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32章 黑色幽默



    听到宋青书的话,裴曼皇后和黛绮丝都露出一脸疑惑不解之色,黛绮丝疑惑的是刚才审问完颜亶的时候对方丝毫没表露出将虎符给了其他人,不然的话,他绝对会趁机以此为筹码,让她们投鼠忌器。.qbxs8.net?<八<{?一中文?<(="">

    至于裴曼皇后之所以疑惑,是因为她要等的人并非唐括辩,而且唐括辩与完颜亶的关系素来算不上多密切,皇帝又岂会把这么重要的虎符交给一个边缘人?

    “胡说八道!”完颜亮更是愤怒地吼道,这么多年了完颜亶是什么样的性子他又岂会不知道?完颜亶要是真的有这种智谋,他哪还敢起犯上作乱之心,因此他压根就不信完颜亶会将虎符给唐括辩,可是从如今的情况看,对方手里很可能有虎符,这就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注意到对方众人疑惑的表情,宋青书暗暗笑,你们慢慢去猜吧,任你们猜破了头也猜不到他是怎么拿到虎符的。

    完颜亶当然不会把虎符给他,要知道前不久完颜亶还将他打入天牢,差点杀了他。宋青书手中之所以有虎符,是他从徒单静口中得知,完颜亮将会在最近动政变,因此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溜出天牢,潜入了完颜亶的寝宫将虎符盗了出来。

    以宋青书今时今日的轻功,若是认认真真的做一个梁上君子,这世上恐怕还没有他偷不到的东西,更何况他对金国的皇宫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连皇帝的寝宫他也不止一次去过。

    不过虎符这东西,平日里就算偷到了也没有太大的作用,一旦皇帝现虎符失窃,自然有一套成熟的应对之法,他想调兵也调不了。只不过恰逢黛绮丝和完颜亮相继动政变,让完颜亶根本来不及现虎符已经失窃就死了。

    宋青书表面上按照圣旨离京去重阳宫,不过他并没有走远,先是找机会除掉了徒单贞——徒单贞武功虽然不错,不过宋青书以有心算无心,他又岂有半点活命的机会?

    然后带着徒单贞的人头去见蒲察阿虎特,向他言明一切。蒲察阿虎特本来就觉得此次派他带兵前往终南山的圣旨来得有些突兀,再听到宋青书的分析,他虽然不至于完全相信,却也答应了悄悄回京查看一番。

    结果回到京城现宫中果然有变,蒲察阿虎特不禁又惊又怒,急忙带兵往仁政殿方向护驾,正在接收皇宫防卫的蒲察阿虎迭当然不干,两只军队便打了起来,宋青书趁乱抢先到达了仁政殿。

    完颜亮毕竟是乱世枭雄一般的人,经过最开始的慌乱过后,他很快镇定下来:“呵呵呵,你这招空城计使得并不高明,若你真能调动城北大营,这个时候又岂会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不过是虚张声势趁机乱我军心罢了,来人啊,谁替本王杀了这妖言惑众之徒,本王重重有赏。”

    宋青书不由暗暗佩服,之前听到虎符在自己手中,莫说场中那些普通士兵,就连完颜亮手下一些心腹也不禁有些人心浮动,不过完颜亮也是反应奇快,三言两语便稳定了军心。虽然完颜亮此人荒淫残暴,不过客观地说,他确实是一位非常有本事的人。

    “磔磔~”公孙止上前一步说道,“在下愿意替王爷效劳,等杀了这小贼过后,不敢奢求其他赏赐,只求王爷将刚才那波斯女子赐予公孙。”

    完颜亮眉头暗皱,知道公孙止口中的波斯女子是指的辉月使,那女子虽然不如黛绮丝倾国倾城,但同样也是一位出色的美人儿,他原本是打算留下来自用的,不过既然公孙止开口了,他也不会在这档口与手下争风吃醋。

    “好,等公孙先生杀了唐括辩之后,本王就将辉月使赐给先生。”完颜亮笑了起来。

    “多谢王爷!”公孙止脸上露出的那副色令智昏的样子,看得欧阳锋与裘千仞眉头大皱,下意识移动了一下脚步,离他远了点,羞于与这等人物为伍。

    宋青书也忍不住讥讽起来:“公孙止,你在江湖中好歹也算一号人物,没想到如今沦落到摇尾乞食的地步,你还要不要脸?”

    公孙止顿时勃然大怒:“小贼找死!”话音刚落金刀黑剑已然出鞘,直指宋青书双腿而去。他被深深地戳到了痛处,为了报复回来,他不打算一下子便将对方杀死,而是先砍断双手双脚,再折磨得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于自己含怒一击,公孙止非常有自信,他的武功放在江湖之上,只要不碰到五绝级别的宗师级人物,基本上可以横着走,更何况这个唐括辩素来不以武功出名,顶多会一些战场上的骑射功夫,可是在公孙止眼中,这样的功夫与山野猎户也没什么区别。

    刀光剑影划过,公孙止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详的感觉,因为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这一刀似乎劈空了。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唐括辩此时居然悠然地站在他挥出去的金刀黑剑之上!

    “怎么可能!”公孙止急忙试图将金刀黑剑抽回来,可是此时刀剑仿佛被一座泰山压住一般,无论他如何用力,都纹丝不动。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神雕侠侣》原著之中,公孙止平日里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关键时刻为了讨好情人却连女儿的性命都不在乎,当真是人渣中的极品。

    在宋青书的价值观中,他对所谓的“坏人”并没有什么歧视,因为他知道人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绝不会像小说中那样简单的二元化,非善即恶,或者非恶即善,像慕容复、林平之甚至欧阳锋又或者段延庆这种,原著中公认的反派,同样有不少人对他们抱以同情,或者某种程度上的欣赏。

    只可惜在公孙止身上,宋青书找不到丝毫任何值得欣赏的东西,不由冷冷地说道:“杀了你简直脏了我的手。”

    公孙止本来已经有些肝胆俱裂了,听到他这一句话顿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同时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情:哼,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十倍奉还。

    只可惜他这个念头刚升起,眼中对方的脚尖急剧放大,咔嚓一声,公孙止的脑袋扭过近乎一百八十度,无力地低垂了下来,仿佛只有一层皮吊着,才不至于落在地上。

    “杀你虽然会脏了我的手,不过用脚就没这个问题。”宋青书冷冷地说道。

    ----

    基础更第一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一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