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50章 优先权

    宋青书之所以要特意提出来,是因为昨晚他骗了徒单静,让她以为自己是不忿完颜亮欺负歌璧,所以才去欺负她报复回来。

    如今徒单静会想方设法掩盖昨晚和自己的一切,若是完颜亮还像之前约定的那样假装昨晚和她一起,他俩发现口供对不上,总有一个人产生怀疑,不管是谁怀疑,都不是宋青书愿意看到的。

    万幸的是完颜亮刚才被他的话伤得不清,一想到自己的妻子在对方身下婉转承欢,他就十分不爽,听宋青书这样说,他也就顺势答应下来,免得和妻子聊起昨晚的事情,导致更大的心理阴影。

    见完颜亮答应,宋青书暗中舒了一口气,方才继续说道:“王爷,如今我们也算一家人了,之前提到的那件事情,能不能透点底了?”

    尽管有些不爽徒单静昨晚被他欺负了,可一想到自己也算得偿所愿,终于得到了歌璧,完颜亮的心情也就好了起来:“那是当然,从今以后我俩就如同手足一般,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手足不能割舍,衣服却能换着穿。”

    宋青书暗骂他的无耻,脸上却笑道:“哪天王爷若是又有了雅兴,我们可以再换穿一次衣服。”

    “好,就这么说定了!”完颜亮大喜,心中寻思昨晚操劳过度,恐怕得过段时间才有精力,自己趁这段时间得好好滋补一下。

    两人随意聊了一会儿过后,完颜亮终于开始说起了正事:“唐括兄,如今你已经不是外人,那有些事我也不瞒你了,还记得我之前问过你更看好谁继承皇位么?”

    宋青书点点头,试探着问道:“如今魏王意外身亡,看起来皇位很有可能落到皇上的弟弟常胜王手里啊。”

    完颜亮冷哼一声:“常胜王看似机会最大,实则不然,他和皇上两兄弟之间早已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皇上绝不可能将皇位传给他的。”

    “王爷所说的矛盾是指桃花夫人么?”宋青书这段时间在京城,对他们兄弟和这个女人的事情也是有所耳闻。

    “不错,当年还是太宗当皇帝,那个时候如今的皇上和常胜王都是闲散王爷,桃夭最后选择了常胜王,当时皇上虽然心痛却也没法做什么。可是当皇上登上皇位过后,这一切都变了,他是皇帝,想要这天下间哪个女人要不到?现在唯一顾虑的就是抢兄弟媳妇儿名声不好听,而常胜王也早就知道皇上对桃夭的心思,所以一直也在暗中谋划,他们两兄弟关系紧张,已经是一触即发。”完颜亮说道。

    “那个桃花夫人真的有这么大魅力么?”宋青书有些难以理解地说道,一个皇帝为了一个女人,搞得兄弟反目,国家动荡,真的值得么?

    “嘿,若不是桃夭这些年在常胜王封地上深居简出,很少露面,金国第一美人儿的名头未必能落到歌璧头上。”说起桃夭,完颜亮便一副艳羡之色,心中暗暗惋惜,可惜她的身份比歌璧更难搞,自己根本没机会一亲芳泽。

    宋青书终于动容了,歌璧的美貌他是体会过的,能与歌璧媲美的,绝对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

    “既然常胜王不可能得到皇位,而皇上有没了子嗣,那王爷认为谁有机会得到皇位呢?”宋青书再次试探道。

    完颜亮并没有回答,反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唐括兄觉得呢?”

    宋青书一愣,回忆起历史上完颜亮最终篡位了,心中一动,便压低声音说道:“王爷身为太祖长子长孙,同时宗室诸王里,无论文采武功,没有谁比得上王爷,所以我觉得这皇位除了王爷之外,没人有资格染指。”

    完颜亮顿时大喜:“唐括兄果然是本王的知音!”

    按理说以他的城府是绝不会这么轻易表露心迹的,可昨晚刚和唐括辩换了“衣服”,有了这一层关系,两人的联系可比一般朋友紧密得多,再加上要瞒着各自的妻子两人利益一致,完颜亮下意识将对方当成一根绳子上的蚱蜢。

    更令人吃惊的是对方说的这些话简直是每一个字都说到完颜亮心坎里去了,他内心深处就是这样想的!多少次夜深人静之时,他一想到平日里朝野那些老家伙商量皇储的时候,从来没有一个人考虑过他这个太祖的长子长孙,就愤怒得发狂,当年皇位从太宗一脉回归太祖一脉,被金熙宗抢了先也就罢了,如今他决不允许自己失败第二次!

    这已经成了他内心的一个心魔,由于关系重大,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连面对心腹萧裕的旁敲侧击他也只是以沉默回应,这次听到宋青书的话,简直升起了一种高山流水之感。

    “哼,本来想着你占了王妃的便宜,等他日本王登上帝位后又岂能容你活在这世上?没想到你却是如此知情识趣一个人物,也罢,将来本王就留你一条性命,嘿嘿,到时候让你眼睁睁看着歌璧被我召进宫里玩乐,那种感觉应该更刺激吧。”

    完颜亮心中虽然这样想,嘴上却是另外一番说辞:“唐括兄,如今我们的关系已经比兄弟还亲,只要唐括兄能助我登上皇位,你就是从龙第一功臣,到时候尚书令、都元帅的位置就是你的!”

    “多谢王爷!哦不,多谢皇上!”论演技,宋青书也不差。

    完颜亮顿时被逗得哈哈大笑,两人继续聊了一会儿天过后,宋青书突然问道:“王爷心中是否有了除掉常胜王的方法?”

    “除掉他干什么?”完颜亮眉头一皱,“他和熙宗之间迟早要火并,我这个时候插手未免不太明智。”

    宋青书摇头说道:“王爷有所不知,若是正常情况下,坐山观虎斗才是上上策,可如今皇上的身体已经是一日不如一日,谁知道他哪天就驾崩了,到时候两虎还没斗成,常胜王就成了最大的赢家。说句不中听的话,常胜王是皇上的亲弟弟,而王爷您只是皇上的堂兄,要是皇上真的突然有个什么,您说满朝文武会支持谁呢?”

    完颜亮心中一动,熙宗的身体的确是一个隐患:“不知唐括兄有什么建议呢?”

    本书来自品&书#网http:///book/html/22/2210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