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86章 借

    自从上次浣衣院出事过后,整个大兴府变得肃杀了许多,街上隔三差五便是巡逻的侍卫,接下来几天朝堂上也吵得很厉害,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官员升降,宋青书决定进皇宫与裴曼皇后互通一下有无。

    皇宫里警卫更是夸张,以宋青书的轻功都觉得混进去有些费劲,最后只好又以小兴国的面貌跑到泰和殿求见裴曼皇后。

    泰和殿中此时众太监宫女正静若寒噤,原来裴曼皇后正在大发雷霆,不过当他听到小兴国求见,一脸怒色顿时烟消云散,对殿下众人挥手道:“快让他进来,你们先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们服侍了?”

    “是!”一干太监宫女如释重负,纷纷低着头退了出去。

    “这个小兴国还真是深得娘娘宠幸啊,娘娘一听到他来了,脸上都笑开花了。”

    “就是,也不知道那个小太监有什么好的,你们说他会不会是娘娘的面首?”

    “噤声!你他妈不要命啦,这种话也敢乱说?”

    ……

    从这些太监宫女身边经过的时候,宋青书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私底下的议论,不由哑然失笑:他们倒也没有猜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还真是裴曼皇后的面首。

    刚进了泰和殿,裴曼皇后便挟着一缕香风迎了过来:“公子你终于来看我啦?”

    望着眼前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宋青书暗暗感叹,两人之间只是利益交换各取所需而已,远远谈不上什么感情,不过对方身为皇后,那高贵的身份还是让他很有征服的成就感。

    宋青书哈哈一笑,一手取下面具,一手搂着裴曼丰腴柔软的腰肢,径直往上首位坐去,裴曼皇后微微有些错愕,不过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反驳的意思。

    “怎么,怕我占了便宜就走了?”宋青书笑道。

    “公子又岂会是那样的人呢,更何况……”裴曼皇后手指抚摸过他的脸庞,吃吃笑道,“更何况公子这般丰神俊朗的人物,就算直接走了,我也没有吃亏呀。”

    “娘娘倒真会讨人欢心,也不知道皇上为何不喜欢到你这儿来。”宋青书伸手捏了捏她光洁的下巴,忍不住奇怪道。

    “我只会讨真正的男人欢心,完颜亶那种算什么男人。”裴曼皇后提到皇帝,语气并没有那么尊敬。

    “他为什么不算男人?”宋青书心中大致有了个猜测,依然还是问道。

    裴曼皇后面色一红,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娘娘觉得我是那种小气的人么?”宋青书笑道。

    裴曼皇后这才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他呀……每次刚进来就泄了,公子觉得他算男人么?”

    宋青书一脸错愕:“没这么悲催吧?”难怪听闻这皇帝心性古怪,动不动就杀大臣,原来是身体隐疾导致了心理变态啊。

    “公子不会嫌弃人家是残花败柳吧。”裴曼皇后突然幽幽说道。

    宋青书哑然失笑:“你是他妻子,这种事又有什么在意的。”

    “公子果然豁达。”裴曼皇后顿时眉开眼笑,拿起桌上一颗葡萄剥了喂到了宋青书嘴里。

    宋青书一边吃着葡萄,一边问道:“对了,那些宋朝公主逃走过后,朝廷是怎么反应的?”

    裴曼皇后掩嘴一笑:“公子想必是要问她们有没有被追兵追吧?放心吧,如今完颜亶精力全在对付常胜王身上,哪有空管那些小鱼小虾,再加上我周旋一下,现在她们应该成功回南宋了吧。”

    “这样就好,你刚才提到完颜亶在对付常胜王?”宋青书问道。

    “是的,”裴曼皇后答道,“这几天皇上以各种理由将一系列官员撤职查办,而这些官员恰恰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和常胜王走得很近,甚至一向和常胜王交好,却还勉强算中立派的殿前都点检完颜特思,都被皇上以失职的罪名给撤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上要对常胜王下手了,这些天常胜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估计觉都睡不着了,咯咯~”

    宋青书眉头微皱:“娘娘,恕我直言,如今魏王死了,常胜王也朝不保夕,而完颜亶的身体似乎也撑不了多久,一旦他驾崩了,又没有子嗣,皇位肯定要落在他人手中,到时候娘娘恐怕未必能当得上太后,娘娘做这一切似乎有为他人做嫁衣之嫌啊。”

