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67章 两巴掌



    “多谢金蛇王夸奖。”唐赛儿也终于恢复了平日里的镇定,脸色又挂起了那副妩媚的笑容,“只可惜还是没能伤到阁下一根汗毛。”

    宋青书摊手说道:“没办法,谁让我武功这么高强呢。”

    唐赛儿脸色一僵,顿了片刻才继续说道:“金蛇王说话风格果然是这么的……这么的与众不同。”

    宋青书嘿嘿笑道:“我与众不同的地方很多,姑娘可以跟我回去慢慢了解。”

    唐赛儿娇笑一声:“我可以理解成金蛇王打算擒拿我么?”

    宋青书耸了耸肩:“今天和白莲教仇已经截下,既然如此,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姑娘好歹也是白莲教圣女,有你在手中,白莲教想要报复,总还是会投鼠忌器的。”如今金蛇营定下的战略是韬光养晦休养生息,在这个关头和白莲教火并实属不智,因为就算是赢了也没啥收获,反倒会损兵折将。

    “要不这样吧,”唐赛儿眼珠儿咕噜噜一转,“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怎么个赌法?”宋青书好奇道。

    唐赛儿笑嘻嘻说道:“只论武功呢,我肯定是比不过大名鼎鼎的金蛇王的,不过呢小女子刚好比较擅长暗器,要是阁下能安然无恙接下我一发暗器,那小女子就从此为奴为婢,永远听从金蛇王吩咐,如若不然,还请金蛇王放我们这些教徒一条生路。”

    “圣女,万万不可啊!”

    “您身份尊贵,岂能为我们这些低贱之人冒险!”

    “历代白莲圣女冰清玉洁,这个姓宋的是江湖中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圣女又岂能侍奉他?”

    ……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的名声真的有那么差么?同时忍不住疑惑地赛儿一眼,这女人妖娆妩媚,若说是青楼的头牌我倒深信不疑,说她冰清玉洁,这是在搞笑么?

    唐赛儿也没想到引起手下人这么强烈的反应,不由怒喝一声:“闭嘴!我主意已定,不必多言。”

    说完便抬头望向宋青书:“金蛇王,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呢?”

    “娘已有了必胜的把握啊。”宋青书心中忍不住有些狐疑,这女人就算暗器手法再高明,想要伤到自己也不太可能,那她究竟是哪来的信心呢?

    “怎么,难道鼎鼎大名的金蛇王还怕我一个小姑娘不成?”唐赛儿娇笑道。

    “小姑娘?”宋青书目光落在她饱满的胸脯之上,啧啧称奇,“姑娘可不小。”

    唐赛儿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什么,耳根子倏地就红了,没好气地说道:“你到底赌还是不赌?”

    “赌,当然赌了,”宋青书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要确认一下,若是姑娘输了,真的会听我吩咐么?”

    “这是自然。”唐赛儿微微颔首。

    “我让你做什么你都肯做?”宋青书托着下巴,玩味地,此言一出,白莲教徒各个怒骂不已,不过被他自动无视。

    唐赛儿脸色一红,依然点头道:“是!”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宋青书搓了搓手,“来吧。”他嘴上虽然轻浮,不过心里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对方这么有信心,等会儿的暗器肯定有点棘手。

    唐赛儿将双手负在背后,就那样围着宋青书转了起来,宋青书眉头微皱,不过他艺高人胆大,也没有多余反应,站在中央一动也不动。

    “金蛇王果然是天底下顶尖的高手,就这样随随便便站着,浑身上下居然没有丝毫破绽。”唐赛儿突然开口赞叹道。

    “是么?”宋青书微微一笑,“可我明明站在这里浑身都是破绽啊,莫非姑娘是在拖延时间?”

    “浑身都是破绽,实际上就是没有破绽。面对金蛇王这样的高手,小女子总要有点把握了才出……”唐赛儿围绕着宋青书转,此刻刚好走到了对方与赵敏之间,“出”字刚一说出口,袖子里漫天的银针就激射而出,不过对象并非宋青书,而是站在附近树下观望的赵敏。

    “暴雨梨花针!”宋青书大吃一惊,想到对方姓唐,不由想到了唐门那绝世暗器,不过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他分神,他急忙往赵敏所在方向掠去,同时伸出手去,修为猛地张开,试图隔空将那些密密麻麻的钢针定在了空中。

    唐赛儿唇角上扬,手里突然又发射了三枚薄如蝉翼的东西,宋青书眼神余光扫到了,对这未知的暗器有几分忌惮,可如果此时自己闪躲的话,那暴雨梨花针可就没法控制了,赵敏恐怕也会香消玉殒。

