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29章 尘埃落定



    完颜亮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两人跟了他这么久,总算了解主人的性子,知道要抓活的。刚才慌乱之间他来不及提醒,万一这两货将黛绮丝当场格杀,他不气得吐血才怪。

    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大美人,不从头到脚玩上个三五十遍都是暴殄天物!

    黛绮丝被两人押了过来,近距离观察她,年过三十肌肤却依然犹如少女一般娇嫩,饶是完颜亮见惯美人,都惊艳不已。要知道黛绮丝之前为了掩饰身份,故意改变了一下外貌,都能和金国第一美人歌璧平分秋色,如今恢复了本来的面貌,更是艳压群芳,倾国倾城。

    “难怪当年被公认为武林第一美人儿啊。”完颜亮忍不住啧啧称奇。《∞《∞《∞,≤.≥⊙.※

    其实武林第一美人这种名头并不是那么严谨,因为列国林立,相应的武林也并非一个统一的武林,各国武林都有各自推举出来的第一美人儿,而且凡是获得这称号的,美貌只是一个方面,身份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因素。

    比如南宋那边比较公认的武林第一美人儿就是黄蓉,并不是说整个南宋就真的没有女人容貌能胜过她了,比如小龙女、王语嫣、周芷若等等这些人论容貌绝不会在她之下,而且还有着年轻的优势,真较真起来未必不能胜过黄蓉。只不过黄蓉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和丈夫义守襄阳十数年,已经成了无数南朝人心目中公然的女神。

    明清国境内,公认的第一美人儿则是昔日的陈圆圆,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加成,争抢她的男人无论是吴三桂还是李自成,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其他的女人,无论是长平公主阿九,还是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和陈圆圆比起来传奇色彩都稍微差了点。

    和她们比起来,黛绮丝这个武林第一美人儿的名头,身份起到的作用反而不是那么大,更多的还是容貌本身带来的碾压效果。

    完颜亮忍不住想伸手去抚摸黛绮丝的脸蛋,却被黛绮丝吐了一口唾沫,他丝毫不以为忤,反而用手指蘸了蘸脸上的口水放到嘴里尝了尝,顿时诗兴大发:“曼妙婀娜身段佳,柔荑凝脂颜如玉。香津玉液舌尖绕,佳人含箫不能语。双目频送秋波言。待到花露渐浓处,银枪深舞摧红颜,颜色渐乱枝渐颤,及至天明花已残……”

    黛绮丝和裴曼皇后虽然都不是汉人,可是对汉人文化也了解颇深,自然听得懂他这诗文的意思,纷纷暗骂他无耻。

    身为女主角的黛绮丝更是又羞又怒,从诗本身来说,完颜亮吟的这首连韵都不压,自然算不得什么佳作,可是言辞之间,却将某些事情形容得活色生香,仿佛一道活灵活现的画卷展现在面前。

    黛绮丝本来就是一个集深情与薄情与一身的矛盾人物,深情表现在对韩千叶身上,薄情则表现在对韩千叶以外的所有人身上,哪怕是面对当年交好的谢逊,也是说翻脸就翻脸,更遑论被完颜亮这样调戏?

    只可惜她此时一身功力被制住,不然绝对会将完颜亮大卸八块,方能一泄心头之恨。同时她心中又难以抑制地担心起来,完颜亮一看就是个贪花好色之徒,如今自己落到他手里,等待她的将是何种命运简直一目了然。

    幸好完颜亮很快将注意力从她身上移开,关注着另一边的战局,他虽然好色,却分得清轻重,今天的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闪失,因此面对如此祸国殃民的一个绝色,他也只是随便调戏两句便了事,反正只要成功过后,时间有的是。

    黛绮丝也顺着他的目光往同伴看去,如今她只能期待波斯三使能完成绝地大逆转,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只可惜她自己也清楚这个可能性有多低。

    其实单论个人武功,波斯三使任意一人未必比得上她,当年之所以将集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于一身的张无忌打得狼狈不堪,更多的是他们招式怪异,同时擅长合击之术。

    只可惜无论是欧阳锋还是裘千仞,都是黑道上血与火淬炼出来的大魔头,无论是实战经验还是临场反应,都远非当初青涩的张无忌可比,他们一眼便看出了三人的优势所在,因此有意无意将波斯三使分开,让他们陷入各自为战的窘境。

    波斯三使怪招齐出,数次试图聚在一起互为犄角,只可惜被欧阳锋和裘千仞一一化解。至于辉月使,武功本来就是三使中最弱的,再加上之前暗杀大兴国伤了一只胳膊,对上公孙止的金刀黑剑,更是大大吃亏。

    因此虽然完颜亮这边三人中公孙止修为最弱,可是他却是打得最轻松的,眼见胜券在握,也不急着打到对方,只是不停地用金刀黑剑割破她身上的衣服,打到后来,衣袂飞舞,辉月使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找不出一处完整的了。

    完颜亮眉头一皱:“公孙谷主,速战速决!”他明白迟则生变的道理,更何况今天干的是谋逆弑君的大事,哪容得半点闪失。

    公孙止这才收起游戏心理,攻势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辉月使再也抵挡不住,数招过后便被他点了穴道。

    见此番居然被武功最差的公孙止抢了头筹,欧阳锋和裘千仞齐齐哼了一声,各自使出了绝招,流云使和妙风使见今天败局已定,心中早已生了怯意,再看到黛绮丝和辉月使相继被擒,更是肝胆俱裂,此消彼长之下,更加不是欧阳锋和裘千仞的对手。

    黛绮丝和辉月使可以凭借美色保命,流云使和妙风使这两个西域大男人又有谁会去怜香惜玉,一前一后两声惨叫,两人相继殒命。

    一旁的黛绮丝看到这一幕,不忍地转过了头去,尽管平日里和波斯三使关系不睦,当年在灵蛇岛还受到三使俘虏之辱,可这次双方毕竟是同一阵营,心中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完颜亮此时没功夫去管黛绮丝,而是马不停蹄地发布着一条一条的命令,最后眼神中露出一丝杀气:“拿皇帝的金牌去召完颜宗贤和宗敏进宫,就说皇上有事和他们商量。”

    加更第十一

    这两天爆发弄得肾亏了,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