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76章 阴差阳错

    “呃~”宋青书一脸尴尬,郁闷无比,“之前又不知道你是女的。”

    “那你现在知道了,还不松开?”完颜重节哼了一声,脸蛋儿上隐隐可见一丝粉红之色。

    宋青书讪讪地收回了手,连着被一个小姑娘抢白,他心中也很是不爽,忍不住回了一句:“切,这么小的胸,你当我想摸啊。”

    “你说什么?”完颜重节双目之中差点没喷出火来。

    “没什么,我说好男不跟女斗。”论流氓程度,宋青书可以说是这方面的祖师爷,哪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糊弄住。

    完颜重节吃了一个哑巴亏,看宋青书一脸无赖的样子,知道斗嘴斗下去自己也讨不了什么好处,便板着脸说道:“快解开我的穴道。”

    宋青书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给她解穴,一来对方好歹说也是歌璧的侄女,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二来以自己的武功,也不怕她翻出什么大浪。

    见宋青书凌空一点,自己身上的穴道就解开了,完颜重节心中顿时震惊不已,不过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活动了一下胳膊,对他招了招手:“好了,陪我去杀完颜亮。”

    宋青书气急反笑:“我为什么要陪你去杀完颜亮?”

    “因为我知道你的秘密了啊。”完颜重节回头来对他嫣然一笑,不得不承认,她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隐约有了摄人心魄的魅力。

    “什么秘密?”宋青书不动声色地问道。

    完颜重节背负着双手,一边绕着他转一边打量着,良久过后薄薄的嘴唇轻张:“因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姑父唐括辩。”

    宋青书心中一跳,面无表情地答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完颜重节微微一笑:“上次刺杀完颜亮的时候你两根手指夹住了我的剑,当时我就很怀疑了,唐括辩虽然算得上弓马娴熟,但那都是马背上的本事,他压根不会江湖上这些搏杀的功夫,后来我特意去查了一下,果然没人听说过唐括辩会武功。为了再次确认,刚才我又偷袭了你一次,果然证明你的武功深不可测。那么请你告诉我,你又怎么会是唐括辩呢?”

    “我不是唐括辩又能是谁?”宋青书大为头疼,自己当时一时大意显露了武功,结果相继被歌璧和她看破,真是失策啊。

    完颜重节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我只需要你帮我杀了完颜亮,我就可以替你保守秘密。”

    “若是我不帮呢?”宋青书冷冷地说道。

    “你伪装成唐括辩,肯定是想利用他的身份谋划一件大事,若是到时候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假的了,请问你又如何完成目的呢?”完颜重节嘴角上扬,“别的不说,就说我那位人称金国第一美人儿的姑姑吧,她知道真相后又会有什么反应?她往日里那些追求者若是知道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居然被一个野男人给睡了,又会是什么反应?好心提醒你一句,如今京城至少三分之一的贵族当年都是我姑姑的追求者,你自己掂量掂量后果……”

    完颜重节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整个人就被按到了墙壁上,掐在她喉咙上的手像铁箍一样,弄得她喘不过气来。

    宋青书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寒声说道:“我把你杀了,不就一了百了了?”

    完颜重节经过最初的慌乱,如今已经镇定了下来,平静地回望着他:“你以为我独自来见你就没有事先做好准备吗?”

    “你什么意思?”宋青书一愣。

    “我明明知道这次来见的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就来?”完颜重节唇角泛起一丝讥讽之色,“我早已做了妥善安排,一旦我没有按时回去,你假冒唐括辩的消息就会传得全京城都知道。”

    “你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能耐,我杀了你再顺藤摸瓜去找你的接头人,再杀了他不就没事了。”宋青书不为所动地说道。

    “你连我的接头人是谁你都不知道,你去哪儿杀?”完颜重节年纪虽小,却丝毫没被他唬住,“其实就算我告诉你,你也找不到他。”

    “哦?这我可不信。”宋青书故意激将道。

    “你不用故意激我,我敢告诉你就不怕你找到他,”重节哼了一声,“每隔三天我会到街上去找一个卖糖葫芦的,他看到我了自然就知道没事了,你的秘密也不会被泄露出去。全京城这么多卖糖葫芦的,你知道了也找不到人。”

    宋青书眉头一皱,突然意识到其中的破绽:“哼,你明显就是在骗我,你一个贵族小姐,哪能经常这么抛头露面,而且万一那天你有事情,比如宫里面召见,你没法去见那个卖糖葫芦的又怎么办?”

