想去拉她,结果黄衫女走得太急,她们一把没拉住,导致身上的被子又滑落下去一截,吓得赶忙重新缩回了被窝。

    “她怎么生这么大的气?”看到黄衫女衣袂飘飘,很快便消失在了窗外,宋青书顿时傻眼了。

    “公子虽然智谋无双,可是对这女人的心思却是不大了解。”裴曼皇后笑了笑,也没有仔细解释的意思,接着说道,“时间不多了,快来布置吧,我给魏王布置一下,你们两个则帮宋公子弄出来。”

    “这个要我们弄么?”赵瑚儿傻眼了,“刚才姐夫不是随便点那个魏王一下就好了么,他自己再点一次不就行了?”

    宋青书一头黑线:“那一招太凶险,伤了他的肾经,我可没这么傻自己点自己。”

    “那我们该怎么做?”赵媛媛茫然地问道。

    宋青书在一旁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这忒么都是什么事啊,自己泡妞还真没这么憋屈过,哎,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就是这么麻烦。

    裴曼皇后却仿佛猜到了他的心思,像一朵解语花一般凑到两个少女耳边:“你们等会儿这样……”

    “啊?”两个少女齐齐脸颊嫣红,眼中似乎有了退缩之意。

    “你们只要想一想,这样是为了救你们那些受苦受难的姐妹必须的一种牺牲,心里应该就会好受一些,”裴曼皇后又补充了一句,“更何况你们还是给喜欢的男人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注意到两个少女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脸上重新笼罩了一层之前见到的那种准备牺牲的圣洁光芒,宋青书不由暗暗咂舌,这裴曼皇后忽悠能力简直爆表了。

    忽悠玩两名少女过后,裴曼皇后便开始布置殿中现场,先是拿起酒壶往魏王嘴里灌了大量的酒,从嘴角溢出来的酒撒到衣襟之上,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重重的酒气。

    如今时辰不早了,要是再耽搁恐怕天都亮了,那这一切都白费了,事到如今宋青书也不再迂腐了,直接往凤榻那边走了过去。

    ……

    当宋青书从凤榻下来的时候,正好对上裴曼皇后似笑非笑的眼神:“宋公子身体够好的啊~”她早就布置好了其他的地方,一直等在这里,终于等到他出来,透过帐幔,裴曼皇后隐隐约约看到两个少女娇艳欲滴的嘴唇上还沾了些东西,不由好笑地指了指示意她们尽快擦掉。

    宋青书老脸一红:“其他的布置好了没有?”

    “差不多布置好了,就剩下那个暗卫的尸体了,”裴曼皇后指了指角落里,“本来我之前的打算是伪装成他畏罪潜逃,但知道你易容术这么厉害,那等会儿你割下他的脸伪装成他,到时候皇帝问起来就更有把握了。”

    宋青书点了点头,他也无意纠正对方以为他易容是用真正的人.皮。

    “大约过一炷香的时间,把这个给魏王服下。”裴曼皇后递过来一颗朱红的丹药。

    “这是什么?”闻到上面的药香宋青书便隐隐有一股恍惚之感,不由大骇。

    “这丹名为‘放浪形骸’,是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由西域数十种珍稀草药提炼而成,会让人神智不清同时彻底释放人内心深处的**,将平时埋在心底不敢说的一些话说出来,外人看起来就好像醉酒了一般,所以等会儿事情能不能像预料中那样展,就要看这颗药的了。”裴曼皇后望着那颗红丹,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狂热的豪赌之情。

    “这么厉害?”宋青书暗暗咂舌,心想今天时间太匆忙了,等日后有机会自己得把这药的配方弄清楚,真是栽赃嫁祸的必备良药啊。

    “我这就去找皇上了,公子再和那两小姑娘对对台词,免得到时候她们忘了怎么说。”裴曼皇后说完便提着裙角匆匆离去。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