    “哼,我就不信有暗器能突破我的护体真气!”宋青书一咬牙,不再管射向自己的暗器,反而是先将空中的暴雨梨花针尽数移到附近的土地之上。

    这个时候那三枚薄如蝉翼的暗器已经到了身前,宋青书不敢大意,又在身前布了一道气墙,以他现在的修为,气墙外放过后,虽然不如金刚不坏神功那么神奇,可是就算站在原地不闪不避,任由五绝级别的高手全力一击,顶多也只是断几根肋骨,很难受什么致命的伤,唐赛儿这暗器威力再大,也不可能大过五绝高手全力一击吧。

    眼枚晶莹剔透的东西撞上了他的护体气墙,宋青书微微一笑,正要催动功力将其反弹回去,谁知道那三枚薄如蝉翼的东西仿佛视气墙为无误,毫不费力地就穿了过去,射进了他身体之中。

    宋青书只觉得被刺进的地方先是传来一点刺痛,继而经脉中涌起了一股难以忍受的麻痒之感,一张脸顿时阴沉如水。

    “金蛇王,小女子这暗器如何?”唐赛儿咯咯笑道。

    赵敏见形势有变,急忙跑到宋青书身边,声音中带着一丝慌乱:“你……你怎么了?”

    宋青书此刻在极力抗衡着体内的麻痒之感,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你不必问他了,他现在犹如万虫噬心,哪还有力气回答你。”唐赛儿青书一眼,忍不住面露惊异之色,“金蛇王不愧是金蛇王,要知道一般人中了这种暗器早已满地打滚,将浑身抓个稀巴烂,金蛇王居然能八风不动,小女子实在是佩服,佩服!”

    “天山童姥是你什么人?”宋青书此时的声音嘶哑无比,显然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场中其余人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提到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人物,只有唐赛儿脸色微变:“你知道这暗器的来历?”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天下间又有哪种暗器比得上生死符。”宋青书咬牙说道,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其实以他的修为,哪怕是天山童姥本人,都未必能用生死符射中他,可面对一个武功远不如天山童姥的后辈,他很难像面对天山童姥一般慎重,再加上唐赛儿利用赵敏引得他不得不用护体真气硬接生死符,而生死符专克内家真气,这才吃了大亏。

    听到他说出生死符三个字,唐赛儿不露痕迹地眼白莲教那些下属,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不过她很快就掩饰过去,娇笑起来:“金蛇王真是博闻强记,说实话,若不是你要救这位姑娘,我根本不可能射中你。”

    赵敏忍不住青书一眼,幽幽叹道:“这次是我拖累了你。”

    “是不是觉得很内疚啊?若这次我们有机会逃出生天,你干脆以身相许吧。”宋青书忍着体内的痛苦,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

    赵敏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不正经。”

    “我现在很正经啊,说的也是认真的。”宋青书静静地回望着她。

    赵敏微微一怔,嘴唇动了动,正要说什么,却被白莲教另外那个圣女打断了:“你们俩从刚才一直腻歪到现在,如今都快要死了,还在这里卿卿我我,恶不恶心啊。”

    眼神中露出来的嫌恶之情,赵敏一挺胸脯:“我们就愿意卿卿我我,要你管啊!”

    啪!

    回答她的是一记清脆的耳光,莫说赵敏呆住了,连唐赛儿也呆住了,这位圣女妹妹性子清冷得很,平日里除了教务之外,几乎不再过问任何事情,唐赛儿有时候都还在怀疑她是不是一块千年寒冰修炼成了精,不然怎么会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直到一巴掌,她才意识到对方还是人。

    赵敏白皙的脸蛋儿顿时浮现出几个鲜红的指印,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以她的身份地位,从小到大谁敢打她?如今却被一个造反组织的女人给打了,她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她周围高手众多,因此有机会学到很多精妙武学,因此一身武功也算不上弱,被打了下意识就使出一招玉碎昆岗往对方脸上反攻而去,只不过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动作的,她先是手腕一麻,继而浑身就被封住了穴道。

    “你们今天居然敢对本郡主无礼,蒙古大军定会将你们这些白莲教反贼挫骨扬灰!”赵敏刚说完,回应她的又是一巴掌,下唇顿时都快咬出血来。

    宋青书冷声道:“你会后悔刚才打了她两巴掌的,我要让你十倍奉还。”

    本书来自/book/html/22/22103/i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