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671章 昔日承诺



    t想到母亲临终时的眼神,唐赛儿心中一酸,拿起两颗药便吞了下去,接着冷冷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药了吧。”

    t“一颗是三尸脑神丹,另一颗是豹胎易筋丸,你身为白莲教圣女见多识广,想必知道这两种药的药性吧。”宋青书答道。

    t“日月神教和神龙教的镇教之宝你都能拿到,金蛇王果然本事通天。”唐赛儿此刻的内心并不像她表面上那么平静,白莲教虽然在江南势力强大,可是比起日月神教和神龙教都没太大优势,再加上一个金蛇营,自己就算求助缥缈峰,也未必斗得过对方。

    t“我就当唐姑娘是在夸奖我了,”宋青书笑了笑,顺手解开了她身上的禁制,“一年之后找我拿解药,现在你可以走了,哦对了,回到白莲教后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姑娘是聪明人,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t唐赛儿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到真气又重新运转起来,这才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周芷若一眼,接着一言不发地走出洞口,消失在了远方。

    t“周芷若,人家离开时看你的眼神恨不得吞了你,你以后可有好果子吃咯。”赵敏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道。

    t“这用不着你操心。”周芷若淡淡地说道。

    t“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赵敏撇撇嘴,突然想起什么,惊呼一声,“对了,刚才为什么要打我?”

    t“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周芷若唇角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t“当然是真话了。”赵敏恨恨地盯着她。

    t“因为我早就想打你了,碰到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了。”周芷若一脸平静地答道,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t“呃~”赵敏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理直气壮地就承认了,按照她以前的性子,明明会找各种理由来粉饰自己的行为,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来博取他人联系,谁知道突然变得这么直接,赵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被我打了是不是不服气?”看到赵敏目瞪口呆的样子,周芷若唇角的笑意

    (本章未完,请翻页)更浓了。

    “哼!”赵敏恨得牙痒痒,知道如今双方的武功差距太大,自己已经不是她的对手,宋青书也不可能帮自己打他老婆。

    周芷若还嫌不够解恨,一把挽起宋青书的胳膊,甜甜地说道:“我身为青书的妻子,看到一些不三不四的女子围在他身边,当然要替丈夫赶苍蝇了。”

    赵敏气得脸都白了:“你说谁不三不四,又说谁是苍蝇?”

    周芷若哦了一声,一脸玩味地看着她:“既然你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那想必是准备嫁入宋家的正经女子,不过我已经是青书的妻子了,先入门者为大,你顶多只能当个妾了,妻子教训作妾的,更是天经地义了,你要早点习惯啊,以后说不定会经常碰到这种情况。”

    赵敏肺都快气炸了,想当初周芷若每次都要顾忌一直以来的柔弱善良形象,因此行为处事处处都要受掣肘,自己就能抓住这点让她屡次受挫,没想到如今的她变得跟当年的自己一样不要脸起来,真是风水轮流转,现在变成自己狼狈不堪了。

    “宋青书,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不算话?”不过赵敏又是什么人物,哪能容忍自己三番四次被周芷若欺负,霍然转向宋青书问道。

    见她们两人唇枪舌战,宋青书在一旁耳观鼻,鼻观心,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殃及池鱼,只可惜上天最终还是没有理会他的要求。

    “当……当然算话。”宋青书一时摸不准赵敏的盘算,有些吞吞吐吐地答道。

    “那好,现在打她二十巴掌。”赵敏伸手往周芷若一指。

    周芷若眉毛一扬,却并没有说话,反而饶有兴致地看宋青书如何反应。

    宋青书心虚地看了她一眼,讪讪地说道:“为什么啊?”

    “刚才她打我的时候,你自己说了要十倍奉还,她打了我两巴掌,那么你就该打她二十巴掌。”赵敏快速答道。

    宋青书暗暗叫苦,没想到在那种紧急情况下,她连这个细节都记得清楚:“这……都是误会,刚才我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份么,更何况她也是为了瞒过唐赛儿,才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得不使出苦……苦肉计。”宋青书越说越没底气,因为他自己都不信。

    “苦肉计?”赵敏呵呵了两声,“怎么,你是不打算遵守诺言了?”

    宋青书讪讪地笑了笑:“之前那种也是随口一说,算不上什么承诺的。”

    “好,你觉得那算不上正式承诺,那我就给你你找个正式承诺,”赵敏板着脸,“你以前是不是答应过我,满足我一个条件?”

    宋青书脸色微变:“有是有,不过你不会……”

    赵敏哼了一声:“当时我没想好,可是现在我想好了,打周芷若二十巴掌,我们就两清。”

    “啊?”宋青书顿时傻眼了,“这……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难道你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许下的承诺都是在放屁么?”赵敏这次也是被周芷若欺负急了,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吃过这样的亏。

    宋青书还在纠结的时候,周芷若却开口了:“青书,答应她。”

    “啊?”宋青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周芷若却冷冷说道:“这个女人就爱玩这种答应条件的把戏趁机拴住男人的心,我不想你再欠她什么,免得将来她又像濠州城那次提出什么更难办的事。”

    宋青书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当初张无忌就是因为答应赵敏三个条件,因此在濠州婚宴上,他不得不跟赵敏一起走,成了周芷若平生最大的恨事。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赵姑娘在濠州城把张无忌抢走了,不然我又怎么有机会娶你?”宋青书一脸柔情地看着周芷若,他倒没有因此产生什么负面情绪,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就是大度以及自信。

    周芷若脸色微红:“我是怕她将来又拿这个条件为难你,比起其他未知的麻烦事,我挨二十巴掌也不是什么大事。”

    “哟哟哟哟,好一个郎情妾意,你也不用激我,本姑娘行事素来凭着自己高兴,今天能让宋青书打你二十巴掌,我已经足够高兴了。”赵敏挺着胸脯,终于恢复了昔日里那副光彩夺目的神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