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57章 光彩夺目

    这段时间她和宋青书一直都是将完颜亮府中的高手当作假想敌,对欧阳锋等人的特点当然研究得一清二楚,到了他们这种宗师级境界,是不屑于改头换面隐藏行迹的,更别说打扮得像这些黑衣人一样。

    黄衫女突然心中一动,回头看了看宋青书:普天之下有这么高修为,却这么无赖,毫无节操的人恐怕只有这混蛋一个吧。

    宋青书此时却无暇顾及她,注意力全在随后进来的那唇红齿白的公子身上,轻摇白玉折扇,手指比扇骨还要白净,眉目间流转着女子特有的媚意,不是阔别已久的赵敏郡主又是谁!可是她为何会出现在金国呢?

    “郡主的十香软筋散果然威力无穷,这一院子里的人全撂倒了。”一向跟在她身边的玄冥二老不放过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

    “废话少说,快把那些女人带出来。”赵敏担忧地望了望外面一眼,本来按照她的计划,是将浣衣院所有的人一网打尽,可没想到完颜萍三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临时出去了,这意外的变数让她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赵敏怎么在这里?”黄衫女也是一声低呼,当年在屠狮大会上,她也是见过赵敏的。

    宋青书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只是远远望着那个娇艳的少女,一段时间不见,佳人依旧光彩夺目。

    注意到他的眼神,黄衫女顿时一阵不舒服,忍不住哼了一声:“别看了,人家可是张大教主的女人。”

    宋青书哑然失笑:“杨姑娘你这信息未免也太落伍了些。”

    黄衫女一脸疑惑:“张教主和她郎才女貌,又互相倾心,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还能出什么问题?”她突然脸色一变:“你和她不会……?”

    这个时候赵敏的手下已经控制了浣衣院的侍卫,同时将里面关押的那些宋朝公主都押了出来,黄衫女再也顾不上猜测宋青书和赵敏之间发生了什么,正准备动手之际,宋青书急忙拉住了她:“再等等,现在时机未到。”

    黄衫女深吸一口气,微微的点了点头,她并非有勇无谋之辈,刚才只是关心则乱一时冲动而已,被宋青书拦住了她也就冷静了下来。

    “回禀郡主,除了那些宋朝公主之外,牢里面还发现了其他的人。”

    听到属下的回报,赵敏淡淡地说道:“全部杀掉好了。”

    这下轮到宋青书急了,里面还关押着宋远桥他们呢,正要冲下去,却风水轮流转被黄衫女拉住了:“放心吧,宋大侠他们身上的胭脂醉我们早就替他解了,以他们的武功,赵敏手下那些喽啰伤不了他们的。”

    宋青书这才想起昨晚他就趁夜摸入了浣衣院解掉了宋远桥他们身上的毒,同时双方顺便沟通了一下今天的一些行动细节。

    果不其然,很快屋子里便传来了黑衣人的惨叫声,赵敏脸色微变:“怎么回事?”

    “回禀郡主,牢里面有三个高手,兄弟们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大亏。”早有属下回来禀告道。

    “对方什么人?”赵敏眉头微蹙,根据之前的情报里面应该没什么高手啊,就算有高手也早被浣衣院用胭脂醉废掉了身上的武功,怎么还会有反抗之力。

    “绍敏郡主,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宋远桥三人已经趁乱杀了出来,待看清赵敏的样子,便忍不住想到当年万安寺被囚之辱,几张老脸顿时不好看起来。

    “宋远桥?”认出三人的身份,赵敏也是一愣。

    “郡主,这些手下败将何足挂齿,就由我们师兄弟将这几个牛鼻子擒下吧。”玄冥二老见那些黑衣人不是宋远桥三人对手,急忙主动请缨道。

    赵敏终于清醒过来,急忙娇斥一声:“都给我住手!”

    黑衣人们听到命令急忙退到一旁,宋远桥三人不明所以也收起兵刃,不过却暗暗警惕防备:“妖女,你到底耍什么花样?”

    听到对方喊她妖女,赵敏秀眉微微一跳,不过很快收拾好心情对他们三人娇笑道:“宋大侠,我们这次不是为你们而来,说起来纯属误会。唔……这样吧,本姑娘也算与你们武当有旧,看在那人的面子上,今天暂且放你们一码。”

    殷梨亭闻言一脸疑惑道:“不是有传言你和无忌闹翻了么?”

    张松溪在一旁诡异地笑道:“六弟,亏你还成亲了,两小情侣之间闹闹别扭而已,赵姑娘是聪明人,又哪会得罪我们这些未来长辈呢?”

