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65章 谜一样的男人



    唐赛儿也奇怪地看了同伴一眼,很快就过头来娇笑道:“我这位妹妹平日里作风很保守,可能有些受不了你们谈情说爱的场景,公子可别往心里去啊。.qbxs8.net[_梦]小说www.mеng.lā”

    宋青笑着摇了摇头:“我这个人对漂亮姑娘的容忍度可是非常高的,不过有个问题想问问你这位妹妹,”顿了一顿方才缓缓说道,“你认不认识一位姓周的姑娘?”

    那一脸寒霜的女子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冷声说道:“不认识。”

    “那就太可惜了,本来我看姑娘与我一个故人有几分相似,还想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呢。”宋青之所以这样问,是之前周芷若说要去收服他爹昔日的势力,而她爹周子旺就是白莲教前,任圣王,可是这么久时间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他实在有些担心,看到这个女子本来还以为是周芷若假扮的,可是他看得清楚,这女人虽然也很漂亮,可明显不是周芷若。

    “公子这勾搭女人的借口未免也太老套了,”唐赛儿咯咯笑了起来,“不过公子可否知道,公然勾搭本教圣女可是重罪,要被剥皮挖心的?”

    “这样啊,我好怕怕,”宋青拍了拍胸膛,做出一副惶恐至极的样子,看得旁边的赵敏和黄衫女暗骂不已。

    宋青很快话锋一转:“反正不勾搭也勾搭了,横竖都是个死,要不我再勾搭勾搭你,姑娘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长得还可以?约不约,有没有兴趣来一发?”

    唐赛儿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滞了,尽管她听不太懂什么叫来一发,可女人天生对这方面的东西敏感无比,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禁声音变冷了几分:“赵璎珞,你这个男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当着你的面都还敢勾搭其他女人,要不要我替你管教管教?”

    黄衫女本来被她各种污言秽语弄得心头暗怒,可是听到她这句话,顿时怒气全消,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妹妹既然有心,那就有劳了。”

    黄衫女此刻心中已经乐开了花,任你唐赛儿平日里多么精明,也不知道这次自己踢到铁板了。

    唐赛儿一怔,没料到等来的是这个复,看到黄衫女微微上扬的唇角,她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事,但下意识觉得对方挖了个坑在等自己跳。

    这个时候她的同伴拉了拉她的手,凑到耳边小声说道:“姐姐,时间不多了,先把她们捉去再说。”

    唐赛儿抬头望了望远处半空中扬起的尘烟,知道金国人恐怕已经追过来了,大概半个时辰后就能到达这里,再耽搁下去的确有些麻烦。

    “既然姐姐也同意,那么这样,就请诸位到敝府上作客,妹妹再好好替你管教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姘头,姐姐觉得如何?”唐赛儿望着黄衫女,嘴里虽然在笑,可是眼眸之中尽是杀气。

    黄衫女知道她决定动手了,正要提醒宋青小心之时,却听到对方说道:“你先带着你那些姐妹撤退,我爹还有张四叔、殷六叔会一路护送你们南宋,这里就交给我了。”

    黄衫女顿时一急:“不行,这次的事情已经欠了你很多了,怎么还能让你冒这么大风险?这个唐赛儿武功高强又诡计多端,白莲教人多势众,我们一起应付”

    她还没说完,便被宋青打断道:“金国人已经追来了,你们要尽快远离大兴府的地界,到时候裴曼皇后才好操作,若是你们提前被金国骑兵追到了,裴曼皇后想放你们也放不了了。”

    看到她依然有些犹豫,宋青笑道:“放心,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我的武功,这点人伤不了我,再说了,让你欠我人情的机会可不那么好找,我巴不得你多欠我一点,最好一辈子都还不清,来个人情债肉偿好了。”

    黄衫女一脸羞红,却难得的没有生气:“你这人,明明是好心好意帮人家,却非要口花花,好,你这份人情我先记下了,以后你有机会来临安,可以来兼山院找我。”说完对他展颜一笑,然后转身离去,开始招呼手下带着车队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赵敏在一旁叹道:“我还真是替周芷若捏把汗呐,你这种人她不时刻在你身旁盯着,保管给她撩一大屋子姐妹去。”

    宋青忍不住笑道:“郡主什么时候和芷若关系这么好了?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应该是死对头啊,看到她吃亏,你不应当高兴才对么?”

    赵敏呼吸一窒,没好气说道:“你管我啊,本姑娘乐意替她操心!”

