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44章 各怀鬼胎

    “啊?”徒单静面露犹豫之色,她出身豪族,长这么大除了回娘家之外,还没在王府以外的其他府邸住过,听到完颜亮让她在这里休息,她下意识有些不情愿,只不过见他正在兴头上,也不便拂了他的兴致。

    “正好我现在也有些发晕,姐姐若是不嫌弃的话,就由妹妹给你安排地方休息一会儿吧。”歌璧也捂着额头,有些迷迷糊糊地说道,看着她毫无破绽的表演,宋青书暗暗给她竖起了大拇指。

    完颜亮看着歌璧双颊生晕的样子不免心中一荡,还以为是药力起作用了,为了能尽早一亲芳泽,他也忍不住劝起妻子来:“静儿,既然你不舒服,就先去休息一下吧。”

    “那……好吧。”徒单静只是不习惯住在别人的地方,倒也没有往其他地方想,见丈夫这样说,她也没了拒绝的理由,便起身跟着歌璧进了内堂。

    看着两女离去时有些发飘的步伐,完颜亮心中哦又是兴奋又是犹豫,兴奋的是马上就可以得偿所愿品尝到歌璧的美妙身体,犹豫的是同样会牺牲自己妻子的清白。

    这些年他利用权势,也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人,其中不乏已为人妇,可是在他的权势面前,那些女人的丈夫也只有敢怒不敢言,表面上还得拍他马屁,需要牺牲自己妻子的清白,还是第一次碰到。

    不过歌璧身份特殊,而且貌若天仙,是金国内公认的第一美人,徒单静虽然也漂亮,但客观地说,比起歌璧来还是要差上半筹,完颜亮虽然有些心疼,但这波交易也不算吃亏,更何况他一想到和别的男人交换伴侣,心中隐隐有一种异样的刺激感。

    “哼,今天我特意从府中带来了不少虎狼之药,到时候不和歌璧战上个三百回合,实在对不起这么大的付出。”完颜亮斜着眼睛扫了宋青书一眼,有些酸溜溜地想到,“希望唐括辩这小子中看不中用,半炷香的时间就泄了,那样静儿就少受点罪。”

    他虽然这样想,但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唐括辩也算得上一身戎马,配合那壮实的身板,怎么看也不像那种银样蜡枪头。

    “今晚一定要比他坚持的时间长,不然就亏大了。”完颜亮仿佛置身于一个特殊的战场,在这方面应该没哪个男人愿意服输。

    宋青书不知道完颜亮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也只会在心中呵呵,见两女进了内堂,马上便吩咐周围服侍的下人离去。

    “唐括兄,你看……”厅中只剩下两个人,完颜亮不虞秘密被人听去,便有些迫不及待了。

    “王爷稍安勿躁,我们最好再等一会儿,那样她们的药效才会彻底发挥,等她们睡得迷迷糊糊之间,我们才好下手。”宋青书解释道。

    “唐括兄说得有理,有理。”完颜亮讪讪地笑了两声,借着饮酒来掩饰他迫切的心情。

    “王爷,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先说明白为好。”宋青书突然沉声说道。

    完颜亮见他一脸郑重,也不敢怠慢:“唐括兄请讲。”

    “今天这样的事情,毕竟不容于伦理纲常,我希望这一辈子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想被其他人知道,若是有一丝一毫泄露的可能,我宁愿取消这次交易。”宋青书态度坚决地道。

    “这是自然,本王也不想身败名裂。”完颜亮呵呵笑道。

    “除了外人之外,我也不希望歌璧她们知道真相,不然对她们实在是太残忍了,而且事情闹大了对谁也没好处。”宋青书继续说道。

    完颜亮点头表示同意:“唐括兄说的正合我意。”

    宋青书这才装作舒了一口气的样子:“所以等会儿进屋过后,千万不能点起蜡烛什么的,不然一旦被她们看到我们的脸,那就完了。”

    完颜亮略有迟疑,不能看着歌璧的绝世容颜弄她,实在有些美中不足,不过这也是他自己选的,毕竟要想在歌璧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她,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直接把她迷晕了上,可是那样未免太无趣了些,剩下的办法就是如今这个,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得到她,虽然一切发生在黑暗中,但是个中风情以及刺激程度完全不是第一种可以媲美的。

    “可以,不过唐括兄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完颜亮突然说道。

    宋青书心中一跳,难道事情会出现什么意外么?事到如今,他也只能不动声色地说道:“什么条件。”

    “本王不想这交易只有今晚一次,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多试几次,唐括兄觉得如何?”完颜亮说完便紧紧盯着宋青书,人人都知道唐括辩与歌璧夫妻感情良好,他生怕对方会不答应。

    宋青书心中冷笑:你自己急着把妻子往我怀里送,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他脸上却是非常犹豫:“这……”

    “唐括兄何必这么想不通呢,这样的事情有一次和很多次又有什么区别么?更何况你我成了连襟,次数越多关系就越紧密,我们的同盟关系也就越牢固……”完颜亮是欺男霸女的个中高手,对人的心理把握非常之准,宋青书知道若不是自己事先有了准备,也绝对会被他给说动。

    “好吧,不过有个前提,那就是绝不能让歌璧知道真相。”宋青书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才忍痛答应道。

    “那是自然。”完颜亮脸上笑眯眯的,心中却是冷笑,等本王这样玩几次玩腻了肯定就要换一种办法玩了,正想看看到时候歌璧知道身上的男人是我,会是怎样一种精彩的表情。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再这样在黑暗中偷偷摸摸来个几次后,便故意让歌璧识破身份,让她知道被丈夫出卖,产生怨怼之情,自己就可以趁虚而入,彻底收复她的身心……嘿嘿,唐括辩那傻鸟,到时候还一直当歌璧不知道,还想平常那样对她,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不破裂才怪了。

    当然完颜亮今晚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打算,毕竟这样做太冒险,一不小心就鸡飞蛋打,只有和歌璧水乳.交融次数多了过后,到时候才有更多的把握让她认命。

    两个男人都心怀鬼胎,偶尔对视一下,纷纷笑得极为诡异。两人又喝了一会儿酒,完颜亮见夜已经深了,便再也按捺不住,起身略带醉意地说道:“是时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