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62章 苦命的丫鬟



    见大殿中的道士目光尽数落在黛绮丝身上,一脸呆滞的样子,欧阳锋冷哼一声:“王重阳的徒子徒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本应修仙问道,结果现在全是些贪花好色之人。”

    尹志平脸色一红,脑海中不由浮起了小龙女的绝世容颜,心想要是她能对我笑一笑,我还求修什么仙问什么道。

    其他弟子羞赧尴尬之余忍不住愤怒起来,纷纷怒斥:“大胆狂徒,竟敢污辱重阳祖师!”

    尹志平这才看清欧阳锋的容貌,不由心中大惊,脱口而出:“西毒欧阳锋!”他当年可是亲眼见识过欧阳锋大闹重阳宫的,又岂不会认不出这个大魔头。

    听到他的话,大殿中顿时响起阵阵倒吸凉气之声,他们很多人虽然没亲眼见过,但西毒的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是和重阳祖师齐名的人物,哪还敢口出狂言。特别是想到对方素来与重阳宫不对付,今日恐怕难以善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上前一步说道:“各位道长不必紧张,我们今天是代表金国朝廷前来敕封贵教的,不是来找茬的。”说完对裘千仞使了个眼色。

    裘千仞点点头,走上前去在大殿上居中一站,取出一卷黄缎,双手展开,宣读道:“敕封全真教掌教为:特授神仙演道大宗师,玄门掌教,文粹开玄宏仁广义大真人,掌管诸路道教所……”

    三清殿作为全真教正殿,气势恢弘,整个大殿极为空旷,甚至能同时容纳几百人,可就是这么大一个空间,明明不见裘千仞如何用力,他的声音却传遍大殿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单凭这份深厚的功力殿中恐怕就没几个人比得上。

    三代弟子中一些资格比较老的纷纷面面相觑,他们已经认出了这个其貌不扬的老者就是当年威名赫赫的铁掌水上漂,顿时大为担忧,欧阳锋和裘千仞联手,整个重阳教有谁能挡得住他们?

    三代弟子中宋德方平日里素来机灵,见势不妙,悄悄闪身溜出殿外,打算通知正在玉虚洞闭关的丘处机他们,因为殿中道士太多,借助同伴的遮挡,他的动作倒也没谁注意到。

    这个时候裘千仞差不多宣读完毕了,见没人跪下听旨,大声道:“全真教掌教接旨。”

    事已至此,尹志平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躬身行礼,说道:“敝教掌教丘真人坐关,现由小道接任掌教,金国皇帝的敕封,非对小道而授,小道不敢拜领。”

    裘千仞似笑非笑地说道:“这敕封原本不是定须授给丘真人的,谁是全真教掌教,便荣受敕封。”

    尹志平道:“小道无德无能,实是不敢拜领。”

    裘千仞笑道更古怪了:“不用客气啦,快快领旨罢。”他在江湖中这么多年,又岂不知道当年王重阳和金国的渊源?身为王重阳的徒子徒孙,这群道士又岂会接受金国朝廷的敕封,那不是欺师灭祖么?

    其实他巴不得重阳教这些道士拒绝,那他就名正言顺大开杀戒,山下还有三千精兵,一旦得到信号,就会杀上山来,让重阳宫就此在江湖中除名,以抱当年被重阳宫得罪的仇怨。

    尹志平心中焦急,不过他毕竟是三代弟子中最杰出的人物,很快便想到了应对办法,那就是拖字诀:“荣宠忽降,仓卒不意。请各位大人到后殿侍茶,小道和诸位师兄商议商议。”

    裘千仞顿时冷笑起来:“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商量的。”

    宋青书微微一笑:“既然他们要商量,那就让他们好好商量商量,衡量清楚其中利害关系,不过提醒各位道长一声,商量的时间可别太久,我们在山下还有三千精兵,若是时间长了,他们腹中饥饿,说不定会上山来找贵教讨一些米面蔬菜之类的。”

    他语气平平淡淡,但威胁之意溢于言表,殿中道士纷纷色变。

    “自然不会让各位久等。”尹志平勉强笑了笑,马上派教中职司接待宾客的四名道人请他们一行人到后殿用茶。

    宋青书心中暗爽,原来以势压人的感觉这么爽,难怪前世那些穿越小说不少主角最希望穿越成一个纨绔子弟,到外面欺男霸女呢。

    众人来到后殿,刚落座下来,黛绮丝便轻咳一声,似笑非笑地望着蒲察秋草:“秋草小姐既然答应要给我当丫鬟,还不快来奉茶?”

    “你!”蒲察秋草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最后还是咬着嘴唇从道人手里接过茶水端到了黛绮丝面前,“喏,你要的茶。”

    黛绮丝摇了摇头:“这是丫鬟该有的态度么?连一个请都不会说?”

    蒲察秋草胸脯急剧起伏起来,就连宋青书都以为她会翻脸的时候,她却平复了情绪,淡淡地说道:“请夫人喝茶!”

    “这还差不多,”黛绮丝满意地笑了笑,不过并没有伸手接那杯茶,反而朝宋青书呶了呶嘴,“先替公子上茶吧。”

    蒲察秋草差点没气得把手里的茶往她脸上泼过去,不过很快想到若不是宋青书帮忙,她还要当一辈子的丫鬟,这样一来,给他敬一杯茶倒也应该。

    心里这样想着,蒲察秋草顿时平衡了很多,将茶端到了宋青书面前:“公子请用茶。”

    黛绮丝戏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丫鬟给主人奉茶不该跪着么?”

    蒲察秋草再也忍不住了,怒道:“黛绮丝,你别太过分了!”这一路上这么久,她自然也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不过她不是江湖中人,并不知道黛绮丝就是当年的紫衫龙王,而且就算是江湖中人,除了明教少数人之外,其他人也很难将黛绮丝和紫衫龙王联系上。

    黛绮丝也不动怒,笑眯眯地说道:“其实你只要当着全军将士的面说一声你是个言而无信之徒,就不用当这个丫鬟了啊。”

    蒲察秋草胸脯又是一阵起伏,看得宋青书脸色古怪起来:“以前还以为这丫头没胸没屁股,现在看起来胸部还是挺有料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