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55章 赌约与阴谋



    宋青书随即下令一员偏带领大部队留在山下,自己和其他高手带着少数侍卫上山,若是有需要再发信号召大部队上山。

    当然在宋青书心中,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发生,毕竟此行的除了自己之外,还有欧阳锋、裘千仞这等级别的高手,哪怕是紫衫龙王黛绮丝都能让现在日薄西山的全真教吃不了兜着走。

    一行数十人一路上山,最前面是一队亲兵探路,宋青书和黛绮丝走在中间,欧阳锋和裘千仞一左一右护卫在身旁,两人和重阳教之间都有仇怨,此行上山,脸上隐隐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蒲察秋草则带着蒲察家族的亲卫队紧跟着他们身后,望着宋青书和黛绮丝亲昵的身影,她暗暗皱眉,犹豫着回京后要不要把此事告诉给歌璧知道。

    一行人这样上山,很快就碰到了两个道士,不过两人瞬间就被制住,宋青书此行不愿多造杀孽,便让人封了他们的穴道扔到路边杂草丛中,一行人继续往上走去。

    就这样行了一个多时辰,宋青书不得不停了下来,顺着山路望上去,只见一路上道路险峻,乱石嶙峋,悬崖陡壁多不胜数,不禁暗暗咂舌:这重阳宫倒是易守难攻之地,若是由兵法大家占据此地,麾下五千人恐怕就能守得住十万大军。

    自从宋青书轻功大成以来,还没有以这么慢的速度走过路,以现在的速度,也不知道要走到何年何月?

    “锋兄,还有多久才能到重阳宫。”宋青书征询地望向身边的欧阳锋。

    欧阳锋曾数次潜入重阳宫,甚至连极为隐秘的古墓都去过,由他当向导再合适不过。

    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欧阳锋答道:“此处乃金莲阁,再往上走,是日月岩,再后面是抱子岩,过了抱子岩,再走一段路就是洗剑池,洗剑池再往上走,就是重阳大殿所在了。”

    “以我们现在的速度还要走多久?”宋青书皱眉问道,他也是经历了战场血与火的淬

    (本章未完,请翻页)炼,知道在这么险要的地势必须要出其不备速战速决才行。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重阳宫守卫似乎反应很迟钝,可是他不能奢望对方反应一直这样迟钝,等重阳宫派出高手据守险要,自己这一行人除了少数几个高手之外,其他普通士兵恐怕就难了。

    “恐怕还要约莫两个时辰。”欧阳锋也早就不耐烦这种速度了,只不过不知道宋青书是什么想法,所以才一直没有开口。

    “这样走太慢了,我们几个轻功好的先上去,拔掉沿途的守卫,秋草小姐你再带着其他人慢慢上来。”宋青书吩咐道。

    蒲察秋草迟疑道:“重阳宫号称天下第一大派,你们几个人上去会不会太势单力薄?导致我们被各个击破?”

    蒲察秋草出自军事世家,虽然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但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一些原则,之前见宋青书将大部队留在山下就有些不乐意了,现在见他居然还要再次分兵,不得不出声抗议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当年王重阳在的时候,重阳宫的确算得上天下第一大派,可惜现在重阳宫一代不如一代,外强中干而已,更何况随行的还有欧阳先生和裘帮主这样的顶尖高手,他们当年都是差点一人挑掉重阳宫的存在,更何况此番一起上山,秋草小姐不必担心。”

    蒲察秋草也曾经听哥哥蒲察世杰提起过西毒欧阳锋等人的大名,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好吧,只不过我要和你们一起上山。”

    她在成人礼上初见杨过,一见倾心,便暗中收集意中人的情报,知道他曾经在重阳宫学艺的事情,所以这次求着父亲派她一同前来,就是为了看看意中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顺便替当年被那些臭道士欺负的杨过报仇雪恨。

    可若是任由欧阳锋他们先上山,万一他们顺手就把重阳宫给灭了,自己此行岂不是白跑了?

    听到她也要一起上去,宋青书迟疑一下:“可是秋草小姐你的轻功……”他没将话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得太详细,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此行上去的都是高手,你一个小姑娘还是算了吧。

    蒲察秋草皱了皱琼鼻,哼了一声,指着黛绮丝说道:“不劳驸马费心,我的武功虽然比不上欧阳先生他们,但轻功还算马马虎虎,就算再差,也不会比她差吧。”

    身为女人,她下意识讨厌宋青书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行为,顺带着连黛绮丝也讨厌上了,在她心中,黛绮丝就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当然是那种非常漂亮的狐狸精,身为蒲察家族的大小姐,她对这样的女人自然没啥好感。

    “你确定?”宋青书似笑非笑地说道,一旁的欧阳锋和裘千仞也是一脸玩味,蒲察秋草年纪小没什么江湖见识,他们两人可是清楚黛绮丝的身份,别看她如今在宋青书身边像个玩物宠姬一般,当年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紫衫龙王,位居明教四**王之首,武功又岂是她一个小姑娘比得上的?

    黛绮丝也是神情发冷,这段时间她过得郁闷无比,身边每一个人都比她厉害,特别是在宋青书面前,曾经引以为傲的武功和轻功简直不值一提,谁曾想现在连一个千金小姐也能鄙视她的武功了?

    “当然!”蒲察秋草扬着下巴,仿佛一只骄傲的小孔雀一般。

    黛绮丝冷冷说道:“要不要我们打个赌,谁输了给对方当丫鬟?”

    感受到黛绮丝的语气,蒲察秋草明显犹豫了一下,不过当她看到对方嘴角那一丝戏谑之意,顿时脱口而出:“赌就赌,不过你不能找别人帮忙。”

    她把黛绮丝从上到下打量一番,一张妩媚的桃花脸,胸耸腰细,臀翘腿长,山风吹过都仿佛要把她吹倒一般,这样的女人,存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价值就是当男人在床上发泄用的玩物,难不成还真懂什么高明的武功么?

    “好!”黛绮丝这几天紧绷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笑意,同时脑海中渐渐构建起一个大胆的计划。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