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05章 争芳斗艳



    “常胜王?”虽然大致已经猜到完颜萍来的目的,但听她说出来,宋青书依然有些吃惊,“据我所知,你和常胜王好像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她和完颜元是同父异母,和完颜亶却是亲生兄妹,这次摆明了是完颜亶要对付完颜元,为什么完颜萍反而会帮关系更远的那个?

    完颜萍叹了一口气:“我们虽然不是一个母后生的,可是关系素来很好。在我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是太宗当皇帝,我们太祖一系的子孙经常被欺负,而我当时年纪最小,又长得和个黄毛小丫头一样,太宗系的王子最爱来欺负我,那个时候常胜王每次都为我出头,经常被别的孩子揍得片体鳞伤,虽然随着年龄渐长,我们的关系也渐渐疏远,可是当年这番恩情,我总要报答回来才是。”※※※,■.$≡.≤r/>

    宋青书一脸为难:“可是你应该知道这次案件皇上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才来找你。”完颜萍尽管做出一脸平淡的样子,可是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到她眸子里面充满了期冀的光芒。

    宋青书摇了摇头:“此事关系重大,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完颜萍难掩失望之色,语气也变得冷淡下来:“既然如此,今晚打扰了。”言毕毫不停留转身离去,留下宋青书一个人在原地苦笑不已。

    宋青书知道她误以为自己在打官腔,可她又哪里知道自己的尴尬处境,若是判完颜元无罪,别说完颜亮那里,就连皇帝也不会放过自己。

    在没有十足把握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之前,冒然许诺实在是一种不负责任,因此宋青书才没给她想听的答案。

    他在这边纠结的时候,天牢里的几个狱卒小头目已经聚集在一起嗑瓜子,之前完颜亮进来的时候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他们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收到了丰厚的礼物,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完颜萍进来可没那么多顾虑,她是皇帝的亲妹妹,又是浣衣院里的实权派,要进一个天牢并不是什么难事,也不屑于隐藏行迹,因此她来了又走,全程被几个牢头看在眼里。

    看着完颜萍离去时高挑靓丽的背影,几个牢头忍不住议论开了:

    “啧啧啧,这两条腿又圆又直,要是被夹上一夹,哪个男人受得了?”

    “照你这么说她就不嫁人了?依我多年的经验,看她刚才行走的姿态,明显已不是处子之身,真想找那个幸运的男人问问,被这两条腿夹住是什么感觉。”

    “嘿嘿,你们胆子倒挺大的,连岐国公主都敢背后议论,你们难道不知道她可是浣衣院有名的女魔头,凡是落在她手里的人,一个个下场都凄惨无比。”

    “怕个卵啊,老子在天牢什么达官贵人没见过?别说一个公主了,就是亲王不也被关在里面么?想当年老子还亲手绞死了一个王爷呢。”

    “就是就是,岐国公主不犯事就好,一旦犯事落到我们手里,嘿嘿,到时候兄弟们敢不敢去爽上一把?一想到她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女魔头风范儿,到时候弄起来肯定爽翻天。”

    “小点声吧,平日里我们虽然不怕她,可她是最近这里新来的那位驸马爷的小姨子,要是被他听了去,你们还要不要脑袋了?”

    “啧啧,小姨子都是姐夫贴心的小棉袄,依我看啊,夺走她处子之身的男人,指不定就是驸马爷呢。”

    “姐夫和小姨子?想想就激动啊。”

    “这狗日的唐括辩,艳福也忒好了点吧,老婆是我们大金国第一美人儿歌璧公主,连小姨子都这么如花似玉。”

    “那个金国第一美人儿不会是吹出来的吧,我看完颜萍已经够漂亮了啊,实在无法想象还有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切,那是你见识少,我虽然没见过歌璧公主,可是曾经有幸见过与她齐名的桃花夫人一面,那真是仙女下凡尘,我这辈子上过的女人加起来都比不上她一根脚趾头,单单被她眼神余光扫上一眼,整个身子都酥了半边。”

    “切,那是你平日里去青楼多了弄得肾虚吧,这世上哪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还……还……还真有……”

    “你也见过?”

    “正……正想我们走过来了。”那人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众人一惊,纷纷抬头望去,个个如遭雷噬,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款款走来,白皙如玉色琉璃的面容清丽脱俗,在天牢里火光照映下,白里透红的肌肤更加显得娇艳动人,微微上翘的嘴角让众人产生了她在望着自己笑的错觉。

    直到那女子走到众人身前,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你们好,我是代国公主歌璧,已得到了皇上的同意,想找驸马唐括辩,请问他在不在?”

