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66章 诡计多端



    黄衫女再也不担心宋青书的安危了,深深地一眼,便回头招呼手下护送车队离开,她知道如今还没有完全脱离险境,只有安全将这些人带回南宋,才不至于辜负人家的一番心血。

    直到黄衫女一行人消失在远方,白莲教这群人终于回过神来,唐赛儿恼羞成怒道:“都愣着干什么,给我继续放箭。”

    宋青书微微皱眉,他虽然能停住这些弓弩,但是这一招漂亮是漂亮,可是大耗内力,他没傻到一直站在这里被动挨打,任由对方不停地射箭来耗死自己,见到白莲教徒又开始填装弓弩,宋青书手往下面一沉,定在半空中的那些箭支纷纷调转方向,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倒飞而回。

    白莲教徒本来就处于慌乱与震惊当中,根本没有太大的防备,被他这一招打得措手不及,几百人瞬间就跪了七八成,只有少数武功高强的勉强逃过了被弓弩穿心而过的下场,不过几乎是个个身上挂彩,们惊恐不安的样子,恐怕已经没了战斗力。

    唐赛儿心中在滴血,这次带来的全是教中精英,再加上圣王从军营弄来的强弩,本以为对付兼山书院一群人是万无一失,哪知碰到了宋青书这个怪胎。

    “阁下如此武功,在武林中绝非籍籍无名之辈,为何冒充赵璎珞的姘头,暗算本教中人。”唐赛儿浑身轻颤,声音再没了之前的柔媚。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她的姘头了?是你自己一来就这样想当然,怪我咯?”见白莲教徒大多失去了战斗力,只剩下两个圣女,宋青书也不着急,笑呵呵地和她聊起家常来,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有利,最好等到金国骑兵追来和白莲教打个照面,不仅可以让他们狗咬狗,还能将这次的事情推倒白莲教身上去省了后患。

    “你到底是谁!”听他插科打诨一大堆,唐赛儿的脸色更加不好

    “在下宋青书。”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瞒的了,今天场中人这么多,白莲教的人回去一查就能查到。

    “金蛇王宋青书!”唐赛儿悚然一惊,这两年宋青书可谓是武林中风头最劲的人物,没想到他的武功比传说中的还要高!

    “金蛇营和我们白莲教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阁下为何与我们为难?”唐赛儿没办法,只好拿出白莲教来压他,金蛇营最近虽然风头正胜,可是比起数百年的白莲教,还是差了几分底蕴。

    宋青书奇道:“姑娘这就有些说笑了,明明是我走在大马路上,然后你们白莲教的人冒出来,接着又是一通乱射,要说为难也应该是白莲教为难金蛇营吧。”

    唐赛儿呼吸一窒,知道这次自己的确不占理,不过如果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开,她今后还怎么在教中立足?

    “今日谁是谁非暂且不论,阁下伤了本教这么多兄弟,本教总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唐赛儿上前一步,拱了拱手道,“白莲教圣女唐赛儿,领教金蛇王高招!”

    宋青书哑然失笑:“你确定要和我打?”

    唐赛儿面无表情地答道:“阁下武功虽高,却未必能天下无敌。”

    “要不要你那同伴一起啊?”宋青书眼一直在她身边默不住声的另一个圣女,对这个神秘的圣女,他总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虽然他明明没有见过对方。

    “不必了,我一人足以!”唐赛儿话音刚落,一条丝带就从袖子里激射而出,直往宋青书卷去。

    “这武器倒也别致。”宋青书眼,不闪不避,任由丝带卷住自己的腰。

    唐赛儿面露喜色,急忙伸手回收丝带,试图扰乱他的重心,不过岂料一扯之下根本没有扯动,反倒是丝带上一股大力传来,她整个人踉踉跄跄往宋青书怀里扑去。

    她惊呼一声,极力稳住身形,不过两人的功力差距太大,她的努力没有丝毫效果,整个人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扑到了宋青书怀中。

    就在这个时候,她脸上的惊慌之色不翼而飞,取而代之地是唇角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两柄寒光闪闪的峨眉短刺,借着扑向宋青书怀中的力道,倏地往他腰间刺去。

    只不过她的笑容很快凝结下来,因为峨眉刺根本没有如预想的那样刺进对方身体里,反倒是被他用手指给牢牢夹住了。

    “啧啧啧,你这小姑娘真狠啊,一出手就往人家腰子上去,我那么多红颜知己,若是被你弄坏了腰,她们下半身……哦,不对,下半生的幸福怎么办?”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望着唐赛儿,不远处的赵敏忍不住啐了一口:“说的什么混账话。”

    唐赛儿身为白莲教圣女,一身功夫也不是白给的,见双手被对方控制住,整个人上半身往下一沉,一条长腿顺势从身后往前一翻,轻轻往宋青书额头点去,别脚仿佛蜻蜓点水,可一旦踢到人额头大穴,不死也要重伤。

    宋青书身子一侧,差之毫厘躲过了她这足尖一点,同时趁她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际,顺势张开胳膊将她的腿加在腋下,两人以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靠在了一起。

    唐赛儿花容失色,急忙想收回脚来,谁知道对方的胳膊就像铁箍一样夹着她,完全移动不了分毫。

    宋青书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圣女阁下的柔韧性还真是惊人呢。”

    不远处的赵敏暗啐一口,直接走到一棵大树旁,来个眼不见心不烦,白莲教另外那个圣女则眼帘低垂,楚表情。

    “放开我!”唐赛儿知道自己此时的姿势十分羞耻,不由又羞又怒。

    “好不容易抓到你,又怎么能放呢?”宋青书笑了笑,“再说了,我堂堂金蛇王要是被你区区一个圣女吓唬几句就乖乖放人,岂不是说金蛇营比不上你们白莲教了?”

    “你放不……”唐赛儿试图努力的抬起头来,突然一道乌光从她嘴里激射而出。

    宋青书正要回答不放呢,突然心生警兆,整个人急忙横移三尺,险之又险地躲过了她嘴里的暗器。

    唐赛儿趁机跳到数丈之外,心有余悸地。

    宋青书此刻简直是赞叹不已:“难怪璎珞说你诡计多端,若不是我反应够快,恐怕已经栽在你手里了。”

    本书来自/book/html/22/22103/i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