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895章 神乎其技



    宋青书望着眼前衣衫整齐的女人,不由暗暗咂舌,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而且骗起来还是面不改色的那种。

    不过大兴国同样也是经验丰富,完全不为她的话所动:“夫人尽管放心,奴才只不过是一个太监,就算被奴才看到了,也于夫人的清誉无损。”

    宋青书差点竖起了大拇指,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原来想占女人还可以用这一招,等等!之前自己好像也是这样占黄衫女的便宜的,一时间他脸颊不禁有些发热。

    听到大兴国执意要进来,紫衫龙王黛绮丝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如今这里面的情景当然不能被他看见,若是他看到皇帝被迷晕,先不说自己的人生安全,关键●◇●◇●◇,⊥.≥.○是她这十几年的心血全白费了。

    感受到大兴国的手缓缓往床帘伸来,黛绮丝咬了咬牙,迅速解开了上衣。

    望着眼前晶莹如玉雪腻的一大片,宋青书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女人一言不合就脱衣,这是几个意思啊!

    注意到宋青书的眼神,黛绮丝面红如血,一边抓起被子搭在身上,一边狠狠地瞪了宋青书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同时伸手将他摁倒了被窝里,把完颜亶给露出来。

    这个时候大兴国已经撩开了床帘,刚好看到黛绮丝的背影,望着她香肩上雪白嫩滑的肌肤,就算他是个太监,也忍不住一阵心动:难怪皇上对她朝思暮想,果然是人间尤物。

    从黛绮丝的角度,依然能看到宋青书正躲在被窝中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她又是羞涩又是恼怒,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因为卸了妆的缘故,她不能将真实容貌暴露在大兴国面前,只好背对着他,而背对着大兴国就意味着必须要正对着宋青书,尽管胸前依然还有贴身亵衣蔽体,可是这么私密的一面居然暴露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她都快疯了,特别是对方那两个眼珠子骨碌碌直转,让她觉得自己仿佛没穿衣服一般!

    “公公还打算看我的身子看多久?”黛绮丝冷冷地说道,说到底都怪这个死太监,要不是这个死太监进来,自己也不会出此下策。

    “奴才不敢。”大兴国急忙收回目光,心中暗暗惭愧,自己一个太监居然会看女人看失了神,真是太监届的耻辱。

    他见黛绮丝背对着自己,虽然有些奇怪,但转念一想,只当对方是常胜王妃,今天来服侍皇帝本来就是一种羞耻,不愿意和自己照面吧。

    大兴国正要离去,突然又响起了刚才听到的动静,忍不住问道:“夫人刚才在屋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黛绮丝冷淡地答道,只希望他快点消失。

    “那就奇怪了。”大兴国面露惊异之色,忍不住又上前一步,“皇上,皇上?”

    “你要干什么?”黛绮丝浑身一紧,双手紧紧抓住被子一角,力道之大,仿佛下一刻就会将锦被抓破一般。

    突然她察觉到宋青书轻轻地在拍她的手,她只当对方趁机占便宜,差点没有气晕过去,一张粉脸变得煞白无比。

    “我们对话这么久,皇上应该也醒了吧。”见完颜亶一直没有声响,大兴国的语气顿时有些不善起来。

    黛绮丝此时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

    眼看大兴国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发现完颜亶已经昏了过去,黛绮丝正寻思着要不要先下手为强趁对方不被出其不意地制住他。可是一想到传闻中大兴国深不可测的武功,她又犹豫起来,就算偷袭,成功地制住对方的可能性恐怕不超过一成。

    正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狗奴才,一直在这里叨逼叨,还让不让朕休息了?”声音与完颜亶一模一样,可是完颜亶此时明明还在昏迷当中,黛绮丝定睛望去,只见被窝中的男人对她眨了眨眼,原来是他的杰作。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打扰了陛下休息,奴才这就出去。”透过黛绮丝的背影,大兴国隐隐约约看见完颜亶躺在她旁边,再加上听到他的声音,哪里还有怀疑,急忙点头哈腰地赔罪道。

    “下去吧,没朕的命令,不许踏进这房间一步。”‘完颜亶’不耐烦地说道。

    “是是是!陛下好好享受,奴才告退。”大兴国一边讪笑着,一边弓着身子退了出去,还贴心地将房门给关上了。

    目睹眼前男子神乎其技的表现,黛绮丝整个人都看傻了,改变说话语气,她也能办到,昔日假扮成金花婆婆,没人能听出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妪居然是个三十四岁的美.妇人,可是她也仅仅是改变语气而已,万万做不到完全模仿某一个特定人的声音,或多或少都有些许不同。

    可是刚才这个男人的声音居然和完颜亶一模一样,甚至连皇帝久居高位那种感觉也模仿得惟妙惟肖,连大兴国这种老狐狸都没有看出破绽,当真是太厉害了。

    “你是怎么坐到的?”等大兴国走后,黛绮丝忍不住问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笑嘻嘻地问道:“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呀~”黛绮丝这才意识到自己尚且衣衫不整,急忙慌慌张张将衣裳掩到了身上,见宋青书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不由又羞又怒,“你还看?”

    宋青书耸耸肩:“如此美景,我要是不看的话未免太过暴殄天物。”

    黛绮丝一怔,没料到这个男人居然这么理所当然地说出这种话来,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良久过后才恨恨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中原人!”

    “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西域人。”宋青书笑着答道。

    黛绮丝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几次欲抬起手来,终究还是放了回去。

    宋青书看在眼里,忍不住问道:“怎么,不打算动手了?”

    “我又打不过你,何必自取其辱。”黛绮丝终于恢复了镇定,柔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