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87章 策反枕边人

    完颜亮顿时面露犹豫之色,私下看了一眼,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这……”

    完颜元顿时急了:“海陵王兄,以我们的交情,难道你也见死不救么?上次在秋香楼,我们不是约好共同进退么?”

    完颜亮急忙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点,这些话传到皇上耳朵去了,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更没人帮你了。”

    “王兄,最近我已经是六神无主了,你给我出出主意,今天的宴会我到底去还是不去。”完颜元急道。

    “当然要去了,今天是皇上的寿辰,如果你不去被言官弹劾一下,皇上正愁找不到理由呢!”完颜亮犹豫了一下,又小声补充道,“不过去虽然要去,但也得小心点,今天你最好任何酒都不要喝。”

    “什么意思?”完颜元一呆,没有反应过来。

    “历史上被鸩毒的王孙贵族不知凡几……”看到完颜元脸上血色褪尽,完颜亮知道火候差不多了,急忙补充了一句,“很多话我也不方便多说,兄弟你自己小心。”

    尽管心中慌乱无比,完颜元依然一脸感激:“多谢王兄。”

    看着完颜元离去时有些踉跄的背影,完颜亮暗自冷笑:这一辈的兄弟中间,全都是这种窝囊废,没一个比得上我的。

    徒单静看到完颜元离去,也从一旁走了过来:“王爷,他跟你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抱怨一下而已。”完颜亮笑道。

    徒单静有些担忧地说道:“最近这段时间皇上明显要拿他开刀了,王爷和他走这么近不怕引火烧身么?”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完颜亮一边说着一边去牵妻子的手,谁知道徒单静下意识将手缩了回去。

    看到丈夫错愕的神情,徒单静急忙说道:“有人过来了。”

    完颜亮回过头去,正好看到唐括辩带着歌璧走了过来。

    “王爷,好久不见。”宋青书对着完颜亮拱了拱手,同时目光扫了徒单静一眼,海陵王妃急忙低下头,神情有些不自然起来,白皙的肌肤多了一层粉红之色。

    “唐括兄!”完颜亮回了礼过后,眼神也一直往歌璧身上瞟,今天她穿了一席水绿色的宫装长裙,配合着她窈窕动人的身子,站在那里顿时有一种艳压群芳的感觉,他的妻子徒单静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了,不过和她站在一块,明显有些黯然失色。

    本来那晚牺牲了妻子的清白,完颜亮心中还觉得有些吃亏,不过看到眼前娇艳无双的女人,想到那晚她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情景,他就觉得简直是物超所值啊——不过要是他知道真相,那晚陪他的只是一个青楼女子,恐怕要气得吐血。

    两对夫妻一边聊着一边进宫,嘴上虽然说的都是一些正经事,不过每个人都各有心思。

    完颜亮寻思着什么时候再找个机会和唐括辩来一次交换,重温那晚的风情,不过他又想到最近自己的计划正在紧要关头,恐怕没有时间,一时间纠结万分。

    徒单静则显得有些魂不守舍,一路上她总觉得有一道炙热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让她情不自禁想起那晚那种惊心动魄的体验,若不是场合不对,她恐怕早已腿软了。

    歌璧嘴上含笑,心中却是冰冷一片:斡骨剌,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到时候非让完颜亮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宋青书则是在回忆刚刚完颜亮对完颜元说的话,他刚才虽然隔得远,但以他的修为,存心偷听,自然能听得清楚。

    “完颜亮会这么好心提醒完颜元?”宋青书眉头微皱,总觉得里面有什么蹊跷,可是他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酒宴在仁政殿举行,太监宫女进进出出在布置着一切,进来的王公大臣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畅谈,宋青书一行人进殿过后,完颜亮突然说道:“夫人,你陪他们聊一会儿,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哎~”徒单静伸出手想拉住丈夫,怎料丈夫说完就走,根本不给她反对的机会,一想到自己要单独面对那个男人,她便觉得浑身不自在,而且因为今天宴会是在宫里举行,每个大臣的护卫都留在了宫外,徒单静更是觉得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完颜亮一走,现场的气氛就变得极为诡异起来,徒单静有些害怕看到宋青书,但同时对歌璧又有些歉疚,若非自己丈夫乱来,那晚歌璧也不会失了清白。

