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10章 禽兽不如



    完颜重节扭了扭身子,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你扶着我娘就好了,我自己会轻功。.qbxs8.net≯  八一中文≥≯网w≦w<w﹤.﹤8<1.”

    宋青书答道:“你的度太慢,而我们也需要抓紧时间。”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别以为我是想趁机占你便宜,要占便宜我会光明正大地占,不会这么藏着掖着。”

    话音刚落也不待两女反驳,便搂着她们的腰肢风驰电掣地赶往海陵王府。

    到了海陵王府院墙外的一个小巷子里,宋青书将两女轻轻地放了下来,完颜重节红着脸一下子就跳开了,至于蒲察阿里虎的反应则要老道得多,一边整理着被风吹得散乱的头一边掩饰心中的尴尬。

    宋青书脚尖一点,整个人飞到旁边一棵大树上,摘下一片叶子放到嘴边,吹出了一段曲调独特却极富韵律的旋律。

    望了望树上的那个男人,微风拂过衣袂飘飘,倒有几分出尘之意,蒲察阿里虎将女儿拉到了一边:“重节,刚刚娘一路上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你武功高,能不能判断出他轻功如何?”想到刚才只能将脸埋在一个少年的胸膛上,蒲察阿里虎现自己居然有了一丝当年少女时期的悸动。

    完颜重节摇了摇头:“我也看不真切,不过天牢到这里横跨了半个大兴府,居然这么快就过来了,他的轻功,绝对远远过我,已非人力所能及。”

    蒲察阿里虎苦笑着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们只有期待他越强大越好了,不然他死了我们也活不成。”

    完颜重节也是一脸郁闷:“这混蛋居然使用这么阴损的毒药,算得了什么英雄好汉。”

    母女俩躲在一边嘀嘀咕咕,突然海陵王府侧门打开,里面出来了一个文秀淡雅的女人,对方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才一路往宋青书所在之处小跑过去。

    “娘,她……她好像是海陵王妃吧?”完颜重节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蒲察阿里虎也是一脸震惊:“不错,是徒单静。”她在京城这么多年,又岂会认不出对方?

    这个时候徒单静也看到了她们,不由身形一顿,下意识想往后退,宋青书从树上下来后对她招了招手:“别怕,快过来。”

    徒单静秀眉紧蹙,脸上露出一丝挣扎之色,不过终究还是走了过来,完颜重节母女两忍不住对视一眼,纷纷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徒单静堂堂的海陵王妃,为何会这么听话?

    “听闻你身陷天牢,妾身正在设法营救,只可惜……”徒单静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瞟了重节母女俩一眼,心中极为不自在,要知道她和宋青书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现在被其他女人看了去,万一走漏了什么风声,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宋青书看出了她的担心,拍了拍她的肩头以示安慰:“放心吧,她们都是自己人。”徒单静嗯了一声,眼帘低垂,不过大家都看得出她有些不以为然。

    若说之前只是猜测两人之间有些什么,看到他们亲昵的举止,徒单静一副习以为常的姿态,重节母女心中顿时翻江倒海——他居然把海陵王妃给勾搭上手了!

    宋青书轻咳一声,快说道:“现在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我这次特意来找你,是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办。”

    徒单静神情一振:“你尽管吩咐。”

    宋青书点点头,接着说道:“你找个机会告诉完颜亮,建议他派我离京去收服一向不听朝廷管制全真教,嗯,就以戴罪立功的名义好了。”

    徒单静秀眉一蹙:“这恐怕有些困难,这次你没按照他的意思办事,他非常愤怒,恨不得置你于死地而后快,更何况……更何况……”她突然变得有些吞吞吐吐起来,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宋青书的脸色,才继续说道,“他想借这个机会除掉你染指歌璧,更不可能放了你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这你不用担心,你只要提示他可以趁机名正言顺地命令蒲察家族的人带兵陪我同去重阳宫,有机会将京城里忠于皇室的力量调走大半,他绝对会心动的。”

    徒单静微微颔:“我尽力去试试……我现在得回去了,不然丫鬟会疑心的。”

    宋青书张开了双臂:“不拥抱一下再走么?”

    徒单静悄悄瞥了一旁两女一眼,忍不住咬了咬嘴唇,挣扎良久终究还是敌不过心中那个声音,红着脸扑到了宋青书的怀抱。

    宋青书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良久过后才分开:“数日不见,王妃的身子更加柔软了。”

    当着其他女人的面,徒单静哪里还扛不住这样的打趣,轻啐一口,红着脸逃也似的跑回了王府。

    回过头来望着风中凌乱的两女,宋青书声音变回了正常:“以夫人的聪明,应该知道刚才我为什么要故意和徒单静弄得那么亲密吧。”

    蒲察阿里虎怔怔地望着他,突然朝着他盈盈一拜:“妾身替先夫多谢公子大恩大德。”她当然清楚宋青书的意思,自己被完颜亮所辱,单纯地杀了他其实并不是那么解气,可是宋青书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完颜亮的妻子也受到同样的遭遇,蒲察阿里虎整个人顿时舒畅了许多。

    “至于对付完颜亮的时机也快到了,还请夫人不要耐心等待。”宋青书继续说道。

    蒲察阿里虎微微一笑:“事到如今我又岂会再怀疑公子呢,今后但凡公子有任何差遣,只要我们母女做得到的,必定义不容辞。”

    “任何差遣?”宋青书腹诽不已,心想我要是让你们俩一起陪我,我不信你们也会义不容辞。当然这种禁忌的念头也只是在脑中想想而已,他很快就回过神来说道:“近期内的确有件事需要重节小姐做的。”

    完颜重节一愣:“什么事?”

    “不出意外的话,让我离京的圣旨很快就会下来,我担心歌璧的安危,所以在我回来之前,你必须暗中保护她的周全。”歌璧毕竟是堂堂帝国公主,府中侍卫也算严密,重节的武功也还过得去,最主要的是同样身为女子,更容易贴身保护,宋青书这样布置也是以防万一而已。

    “没问题,我会保护好姑姑的。”重节点点头。

    “你不要掉以轻心!”宋青书声音突然变冷,“我先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到时候歌璧出了什么事情,我会让你和你娘知道什么叫禽兽不如。”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