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42章 粉毛切开都是黑的



    “你们俩怎么能这么无耻!”歌璧用手指指着宋青书,气得浑身发抖。

    看着眼前如同青葱一般水嫩的手指,宋青书郁闷道:“别把我和他混为一谈,这事是他提出来的。”

    “可是你答应他了,一样的无耻!”歌璧这个时候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伤心,失望还是心痛?她自己也不出来。

    宋青书没有注意到她想岔了,自顾道:“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把握住了!要知道正常情况下,我是不可能这么容易获得他信任了,有这样一个捷径,我们为什么不利用?”

    “捷径?”歌璧喃喃自语,最后凄然一笑,“也罢,只要能替斡骨剌报仇,我牺牲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她的手指悄悄碰了碰藏在大腿根部的贞洁卫,当她知道真相过后,这柄早已束之高阁的匕首又被她重新藏在了身上,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你牺牲什么?”宋青书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你不会以为我让你去陪完颜亮吧。”

    “难道不是么!”歌璧紧咬嘴唇,指尖也深深的嵌入了自己肉里,本来她心里对这个男人有一种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可如今她已经万念俱灰,什么也不想了。

    “当然不是了,你愿意我还舍不得呢!”看到她万念俱灰的样子,宋青书一阵心疼,急忙将她搂到怀中解释起来。

    “我打算用一出李代桃僵之际,因为这件事太过伤风败俗,所以完颜亮和我约定,一定要瞒着各自的妻子,我们是这样计划的:先用酒灌醉你们俩,让你们回屋休息,当你们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我们再来敲门。比如先来敲你的门,我在外面和你对话过后,实际进去的却是他,因为之前对话的缘故,再加上屋子里没灯,你就会下意识以为进去的是我,然后他要对你做什么,你自然就由着他施为……”

    歌璧听得不寒而栗,又羞又怒地骂道:“这种无耻下流的办法是你们哪个混蛋想出来的?”

    “当然是完颜亮了!”宋青书急忙义正言辞地道。

    ffff,m.±.co≌m

    “真的不是你的主意?”歌璧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当然不是我的主意,我哪有这么下流。”死道友不死贫道,宋青书连忙将一切的脏水往完颜亮身上泼,老司机也有翻车的一天。

    “太卑鄙了,太无耻了!”歌璧显然被这种腌臜手段给惹怒了,整个人仿佛一只愤怒的雌豹一般来回走动。

    宋青书不敢让她继续沉溺在这种情绪中,急忙转移她注意力道:“完颜亮这计划虽然很精妙,可是也有一个天然的漏洞,那就是虽然屋里面的人不知道进来的是不是自己的丈夫,可进去的人同样不清楚里面的女人是谁,所以才有了李代桃僵的机会。”

    “你是用其他女人冒充我?”歌璧素来聪慧,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不错,我会和他事先越好,为了不暴露秘密,以后能继续用这个手段,进屋后千万不能灯被屋中人看见样貌,他以为我是怕他的身份暴露,其实我是怕屋里的女人身份暴露。”

    “你打算用谁替代我?”歌璧脸色有些不好看,她绝对不愿意看到因为她的缘故,导致另一个无辜女人被完颜亮污辱。

    “放心吧,我在城里找了一个青楼女子,不会伤及无辜的。”宋青书本来打算找个类似如花一样的人的,不过歌璧这样优美的身段,若是找一个太丑的扔在床上,完颜亮也不是傻瓜,虽然看不见,但是手感什么的都不对了,必然会产生怀疑。

    所以宋青书精挑细选,最后在青楼找了一个身段模样都是上上之选的红牌姑娘,保证不让完颜亮察觉到什么异常。

    “哼,既然你付出了妻子,我就给你找了一个美女花魁,你也不算太吃亏。”宋青书暗暗寻思,至于那个姑娘的演技问题,他也早做好了准备,准备等会儿用移魂大.法给那个女的催眠,让她以为自己是歌璧,那样一来完颜亮能察觉出什么才叫有鬼了。

    听到他没有伤害良家女子,歌璧方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你找人替代了我,可是海陵王妃那边呢?”

    宋青书急忙一脸正气地道:“夫人请放心,我之所以弄这么一出,完全是为了赢取完颜亮的信任,我绝对不会趁人之危,去占海陵王妃的便宜的。”

    歌璧脸色阴晴不定,红唇数次张开,却没出什么话来,犹豫了良久终于道:“谁让你不占便宜了!”

    “啊?”宋青书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歌璧恨恨地道:“完颜亮那狗贼害死了我丈夫,又间接害得我失了清白,这样的痛苦我也要让他经历一遍。”

    “喂喂喂,我怎么听这话像在骂我似的,什么叫你失去了清白,唐括兄临死之前可是白纸黑字……哦不对,白绸红字地写了下来将你赠送给我,我就是你名正言顺的男人,我们之间就算做再多那样的事,也是合乎伦常的,又有哪里不清白了?”宋青书急忙纠正道。

    “闭嘴!”歌璧听得直翻白眼,“真是怕了你了,我们之间是清白的还不行么。”

    “这还差不多。”宋青书忍不住搂着她在脸上香了一口。

    歌璧也渐渐习惯了他的亲热举动,只是娇嗔地回了他一记粉拳不习惯也没办法,这几天两人更亲热的事情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

    “我的意思是让完颜亮那狗贼也尝尝痛苦的滋味,一想到最后当他知道真相后那种精彩表情,我就忍不住开心起来。”也许是太过兴奋,歌璧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可徒单静毕竟是无辜的。”宋青书有些犹豫起来。

    “宋公子莫非是怜香惜玉起来了?”歌璧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那晚我还不是迷迷糊糊就被你占了身子,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觉得我无辜?”

    “我帮你报仇、帮你报仇!”宋青书见势不对,急忙答应下来。

    歌璧玉颊绯红,声道:“到时候你千万别客气,这些年完颜亮也不知道坏了多少女人的清白,也该让他试一下自己妻子被别的男人玩弄……是什么样一种体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