    听到她温柔似水的声音,几个牢头终于体会到了刚才同伴提到的那种酥了半边身子的感觉,忙不迭地答应道:“在在在,驸马爷在最里面那间房,要不我们带公主过去吧。”几人不约而同地献殷勤,心想哪怕和她多呆上一刻也是好的。

    “不必劳烦几位大哥了,我自己过去就好。”歌璧微微点了点头,便娉婷生姿地找唐括辩去了。

    几个牢头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也不知道谁感叹了一声:“果然不愧是金国第一美人儿,真是太漂亮了,仿佛浑身都散发着光彩,我刚才都不敢正眼望她。”

    “不止是漂亮,连对我们这些做奴才的说话都这么温柔,真是太完美了,我不敢奢望其他,若是能舔一舔她的鞋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没出息,你心目中舍不得亵渎的女神还不是天天被唐括辩压在身下肆意挞伐?”

    “狗日的唐括辩,这艳福未免也太逆天了,有了那么绝色的一个老婆,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姨子!”

    “不用嫉妒,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的,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天天不得来个十次八次的,保管他比正常人短寿三十年。”

    几个牢头私底下吹牛打屁,又哪知道他们的胡言乱语居然猜得八.九不离十,完颜萍的处子之身的确是交给了她“姐夫”,而真正的唐括辩的确比正常人至少少活了三十年。

    ……

    “阿嚏!”另一边的宋青书忍不住揉了揉鼻子。

    歌璧一脸关切地拿衣服给他披上:“天牢里阴冷潮湿,这不才搬来这里住两天就染上了风寒。”

    宋青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体好得很,如今已经寒暑不侵,刚才的喷嚏估计是一些宵小之徒在暗中念叨我。”

    歌璧脸色一红,羞怒地捶了他一下:“你这人哩,总是爱占人家便宜。”

    “因为你的便宜占起来那种感觉太美妙了啊。”宋青书搂着她,一语双关地说道。

    “真是怕了你了,”歌璧红着脸将他推开,“我这次来是有正事找你的。”

    “为了常胜王的事?”宋青书若有所思。

    歌璧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还是点了点头:“是的。”

    宋青书暗自发笑,这对姐妹还真是心有灵犀,相继前来替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求情:“为什么你会为他求情,据我所知,你们兄妹之间的关系并不算亲密吧?”

    歌璧幽幽叹了一口气:“再不亲密也是兄妹啊,而且皇兄也只有这一个弟弟了,父皇这一脉的血脉单薄,本来就只有几个男丁,如今魏王已死,常胜王再没了,就真剩下皇兄一个孤家寡人了。皇兄如今在气头上,等将来他气消了,肯定会后悔这件事的,我这个当妹妹的,总要想办法替他分忧的。”

    宋青书暗暗寻思,要是你知道完颜亶之所以这样对付完颜元,是为了名正言顺地霸占自己的弟媳,也不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

    不过这些皇宫里的龌龊没必要说出来污染歌璧纯洁的心灵,宋青书答道:“其实刚才萍儿也来找我了,和你一样的目的?”

    “你答应她了?”歌璧神色一喜。

    宋青书摇了摇头:“没有,这件事牵扯太大,稍微不小心便容易引火烧身。不过既然你开口了,那我就不会为难完颜元了,整件事我会秉公办理,不会让人栽赃冤枉了他。”

    歌璧也清楚这件事情非常难办,处理完颜元明显是皇上的意思,宋青书答应下来肯定会承受非常大的压力与风险,而且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唐括辩,居然也愿意为她冒这样的风险,歌璧一时间情不自禁地投入了他怀中:“你真好!”

    搂着温软如玉的娇躯,宋青书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今晚留下来陪我……”

    “不要!”歌璧仿佛被刺猬扎了一般瞬间就躲到了一旁,又担心伤了宋青书的心,急忙解释道,“我刚才进来的时候那么多人看见了,要是在这里过夜,你让我以后在京城怎么抬头做人?等你……等你回府过后,你想怎样我都依你。”

    宋青书一开始就知道她脸皮薄,肯定不会答应的,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逗一逗她,只是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那就一言为定?”

    “嗯~”歌璧微若细蚊地嗯了一声,“我先回去了。”说完也不待他答应,便逃也似的跑了。

    宋青书倒是没什么,只是苦了在外面翘首以盼的几个牢头,本想着再和金国第一美人说说话,多欣赏一下对方的美貌,谁知道她从房间里出来后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望着她迅速消失的倩影,几个牢头不禁怅然若失。

    正情绪低落之时,突然一个人惊呼起来:“是我眼花了么?怎么又来了一个祸国殃民的女人?”

    这两天状态不太好,更新得有点慢,我会尽快调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