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45章 李代桃僵

    “时间差不多了。”宋青书估摸着两女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当然,歌璧一早得到提醒,如今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完颜亮不露痕迹地将随身携带的药给吞了下去,宋青书眼神余光扫到了,微微错愕过后便猜出了他吃的什么药了。

    “这混蛋还真心黑啊,如果真的是唐括辩没有防备的话,歌璧被他这样折腾一晚上还不得被玩残啊。”宋青书暗暗咂舌,不过如今等待完颜亮的是身经百战的青楼女子,别说吃一两颗虎狼之药,就是吃一整瓶,估计人家应付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辛苦那姑娘了,事后我得给她加点钱,咱是个厚道的老板。”宋青书暗暗打定了主意,心中想的是到时候是给那青楼姑娘包一百两银子的红包还是两百两银子的红包?

    “我们先到哪里去?”完颜亮发觉自己这个时候居然有些紧张,仿佛回到了当年少年时期第一次偷看女人洗澡时那种感觉,这对于实战经验丰富的他来说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先去哪里都没区别,她俩的房间挨着的,就在隔壁。”宋青书之所以这样布置,更多是考虑到可控性,万一完颜亮那边发现什么异常,他能第一时间补救。

    不过在完颜亮听来,却下意识地想歪了:唐括辩这小子还真是会玩啊,两间房子挨着,隔壁传来的叫声都听得见……

    完颜亮脑补了一下等会儿的场景,听着隔壁传来自己妻子的叫声,就仿佛战鼓一样激励自己,奋勇向前报复在对方的妻子身上……

    饶是完颜亮历经花丛,也被那个场景刺激得口干舌燥,只觉得浑身都涨得要爆炸了一般。

    两人小声商量了一些细节,然后完颜亮便将随身侍卫留在外宅,自己孤身和宋青书进了家眷所在的内宅。

    宋青书看得感慨不已,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要刺杀完颜亮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

    只不过完颜亮现在死了,并不符合他的利益,所以宋青书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暂时留住对方的性命。

    两人先来到徒单静休息的房间门口,宋青书对候在门口的丫鬟婆子挥了挥手,那些人便走了个干干净净。

    “王爷放心吧,这座别院今晚不会有任何闲杂人等。”宋青书悄悄说道。

    完颜亮点点头,强压下心中地悸动,清了清嗓子,方才伸手敲了敲门:“静儿,你睡了么?”

    很快里面传来了徒单静有些迷糊的声音:“是王爷么?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酒喝得太多了,我现在觉得身子乏得很,浑身无力,有些起不来。”

    “别担心,今日天色已晚,本王也决定留宿在这里,你先睡吧,我先和唐括兄说说话,一会儿就过来。”完颜亮此时心情极为复杂,尽管他为人素来没什么节操下限,可那都是对其他的女人,对自己的妻子他一直都还是疼惜有加的,想到是自己亲手将妻子推进火坑,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着放弃交易了,只不过歌璧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最终他还是没有说什么。

    “好,那我先睡了,等会儿你自己进来吧,门没有关。”徒单静觉得眼皮重得很,实在懒得动一根指头,再加上丈夫这样说,她自然不会想到其他地方去。

    完颜亮随即对宋青书使了一个眼色,压低声音说道:“该你了。”

    看着他迫不及待的神情,宋青书暗自冷笑,便领着他到了隔壁,同样敲了敲门:“歌璧,睡了没有?”

    “刚刚睡着了,现在头有些晕,”隔了一会儿,里面也传来了歌璧有些模糊的声音,“夫君,王爷他们呢?”

    “我已经将他们安置在府中睡下了,夫人不用担心了。”宋青书答道。

    “哦,那你快进来吧,我有些难受,想抱着你睡觉。”歌璧声音中多了一丝撒娇的意味,那种娇媚酥麻的声音听得旁边的完颜亮一下子就举旗敬礼了。

    “好,我进来了。”宋青书说完过后,便对完颜亮使了一个眼色,小声嘱咐道,“记得等会儿别出声。”

    “我知道。”完颜亮嘿嘿一笑,就迫不及待地推门进去了,一进去便反手将门关上,仿佛生怕宋青书反悔似的。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声娇呼:“夫君你今天怎么这么猴急啊。”

    完颜亮担心被她听出破绽,也不答话,只是粗声粗气地嗯了一声表示回答,然后房间里就传来了亲吻的声音。

    站在门口宋青书冷笑一声,这个时候真正的歌璧也从附近假山处的密道钻了出来,红着脸对他招了招手。

    宋青书小跑过去,看着她嘿嘿笑道:“夫人刚才的演技不错。”原来之前在房间里面和宋青书对话的是真的歌璧,在完颜亮进去之前,她从房间里的密道溜了出来,将假的歌璧留在里面,完颜亮刚才在屋外确认了歌璧的声音,下意识以为里面的女人就是歌璧,虽然进去后觉得歌璧声音略微有些不同,但他自己做贼心虚再加上欲念高炽,根本没有往深处想。

    歌璧红着脸啐了一口:“你找来的那位姑娘演技才叫好。”随即担忧地往她所在房间望了一眼,“这个女人靠得住么?要知道这次事情关系重大,若是她事后说漏了一个字,我们就危险了。”

    宋青书微笑道:“放心吧,我能百分之百确认她的可靠。”他并没有将移魂大.法的事情告诉歌璧,自己伪装成她的丈夫已经够吓人了,她要是再知道自己还能用移魂大.法控制人的思维,恐怕会被他吓坏吧。

    歌璧以为这个女人是宋青书金蛇营的下属,听宋青书这副肯定的语气,也就没有什么怀疑,突然看了一眼不远处徒单静的屋子,似笑非笑地对他说道:“隔壁现在有一位美貌的王妃躺在床上任你施为,还不过去么?”

    宋青书摇了摇头:“比起什么王妃来说,我还是更喜欢夫人一点,别管什么王妃了,今晚你好好陪我吧。”

    歌璧顿时羞红了脸,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还真把我当成你女人了!想要的话自己找徒单静去,我可不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