    赵敏顿时脸色一冷:“张四侠,小心祸从口出!我与张无忌早已恩断义绝,这次也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你不必胡乱揣测。”

    宋远桥也是一怔:“不是看在无忌面子上难不成还是看在我家青书面子上?赵姑娘大可不必如此,我们武当派中人,绝不随意欠人恩情。”

    他提到宋青书也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哪知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赵敏玉颊微红,有些恼羞成怒地说道:“你们管我看在谁面子上,究竟走还是不走?”

    躲在树上的黄衫女一脸惊叹地望着宋青书,看得他心里直发毛,忍不住说道:“你干嘛这样看我?”

    黄衫女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虽然已经知道你风流成性,可依然低估了你勾搭女人的本事,连赵敏这样的人物都逃不出你的魔掌,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魔掌?”宋青书一脸郁闷,“我说大小姐,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再说了,谁告诉你我勾搭上人家赵敏了?”

    “因为我没瞎啊,”黄衫女皱了皱鼻子,“赵敏既然不是为了张无忌,那整个武当上下,除了你,足以让她看重的难道还是这些老头子么?”

    宋青书心中也微微有些得意,嘴上却谦虚道:“我和赵敏只是普通朋友,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黄衫女下意识挪了挪身子,“我觉得我还是离你远点,不然一不小心像赵敏那样着了你的道了,哭都没地方哭去。只是我实在想不通,她当初和张无忌那么要好,为何会看上你……”

    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那是因为我能取人贞操于千里之外总行了吧。”关于张无忌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对她说,毕竟这件事和赵敏休戚相关,没有得到她同意前,实在不方便说什么。

    黄衫女被他的话弄成了大红脸,忍不住轻啐不已:“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两人在树上打闹这会儿功夫,下面的宋远桥对赵敏拱了拱手:“多谢赵姑娘好意,不过我们还有个不情之请。”

    赵敏注意到他们的目光时不时扫到那些宋朝公主身上,心中已猜出了大半,忍不住哼了一声:“既然是不情之请,那么不说也罢。”

    宋远桥吃了个闭门羹,不过他涵养极好,也不动怒,继续说道:“能否请赵姑娘高抬贵手,放了这些女人?”

    赵敏眉毛微扬,她还没说话,玄冥二老却不客气了:“我说你们几个要不要脸,若不是我们郡主娘娘相救,你们还不得在这里关到天荒地老,结果得救了不仅不向郡主道谢,还一个劲得寸进尺,也不知道这些年在江湖上怎么混的。”

    “玄冥二老,你们说什么!”张松溪可没有大师兄那么好的涵养,闻言不禁大怒。

    瞄了一眼他手中长剑,玄冥二老嘿嘿笑道:“怎么,想打架啊?我们哥俩奉陪到底!”

    “够了!”赵敏瞪了他们二人一眼,玄冥二老顿时像蔫了的鹌鹑一样退到一边,她这才望向宋远桥等人,“本姑娘放过你们已经是看在那人面子上了,要我放了这些宋朝公主,除非那人亲自来求我,也许我心情一好,说不定会考虑一下。”

    树上的黄衫女忍不住撇撇嘴,伸出手指戳了戳旁边的宋青书:“喏,人家在想你呢,还不下去?”

    宋青书摇了摇头:“不行,完颜亮手下的人还没来,现在出去时机未到,对了,你带来的那些高手安排好了么?”

    “借助裴曼皇后的令牌,我把他们安排在那里,只要得到我的信号,他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冲过来。”黄衫女指了指附近一处偏殿。

    “希望他们武功不会太菜。”宋青书笑了笑。

    “和你比起来当然……当然菜了点,不过他们都是我们兼山书院精心训练的好手,对付其他人绝对够了。”黄衫女总觉得宋青书的说话风格非常特别和古怪,可是有时候他用的那些词语却非常形象,弄得她也忍不住学了起来。

    “反正他们也只是些打下手的。”宋青书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突然神情一肃,“来了!”

    “哈哈哈,老夫说今天浣衣院为何这么热闹,原来是郡主大驾光临。”一阵笑声传来,听得院子中众人心头一震:好深厚的内力!

    看到门口陆续出现的欧阳锋等人,赵敏心中顿时雪亮无比,难怪之前完颜萍三人被调走了,原来完颜亮和我打着一样的目的。这么瞬间的功夫,她就将整个事情猜得八.九不离十。

    赵敏忍不住瞪了宋远桥等人一眼,心想自己此番前来轻装简行,就是为了打浣衣院一个措手不及,若不是被他们几个耽误这么长时间,自己早就成功撤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