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25章 穷途末路

下一页

    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大兴国终于解开了刚才一直以来的一个疑惑,那就是她们进宫之时分明搜过全身,哪里来的武器?原来是她们十指纤纤玉手上嫣红的指甲,平日里娇艳欲滴,漂亮诱人,关键时刻却是见血封喉的夺命之物。

    想到自己纵横一生,被誉为大金国第一高手,居然这样无声无息死在两个女人之手,大兴国非常不甘心,试图至少拉一个人来垫背,只可惜他的眼皮越来越沉,手也完全不听使唤。

    噗嗤!

    只见辉月使抬起左手来,一股阴劲如刀、如剑、如匕、如凿,直插入他胸口的“玉堂穴”中,大兴国最后一丝生机终于熄灭。&¢¢¢,♂.※≦.+p;

    黛绮丝眼神一缩,面无表情地说道:“看来你修炼的阴风刀又精进了不少。”

    辉月使没有注意到她语气里的意思,只是捂着右手,心有余悸地看着大兴国:“这阉狗当真厉害,刚才我以透骨针的手法将指甲上见血封喉的剧毒注入了他的体内,他居然还能一掌震断我的手臂。”

    黛绮丝终究还是打消了向辉月使出手的念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是啊,幸好我们没有选择和他硬碰硬,那样一来我们四人也不知道能活下来几个。”

    本来按照风云三使的想法,大兴国武功再高,也不可能高过昔日集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太极拳剑与一身的张无忌,他们三人联手,对付他绰绰有余,只不过黛绮丝强烈反对,认为那样动静太大,容易惊动宫里其他人,而且大兴国这种级数的高手,要胜他容易,要无声无息地杀他实在太难。

    毕竟波斯明教同样有着千年的刺客传统与经验,几人深受熏陶,商讨过后认为黛绮丝的担心很有道理,最后一致决定放弃了四人围攻的计划,反而派黛绮丝和辉月使两个女人来执行任务。

    这样一来看似力量削弱了,实则不然。在刺杀方面女人的先天优势实在不小,一来可以充分利用美色,二来可以让敌人放松戒备找到出手机会。波斯总坛的刺杀原则就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分出生死。

    两女先制住完颜亶,然后用特殊手法弄得他得了马上风,分散大兴国注意力,在大兴国救皇帝那一瞬间出手,再配合以剧毒,果然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功杀了对方。要知道凭真实武功,黛绮丝和辉月使加起来也远远不是大兴国的对手。

    稍微休整一会儿,两女便重新穿好了衣服,然后把守在外面的侍卫一个个唤进来杀掉,接着辉月使换上一个太监的衣服,拿着皇帝身上的金牌去接一直等在宫外的流云使和妙风使进来。黛绮丝则留下来处理掉屋中的尸体,她虽然外表艳若桃花,一副娇娇弱弱的样子,可她同样也是江湖上杀人如麻的紫衫龙王和金花婆婆,处理一些尸体当然不在话下。

    等波斯三使带着一干心腹手下回来,黛绮丝已经处理好一切,让那些手下换上侍卫的衣服守在外面,至于长相不同的问题,根本不用担心,皇宫里每天有多少人死得不明不白,换几个侍卫而已,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倒是大兴国有点麻烦,不过到时候总有办法搪塞过去。至于完颜亶,早就被迷晕了扔在床上,没人管他。

    风云三使进来后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搜了一阵,却始终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流云使顿时望着黛绮丝:“皇帝的虎符呢?”

    黛绮丝也是一惊:“没找到么?”

    见三人直勾勾盯着自己,她顿时怒了:“你们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怀疑是我藏起来了不成?”

    妙风使嘿嘿笑道:“刚才这里就你和辉月使两人,辉月使出来接我们自然就排除了,剩下的时间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不怀疑你怀疑谁?”

    黛绮丝哼了一声:“刚才我处理这么多人的尸体都累得半死,哪有时间去找什么虎符?更何况我把虎符藏起来有什么好处,现在总坛教主是我女儿,我难道还会故意扯她后退不成?”

    波斯三使互相对视一眼,也觉得黛绮丝说得很有道理,不由迟疑起来:“那虎符到哪里去了?”

    黛绮丝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完颜亶:“问他不就行了?”

    ……

    完颜亶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梦中他左手搂着桃花夫人,又是搂着月奴,在龙床上做一些没羞没躁的事情,更让他欣喜的是,自己仿佛突然回到了少年时期,那澎湃无尽的精力,那永远不知疲惫的强硬,两女满眼尽是星星地望着他,那种自豪满足感,他已经多少年没有体会到了?

    不过正当他准备再次提枪上马之时,房子里突然下起雨来,他顿时大怒:“朕的寝宫居然漏雨,等朕查出来是谁负责的,必定诛他九族。”

    雨越下越大,最后近乎瓢泼的大雨直接淋在脸上,他顿时起身……然后就醒了。

    没有雨,只有几个人围着自己,完颜亶脑子里还有些晕乎乎的,看到黛绮丝,忍不住伸手去搂她:“爱妃~”

    啪!

    回应他的是一个清脆的耳光,完颜亶已经愣住了,他已经多久没挨过打了,自从当了皇帝以来,别说打他了,甚至没人敢忤逆他的意思,现在居然被一个女人打了一耳光,哪怕对方是祸国殃民的桃花夫人也不行:“来人啊,将这女人拖下去砍了!”

    不过他一连叫了三声,结果一个人影都没见到,他终于意识到不妥了,这才看见流云使妙风使他们,不由色变道:“你等是何人,居然擅闯朕的寝宫,知不知道这是诛九族的大罪!”

    回应他的则是妙风使的一个巴掌,妙风使皱眉看着他,忍不住说道:“黛绮丝,你的药分量是不是下多了,把这狗皇帝给迷傻了?”

    黛绮丝冷冷地说道:“他本来就不聪明。”

    完颜亶顿时觉得一股凉气直冒,急忙喊道:“大兴国呢,大兴国你这个狗奴才在哪儿?”

    “闭嘴!”黛绮丝又给了他一巴掌,因为常胜王而抑郁的心情终于舒畅了些,“那阉狗已经在黄泉路上了,你要是这么想念他,我可以送你下去找他团聚。”

    加更第九章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