    哪知道完颜重节没有丝毫慌乱,平静地答道:“我和那人约好了,如果我突然有事去不了,就会派另外的人去,到时候只要和他对上暗号,就表示我没事情。”

    “你们约定的暗号是什么?”宋青书手上又加了一分力。

    完颜重节一张小脸顿时涨得通红:“我派去的人会问他‘糖葫芦怎么卖’,他就会回答‘三两黄金三两白银一串’,我派去的人就答‘这么便宜,我出五两黄金,五两白银’,然后对方就知道我安然无恙了。”

    宋青书眉头大皱,怎么这么像天地会的切口?松开了她的脖子,宋青书沉声说道:“我总觉得你在骗我,你怎么可能将暗号都告诉我?”

    “我当然是在骗你。”完颜重节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什么糖葫芦、还有那暗号都是假的,我不会傻得把真的告诉你,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你明白,别看我年纪小,这些江湖经验懂得可不少,我早已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好吧,你赢了。”宋青书淡淡地说道,尽管他依然怀疑完颜重节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是他冒不起任何风险。

    “你为什么要杀完颜亮?”宋青书突然问道。

    “这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帮我杀了他就好了。”完颜重节一边说着一边扯掉外面的黑衣扔到旁边,露出了一席水绿色的少女裙装,然后拉着宋青书便往巷子外走去。

    她的手软软的冰冰的,宋青书微微一怔过后问道:“去哪儿?”

    “清风楼,完颜亮今天在那里喝酒,身边的护卫力量比平日里薄弱得多。”完颜重节头也不回地答道。

    “今天就动手?”宋青书暗暗叫苦,本来是打算暂时答应下来,先稳住她再说,哪知道说动手就动手。完颜亮的死活他并不怎么关心,可是他关心完颜亮死后金国上层的权力如何重新分配,好不容易有个契机可以介入金国高层,他还需要时间来布局,若是现在完颜亮死了,就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了。

    宋青书正犹豫着要不要用移魂大.法将她控制住,再慢慢套问她那个接头人的信息,突然眼前一暗,抬头望去,巷子前面一群形貌彪悍的人堵在那里。

    “重节小姐?”领头那人问道。

    完颜重节微微皱眉:“你们是?”

    “我家主人有请!”领头人答道。

    “你家主人是谁?”完颜重节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重节小姐到了就知道了。”领头人冷冷答道。

    “本小姐对藏头露尾的人没兴趣。”重节拉着宋青书就往回走,结果传来衣袂破空的身上,已有几人跃到了两人身后,将他们退路堵住了。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重节脸色顿时变了。

    “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还请小姐不要让我们难做。”领头人神态虽然恭敬,可是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客气的意味。

    “看来你身边狂蜂浪蝶还不少嘛。”宋青书巴不得有人来捣乱,这个时候在一旁幸灾乐祸不已。

    重节微微摇了摇头,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这些人都是高手,不像京城里那些纨绔子弟使唤得动的,看来这次是来者不善,这些人就交给你了。”

    宋青书一怔:“你自己干嘛不出手?”重节的武功虽然在他面前有些不够看,可是放到江湖上去也算得上一流高手,对付这些被人豢养的武士,还是绰绰有余的。

    重节小声解释道:“我会武功的事情京城里没人知道,我又不知道他们背后是谁,万一显露了武功传到了完颜亮耳中,他很可能联系到前几次的行刺事件,我不能冒这个险。”

    宋青书郁闷不已:“唐括辩不会武功也是众人皆知的,我显露了一次就被你抓住了把柄,哪敢动第二次?”

    “我不出手,你也不出手,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抓去么?”完颜重节一对眼睛睁得大大的,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被抓去就被抓去呗。”宋青书想得很透彻,如果出手解决了这些人,马上就会被歌璧拉去刺杀完颜亮,他正愁着这事呢,他傻了才会这个时候出手。

    “你!”重节差点没被气死,她平日里遇到类似的麻烦,身边的男人哪个不是虎躯一震兴冲冲出来英雄救美,就算不懂武功的也要装成有武功的样子,就是怕被她给小瞧了,谁知道今儿个碰到的这个男人,明明武功高强,非要故意装成一副不通武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