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61章 双姝竞艳

    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赵敏只觉得整个人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接着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就这么笃定我会出手救你?”

    赵敏唇角微微上扬,这才幽幽睁开眼睛,仰着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咯咯笑道:“难道你舍得我被人欺负么?”

    依然留在树上的黄衫女忍不住暗啐一口:光天化日之下……当真是伤风败俗,奸夫淫.妇!

    “大师哥,这什么情况?”看到赵敏一脸娇羞地躺在宋青书怀里,武当三侠差点没瞪爆眼珠,张松溪忍不住扯了扯宋远桥的衣袖。

    “对啊,赵姑娘不是和无忌……”这几个长辈之中,殷梨亭与张无忌关系最好,一来他的妻子杨不悔和张无忌情同兄妹,二来当初他被大力金刚指折断四肢,也是张无忌将他治好的,因此看到赵敏躺在另一个男人怀中,他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宋远桥也是一脸苦笑:“别问我,我也正懵着呢。”之前听欧阳锋那样说,他还没怎么当回事,毕竟在他看来,赵敏和自己儿子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因此看到如今的场景,他比两位师弟还要吃惊。

    慕容博则是瞳孔微缩,宋青书此刻半搂着赵敏,表情云淡风轻,公孙止则是一脸通红,明显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却没能挣脱被对方抓住的手腕。

    欧阳锋也是哈哈大笑一声:“宋老弟,这才多长时间没见,你的武功又进步了这么多,藏在附近这么久了,我居然都没有察觉到。”

    “欧阳兄过奖了,刚才你对赵姑娘的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宋青书笑着答道,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公孙止一眼。

    “别介,”欧阳锋急忙摆手道,“我这个人情还没送出去呢,人家赵姑娘压根就不稀罕,等着你亲自出手英雄救美呢。”

    宋青书忍不住望了赵敏一眼,依然还是那么眉目如画明艳动人:“你怎么知道我在附近的?”

    赵敏正要答话,耳边却突然传来公孙止哼哧哼哧的声音,看了他一眼,只觉得面目可憎得很,忍不住哼了一声:“你先把这个讨厌鬼弄走我再告诉你。”

    “好。”宋青书微微一笑,“既然他刚才想打你,那我帮你打回来,给你出气。”说完手一挥,就往公孙止脸上扇去。

    因为他一只手搂着赵敏,要想打公孙止的脸必然得松开握住对方的手,公孙止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身为一方宗师,若是众目睽睽之下被他扇了耳光,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因此双手甫一脱困,就急忙摆出防守姿势,自认为已经能封尽对方招式后续所有变化,谁知道啪的一声,他觉得左脸上火辣辣地疼痛,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刚才他这么欺负你,只扇左脸未免太便宜他了。”耳边又传来了宋青书云淡风轻的声音,公孙止却听得亡魂大冒,急忙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的右脸护住。

    谁知道宋青书的手仿佛是无形无相一般,轻而易举穿透了他双手构筑的封锁线,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一股巨力从右脸上传来,公孙止整个人仿佛一个沉重的沙袋,划出一道抛物线重重地摔到了数丈之外的地板上。

    公孙止人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晕了过去,一半的原因是对方手劲太大,更多的原因则是羞辱感造成的,他堂堂一方霸主,众目睽睽之下被对方这样玩弄,想到今后恐怕再也无脸见人,整个人气急攻心之下,一口气没顺过来,就直接晕了过去。

    欧阳锋和慕容博齐齐一震,他们虽然能胜过公孙止,可是绝不会像这般轻松,更别说提前告诉对方要扇他哪边的脸,再突破对方严密防守一招致胜了。

    要知道到了公孙止这个级数的高手,也许做不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破绽,可若是他铁了心护住身体某一处的话,那真是守得铜墙铁壁,滴水不漏,结果却被宋青书的手轻轻松松突破了防线!

    刚才那两巴掌,连慕容博都没太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欧阳锋则若有所悟,只觉得宋青书这一招看似轻松朴实,却蕴含了天地间的至理,有那么一瞬间,欧阳锋有些心灰意冷:两人神龙岛初见之时,宋青书这小子武功虽高,可是还是明显不如自己,结果之后每次见面,他的武功简直是一日千里,如今恐怕已在自己之上了……唉,这些年来费劲心机追逐天下第一的名头,结果到头来只是镜花水月,梦幻一场。

    若说欧阳锋只是有些意兴阑珊,慕容博则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他之前之所以敢劫持宋远桥等人,是因为他在平一指住处附近的花海里和宋青书交过手,那时候两人的武功只是在伯仲之间,为了复兴燕国,他当然不惧得罪对方,可这才多久没见,宋青书的武功怎么提升得这么快?