    见他们一行人聊天的聊天,收拾行李的收拾行礼,居然丝毫没见自己这些人放在眼里,唐赛儿不由暗怒,忍不住冷声说道:“你们想走,有没有问过本姑娘?”

    赵敏幸灾乐祸地戳了戳宋青的腰眼:“有人生气咯,看到了,取悦一个姑娘必然就会惹怒另外一个姑娘。”

    宋青好奇地问道:“那不知道郡主现在是高兴还是发怒呢?”

    赵敏撇撇嘴:“我现在剩下的只是担心,你把那么多好手打发走了,就剩下你一个人,要是对付不了这群白莲教徒,我堂堂的蒙古郡主,岂不是要沦为邪教的阶下囚了?”

    看到没人搭理唐赛儿,白莲教众人顿时不干了:“圣女问你们话呢,聋了么?”

    宋青微微一笑,这才抬起头来望着白莲教众人,缓缓说道:“我让她们走,她们自然就能走。”

    “好大的口气。”唐赛儿冷笑一声,手一挥,一众手下纷纷从背后掏出劲弩指着黄衫女一行人的背影,“你们若是敢再动一步,保管让你们下一刻成为刺猬。”

    黄衫女头一看,看到箭镞上的寒光,不由花容微变:“军中的神机弩!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由不得她不吃惊,弩不同于弓箭,一个好的弓箭手需要数年的训练方能有所小成,可是弩不一样,哪怕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只要教他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发射自如,而且准度往往也有所保证,这玩意儿同样也深为江湖人士忌惮,毕竟苦练几十年的一般高手,很可能还敌不过人家一只弩箭,因此弩自从发明以来,都被朝廷列为禁品,向来不在民间流通。

    宋青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们手中的弓弩,前世火器兴盛过后,武学渐渐没落,就是因为苦学数十年,还比不上小孩子拿把枪,虽然武功高到一定层次,比如达到江湖中一流高手水准了,基本上就不会怕弩箭,可是整个江湖上能达到这个层次的又有多少?没有了海量的习武群众基础,晋级一流高手的人只会越来越少,最后武学也会越来越没落。

    “你管我是从哪儿弄来的,要是你们的人再敢动一下,我就下令放箭了,到时候也许你能凭借武功逃生,可是你那些姐妹又有几个能活下来?”唐赛儿胸有成竹地说道,她知道以赵璎珞的武功要抓住她很难,可是这些姐妹是她的软肋,只要用好这张牌,说不定真能将她带白莲教,到时候圣王肯定会大悦的。

    宋青被她打断思绪,抬头正好看到黄衫女询问的目光,不禁淡淡一笑:“你们只管放心走,这里有我在呢。”

    黄衫女犹豫一下,白莲教手中人手一只弩箭,一旦发射虽然不说箭齐发那么夸张,可是一轮齐射带走车队一小半人的生命是绝对没问题的,不过她只犹豫了几秒钟,看到宋青那深邃的眼神,便下意识选择了相信他。

    “走!”黄衫女下令道,同时自己留在车队最后,一旦对方射箭,她会尽可能将箭支拦下来。

    看到黄衫女丝毫不顾自己的警告带人离去,唐赛儿双眼一眯,手一挥冷冷地说道:“放箭。”

    得到命令,数百个白莲教徒按下了手中的机括,数百支弩箭仿佛一道道黑光猛地往黄衫女车队一行覆盖而去。

    赵敏娇呼一声,她和宋青如今身处白莲教徒与黄衫女车队之间,这些弩箭射来他俩是首当其冲的,饶是她见惯风浪,此时依然头皮发麻。

    宋青伸手将她护在自己身后,然后抬起另外一只手,接下来的场景顿时让所有的白莲教徒眼睛都直了,因为呼啸前进的箭支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禁锢住,纷纷凝固在了半空中之所以用凝固这个词,是因为他们无法用其他词来形容那种刹那间由动到静的转变。

    “怎么可能!”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唐赛儿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凌乱了,这一切的确大大超过了她的认知,恐怕连圣王的功力都办不到,这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到底是谁?

    黄衫女正凝神戒备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箭雨,刚好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双眸中异彩连连,尽管她早知道宋青武功很高,可没料到居然高到了这种地步,举手投足就将这么多弩箭全都给定住了!

    赵敏也是一脸震惊,望着身前男人宽厚的背影,嘴里喃喃念叨:“真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