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59章 论僚机的自我修养

    宋青书神情一动,正要出手相救,不过看到了接下来的场景,顿时一脸古怪地停了下来。

    原来眼见公孙止要抓到赵敏,斜地里却伸过来一柄长剑,角度虽然不刁钻,却让他避无可避,公孙止只好放弃抓赵敏的打算,急忙回剑自保。

    当公孙止站稳身形,看清了出手之人后,顿时大怒:“我绝情谷与武当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宋大侠为何坏我的好事!”

    原来出手之人正是宋远桥,绝情谷和武当山都在襄阳城附近,双方虽然没有什么往来,不过公孙止依然认得出对方的身份。

    树上的黄衫女语气古怪地说道:“哟,公公救未来儿媳了。”

    宋青书一脸郁闷:“别乱说,他不知道我和赵敏的关系……呸呸呸,我和赵敏压根就没关系。”

    见他越描越黑,黄衫女微微一笑:“不管你和那位郡主有没有关系,今天这出戏是越来越好看了。”说完就以一个极为惬意的姿势倚在树枝之上,摆出了一副纯属看戏的姿态。

    宋青书想说什么,这个时候却传来了下面宋远桥不慌不忙的声音:“公孙谷主,我们刚才受了这位赵姑娘恩情,总不能坐视不理她陷入危险,实在有违侠义之道。”

    公孙止闻言冷笑道:“我对你们客气也不过是看在张三丰的面子上,你当我会怕你们不成!”

    宋远桥眉头微皱,其实他并不想介入金国和蒙古之争,只不过碍于赵敏刚才占尽优势的情况下选择放过他们,做不到看着她落入公孙止之手而已。

    “大师哥,别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啊。”张松溪这个时候走了上来,悄悄指了指不远处被控制的那群宋国公主。

    殷梨亭也劝道:“我们力量有限,赵姑娘虽然与武当颇有渊源,可她毕竟是蒙古人,难道为了一个蒙古人,而放弃救那些宋朝公主么?”

    听到他们的对话,赵敏冷声说道:“你们武当派的人不必惺惺作态,本姑娘的安危,不用你们操心。”

    只可惜她话音刚落,玄冥二老就相继发出一声闷哼,纷纷脸色惨白地退到她身边,一看就受了重伤。

    慕容博哈哈一笑:“欧阳先生神功盖世,果然不愧为曾经夺得过天下第一的人物。”他旨在复兴燕国,对武林中这些名声反倒没那么看重,更愿意和欧阳锋这种顶级高手打好关系,更何况对方的确抢先一步胜过了鹿杖客,他这番恭维倒也不是违心之语。

    欧阳锋也笑道:“慕容先生家学渊源,斗转星移用得出神入化,老夫也是极为佩服的。”

    听着两人互相吹捧,公孙止心中暗暗撇嘴,不过这两人武功的确在他之上,他也不敢流露出什么想法,只好将郁闷撒到宋远桥等人身上:“嘿嘿,这个时候你们也不必烦恼要不要救赵敏了,和她一起到我们王府上去做客吧。”

    听到他语气中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宋远桥三人纷纷勃然色变,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慕容博也笑了起来:“没想到三位居然还能从浣衣院出来,也罢,就让老夫再捉你们一次吧。”

    他们这几个宗师级高手投靠完颜亮的目的各不相同,欧阳锋是需要借助海陵王府的势力做一些事情,算得上平等合作、各取所需;裘千仞和公孙止两人品性就要不堪些,两人更多的是贪图荣华富贵,慕容博和欧阳锋对此可谓是鄙夷不已;至于慕容博本身,主要是为了复兴燕国,所以不惜委身王府之中,此番利用宋远桥他们挑动少林武当大战,进而引起金宋两国开战的计划,很大一部分都是他推动的,而完颜亮是金国最活跃的对宋主战派,两人可谓是一拍即合。

    本来他是想将宋远桥等人秘密.处死,可是金国高层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要求活捉,最后宋远桥等人被关到了浣衣院,慕容博也就没有了他们的音信。

    如今见到他们安然无恙,慕容博当然不愿意坐视他们回到武当,以致长久以来的谋划功亏一篑。

    因为当初是被偷袭,再加上慕容博蒙了面,宋远桥三人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的身份,如今听到他的话,不由又惊又怒:“原来偷袭我们的是你!”