    “当初除掉魏王只是为了自保,被逼无奈之下也没想那么多,不过现在我却有主意了。”裴曼皇后柔媚地笑道。

    “什么主意?”宋青书最担心的就是她暗地里与完颜亮有什么勾结,这女人虽然在自己面前表现地千依百顺,不过她在皇后的位置坐了这么久,又怎么可能是个一尘不染的白莲花?宋青书并不敢完全相信她,尽管这些日子不管在她这儿还是在完颜亮那里,都没有发现他俩有什么实质性关系的样子,可是他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公子刚才提到我不能当太后,最大的问题是皇上没有子嗣么,可如果我生下一个皇子呢?”裴曼皇后双眸之中精光闪烁。

    宋青书心中一惊,急忙拉过她的手替她把脉起来,来到这个世界后,久病成良医,虽然算不上什么杏林圣手,可是简单的把脉还是会的。

    裴曼皇后咯咯地笑了起来:“痒,别弄了,人家还没怀上呢。”

    宋青书奇道:“那你为何会这么有把握?完颜亶不是有些不行么……”也难怪他腹诽,完颜亶后宫佳丽三千人,结果这些年来就两个儿子,一个夭折一个被杀。

    很快宋青书就觉得背上有些凉飕飕的,自己似乎比完颜亶也没好到哪里去,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女人不算少了,可是同样没一个人怀孕,似乎没什么资格鄙视人家完颜亶,人家至少还弄出了两个种呢?

    当然宋青书另有原因,主要是他来自后世,和这些历史上的女人……总让他有一种伦理上的担忧,看人家黄易大大写的《寻秦记》,项少龙在秦国过着三宫六院一般的生活,黄易大大却不敢让他留下一个种么,只能找别人过继一个儿子……

    种种原因导致宋青书下意识不想这么早要孩子,因此每次都炼精化气,射出去的都是些空包弹。不过他修炼的《欢喜禅法》是密宗无上秘法,在阴阳之气上面的造诣可以说举世无双,因此他非常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绝不会像项少龙那么悲催。

    裴曼皇后妩媚的笑声让他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之前指望那个废物,人家当然没什么把握,不过现在有了公子,我却非常有把握了。”

    宋青书心中一跳,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裴曼皇后扭了扭身子坐到他怀里,凑到他耳边红唇微张:“人家想找公子借一颗种子,到时候由我们的儿子当皇帝,公子借不借呢?”

    宋青书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他不得不承认,裴曼皇后这个提议非常诱人,如果利用这层关系来掌控金国,似乎更为简洁方便,不过裴曼皇后这个人,到时候未必那么容易控制。

    尽管心中有所顾虑,不过宋青书如今早已非昔日那个纯情的少年,如今的他只对两种女人感兴趣,一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夹杂任何功利性质的纯粹感情,另一种则是对自己事业有利的女人,很显然裴曼皇后就是后面这种。

    可以说只犹豫了数秒,宋青书便答应了对方,引得裴曼皇后咯咯直笑:“既然公子答应了,那么我们现在就来……造皇子如何?”

    “现在?”宋青书望了望窗户,明亮无比,这光天化日之下,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时间不等人啊,谁知道那个死鬼什么时候就崩了,得在这之前怀上孕,才能借他之手将其立为太子。”裴曼皇后答道。

    “到时候他不会怀疑么?”宋青书皱眉道。

    “这个我自有办法,你就放心吧。”裴曼皇后咯咯一笑,白皙的手掌便顺势伸进了他的衣襟。

    宋青书咽了咽口水,为了统一大业,就让自己牺牲一下贞洁吧!

    ……

    就这样过了一段没羞没躁的日子,不知不觉金国皇帝完颜亶的寿辰到了,因为这段时间京城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因此宫里决定举行一场寿宴,大宴群臣以及各自家眷来冲冲这段时间的晦气。

    这天一大早,宋青书带着歌璧进宫,看到常胜王完颜元一直徘徊在宫门口没进去,因为王妃桃花夫人还在封地府上,所以他这次并没有家眷随行,整个人显得有些焦虑不安,路过的群臣都察觉到最近朝局的异常,因此没几个人敢跑过去和他寒暄,与往常身边门庭若市比起来,此刻未免有些凄凉了。

    “都是一群趋炎附势之徒!”常胜王完颜元恨恨地想着,突然眼前一亮,他一直等的人已经来了,急忙跑了过去,“海陵王兄,海陵王兄!”

    望着眼前这个有些狼狈的男人,完颜亮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曾几何时常胜王风头无两,碰上自己顶多喊一声海陵王,哪像今天这样喊海陵王兄?

    “常胜王是不是有什么事?”

    完颜元点点头,拉着完颜亮走到一边角落,小声说道:“我这段时间的处境大家应该都清楚,王兄素来消息灵通,能不能和我透个底,这次的寿宴到底是不是鸿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