    另一旁的武当三侠则是又惊又喜,张松溪和殷梨亭倒也罢了,毕竟在金蛇大会上见过宋青书出手,宋远桥对儿子的记忆依然还停留在屠狮大会之前,那个时候儿子的武功虽然在年轻一辈中算不错的了,可是和江湖上真正的高手比起来,还上不得台面,没想到经过屠狮大会一番波折与苦难,如今居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虽然对儿子害死莫声谷还有些耿耿于怀,可是天下又有哪个当爹的不想儿子有本事呢?

    宋青书并没有在意众人的反应,扇飞了公孙止过后,注意力全回到了赵敏身上:“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知道我在附近了吧?”

    注意到众人直勾勾的眼神,赵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半依偎在宋青书的怀里,饶是她见惯风浪,也有些承受不住,急忙站直了身子,同时一把将宋青书推开,这才清了清嗓子,红着脸说道:“之前我就觉得奇怪,浣衣院擒获的高手,都会让他们服下一种叫胭脂醉的毒药,让他们浑身无力,可是刚才宋……宋大侠他们几位,居然完全没有中毒的迹象,只能说明有人已经事先给他们三人解了毒。”

    “浣衣院深处金国皇宫内院,是个极为神秘的机构,宋……宋大侠等人被囚禁在内,连本郡主都不知道,那天下间还有这个本事替他们解毒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这个当儿子的了。”

    宋青书面露讶色:“郡主真是冰雪过人,仅凭这么一点线索就推断得八.九不离十,我实在是佩服,佩服!”

    赵敏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这人嘴上说得好听,骨子里却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我在这里被欺负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出来帮我一下。哼,老实告诉我,要是我不逼你出来,你是不是就不打算现身了?”

    宋青书讪笑一声:“怎么会呢,我……我爹他们不也在这里么,我只不过是想着你们一时半会儿没什么危险,就先……先看看再说。”

    一旁的张松溪忍不住用肩膀撞了撞宋远桥,打趣地说道:“大师兄,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我看你这儿子也差不了多少嘛,看到你有威胁都能沉住气,结果人家赵姑娘一句话,他就急忙出来护着了。”

    宋远桥听得一头黑线,望向宋青书的眼神顿时有些不善了。

    张松溪的声音不算小,他也没有刻意压抑,因此赵敏听得一清二楚,不禁俏脸一红:“张四叔,你们武当七侠在江湖中名声显赫,以三敌一的情况下,若是青书再出来帮你们,那不是摆明看不起你们么?”

    “哟哟哟,”张松溪顿时乐了,“刚才是谁一口一个张四侠,还时不时威胁我们一下,现在这么快改口叫叔了?”

    饶是赵敏神经够大,也经不住他这样打趣,不禁红着脸啐了一口:“呸,难怪你们武当派尽出些混蛋,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张松溪哈哈笑了起来:“难得看到赵姑娘害羞一回,这趟金国之行也是值了。”

    赵敏一急,正要反驳的时候,半空中突然传来一个清冷寒峻的声音:“如今强敌环饲,又身处虎穴,宋公子还有闲情雅致叙旧,是不是忘了此行的目的?”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披淡黄轻衫的女子从半空中缓缓降落,衣袂飘飘,青丝飞舞,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见她风姿绰约,容貌极美,再加上那一手漂亮的轻功,场中众人纷纷被震住了,一时间竟没人开口。

    黄衫女就这样走到宋青书身边,静静地看着他。

    宋青书一脸苦笑:“我当然没忘。”

    注意到他们二人对话时的神态,赵敏突然甜甜一笑:“这位姐姐不会是吃醋了吧?”

    “这杀千刀的混蛋也就你把他当宝贝,我会吃他的醋?”黄衫女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

    不过场中其余人顿时脸色古怪,要是真没什么,岂会喊人家杀千刀的,这语气明明就是情人间使小性子嘛。

    看着宋青书身边一左一右两个绝色女子,一个明艳动人,一个风姿绰约,连素来不好女色的欧阳锋都有些嫉妒了:这臭小子的桃花运真是简直了!我那可怜的克儿要是有他一半……不对,三成的泡妞本事,黄蓉那丫头早就给我生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