    歌璧则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王妃,知道对方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了真相,见徒单静要装出一副没事人一般的样子和自己寒暄,她心中就痛快不已:斡骨剌,你看到了没有,完颜亮那混蛋一直觊觎我,结果没想到反而把自己的妻子陪了进来,你若是在天有灵,想必也很高兴吧……

    三人随意聊了几句,歌璧便起身说道:“夫君,你先陪一会儿王妃,我打算去见见宫里那些熟人。”

    歌璧身为公主,从小在皇宫里长大,这个说法倒也合情合理,徒单静虽然不愿单独和宋青书呆在一起,却也没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歌璧也离去了。

    回想起歌璧离去时偷偷对自己眨了眨眼睛,宋青书心中苦笑:歌璧平日里温柔善良,结果涉及到报仇的事情上,她倒是腹黑得紧。

    “王妃,如今离宴会开始还有一会儿,不如我们到外面走走?”宋青书需要在完颜亮身边安下一刻棋子,显然徒单静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好不容易有了个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机会,他哪会不赶紧把握机会?

    徒单静心头一跳,下意识后退一步,摇头道:“不……不了,我还要在这里等王爷回来。”

    宋青书哪会在意她的拒绝,一把就拉起她的手往外走去:“王爷有事要做,哪会这么快回来,再说了,他刚才不是说让王妃陪我么。”

    被他一把抓住自己的手,徒单静差点没被吓得魂都没有了,下意识看了四周一眼,整个人又羞又急:“快放手!”

    宋青书笑了笑,也不搭理她,我行我素地拉着她出去。

    “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徒单静一颗心都提起来了,若是被人看见两人如今的状况,她马上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王妃想喊的话尽管喊。”宋青书紧紧握住她的手,一点松开的意思也没有。

    附近有些人似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下意识转过头往这边望来,徒单静急得差点哭了:“我答应跟你出去就是了,你快放开。”

    宋青书微微一笑,这才松开了她的手,甫一脱困徒单静就倏地将手缩了回去,刚好附近的人认出了她,纷纷和她打招呼:“原来是海陵王妃呀,怎么没见到王爷呢?”

    徒单静认出对方是平日里比较亲近丈夫的大臣,心中跳得更厉害了,暗地里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激荡的心情,这才微笑着答道:“王爷到别的地方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就这样应付完一路上的熟人,徒单静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跟宋青书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此时冷汗已经湿透了亵衣,被凉风一吹,让她浑身很不舒服。

    “王妃的演技挺好的嘛。”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徒单静没搭理他的风凉话,急忙说道:“不是说了那晚过后我们再无瓜葛么,为什么你还来缠着我?”

    宋青书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那只是王妃一厢情愿而已,我什么时候答应过?”

    “那你这个时候拉我出来究竟想干什么?”徒单静一边说还一边四处打量,生怕有什么太监宫女路过看到两人,她知道宫里的人嘴碎,就算没事也会被传出什么事来,更何况两人本来就不清不楚。

    “想干什么?”宋青书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上前一步搂住她的纤腰,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中,然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当时是想干王妃了。”

    徒单静整个人顿时傻眼了,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直接,她平日里高高在上,哪有男人敢对她无礼,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听到这么粗鲁下流的话,她居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

    “你疯了?”终究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徒单静一把将他推开,一脸震惊地望着对方。

    “我当然没疯。”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拉她。

    徒单静又羞又怒:“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皇宫!若是被人看见了,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就因为这样才更显刺激嘛。”宋青书一把拉住她往旁边丛林走去,“放心吧,这里平日里没人会来。”

    “你快放手!”徒单静试图掰开他的手,可惜使劲了一半天,却一点用处也没有。

    “王妃若是配合,我们可以尽快结束,若一直这样,耽搁越久,被发现的概率也就越大。”宋青书回过头来望着她,“反正今天我是铁了心要再尝尝王妃的滋味,王妃究竟是配合还是耽搁,自己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