    殷梨亭早已按捺不住:“卑鄙小人,暗箭伤人,这一笔账我们也该好好算算了。”说完便拔出长剑往慕容博刺去。

    宋远桥和张松溪知道慕容博武功深不可测,担心殷梨亭吃亏,急忙一齐掩护上去。

    “喂,你爹和他们打起来了,你不下去帮忙么?”树上的黄衫女忍不住说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上次我问过他们被擒时的情景,对方是偷袭再加上各个击破,正面对敌,他们三人联手,不在慕容博之下。”

    对于宋青书来说,原著中武当七侠的武功实在是个谜,各种旁白都表示他们是武林中绝顶的高手,可整本书下来,武当七侠吃瘪的场景实在有点多,哪怕是后期七侠中武功最高的俞莲舟,旁白将他吹得天花乱坠,又说周芷若如何如何根基不稳,本身修为远远不及他之类的话,可是却被周芷若打得狼狈不堪,若非周芷若看在张无忌面上有所犹豫,真是生死相搏的话,俞莲舟早就死在她一开始的诡异攻击之下了,哪还有机会通过持久战渐渐扭转颓势。

    最后宋青书也慢慢地琢磨出门道了,在原著中武当七侠比不过那些有名有姓的顶尖高手,但是对于江湖中其他高手,依然是高山仰止的存在。

    整部《倚天》中的高手排座次下来,武当七侠武功最高的俞莲舟宋远桥应该能排十来名的样子,说他们武功不高,却能在整个江湖中排十几名;要说他们武功高,结果每次碰到的对手全是前十的顶尖高手,这就有些尴尬了。

    不过有比他们更悲催的,《少年张三丰》里,易继风后期武功差不多能排到天下第四,结果每次都被天下前三的人胖揍,那才叫郁闷到死。

    宋青书神游物外这会儿功夫,宋远桥他们三人早和慕容博打得热火朝天了,不知道为何,欧阳锋并没有出手帮忙,而公孙止更是一副看戏的姿态。

    宋青书之所以能这么冷静地观察这一切,主要是因为他并非真正的宋青书,而是一个后世穿越而来的灵魂,再加上甫一穿越就被武当派清理门户打得经脉尽断,搞出了一个地狱级难度的穿越开局,因此他对宋远桥很难称得上有什么父子之情,更多的只是一种道义上的责任而已。

    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自然能判断出双方的真实战况,他们几人毕竟是地仙级人物张三丰的亲传弟子,一身修为非同小可,再加上师兄弟之间的阵法加成,对上绝顶高手慕容博也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可以说他们三人合力理论上的修为还在慕容博之上。

    只可惜武功一道绝非简单的加减法,三人哪怕再心意想通,也远不如一人来得挥洒自如,再加上慕容博的斗转星移最善借力打力,以一对三不仅没有劣势,反倒占了不少便宜,真让他们一直打下去,五十招以内,宋远桥三人会占据上风;五十招过后,双反会战成平手;一百招之后,慕容博就会确定胜势。

    武当三侠被慕容博缠住,公孙止再也没了顾虑,嘿嘿笑着往赵敏逼去,赵敏如今身旁只剩下重伤的玄冥二老,欧阳锋自重身份,当然不会和公孙止联手,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

    见公孙止越来越近,玄冥二老运起残余功力攻了过去,只可惜他们二人被欧阳锋与慕容博重伤,那还是公孙止的对手,没几回合,就被逼得险象环生,若不是数十年的修为与眼力,说不定已经折在了公孙止的金刀黑剑之下了。

    欧阳锋在旁边突然开口说道:“赵姑娘,你和宋青书究竟是什么关系?”

    听到他的话,一旁正在苦战的武当三侠不由面面相觑:赵敏不是和无忌一对么,怎么又和青书那孩子扯上了关系?

    “关你什么事?”赵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欧阳锋笑道:“老夫与宋青书那小子极为投缘,也算得上是忘年之交,如果你真是他的女人,我总不能由着弟妹被其他男人欺负,虽然这次不能放了你,可是我可以保证,没有人能欺负到你,哪怕是海陵王也不行。”

    “同样,宋大侠你也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危,老夫看在宋青书的面上可以保你一命,不过张四侠、殷六侠可就没那么幸运咯。”

    慕容博神色一动,继而哈哈笑道:“欧阳先生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会不给面子,等会儿会对宋大侠手下留情的。”他虽然心中有些不愉,可是也不愿意为了这点事得罪欧阳锋这样的高手。

    另一旁的公孙止却没这么好的城府,眼见煮熟的鸭子飞了,不由又惊又怒:“欧阳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锋淡淡一笑:“公孙谷主不必着急,人家赵姑娘还没回答我的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