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64章 安内攘外

readx();    见接受敕封的意见占了上风,尹志平一脉众人心中大急,李志常急忙起身说道:“师兄此言谬矣!”

    张志光瞪了他一眼:“师兄德高望众,何谬之有?”他这话倒是明显的违心之言,那须发花白的道人只是年纪最大,大家表面上给他一个面子而已,实际上人人都知道他迂腐不堪,谁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李志常自然知道张志光是在借刀杀人,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据理力争,得罪师兄了:“师兄说出家人慈悲为怀,能多救得一个百姓,那便是助长一分上天的好生之德,这我是赞同的,不过师兄提到咱们若是受了金国皇帝的敕封,便能尽力劝阻金国君臣兵将滥施杀戮,这句话我却万万不敢苟同。”

    “哦?师弟……师弟有何……有何见教?”那白发道士喏喏说道,他倒也是个好脾气,并没有动怒的意思。

    李志常道:“大家可知如今的金国皇帝完颜亶脾气喜怒无常,动不动就赐死王公大臣,这两年来被无故处决的高官已有数十人之多,这样一个皇帝连女真贵族的命都不在乎,又岂会因我们几句劝阻,就在乎寻常百姓的命?”

    场中都是修道之人,大多数人并不了解朝堂情况,听他这样说,顿时议论纷纷。

    李志常继续说道:“更何况刚才张师兄提到金国与南宋停战,我也有不同意见。”

    张志光刚刚被他反将一军,还没反应过来,又是步步紧逼,顿觉不妙,沉声问道:“金国与大宋停战,这还有假?”

    “金国之所以与宋国停战,是因为之前蒙古逼得紧,如今蒙古主力西征,金国得到喘息之机,就未必停战下去,”李志常继续说道,“金国人已经被蒙古打怕了,在他们眼中宋国是更容易征服的对象,这次趁蒙古西征,传言他们打算南下夺取大宋土地,以补充之前与蒙古交战的损失。”

    张志光冷笑道:“这只是坊间流言而已,实在不足为信。”

    “是么?”李志常仿佛早知道他有此反应,答道,“可前不久郭靖黄蓉夫妇在开封府被金人伏击,要知道他们是襄阳城的支柱,只要除掉他们,攻下襄阳便事半功倍,金人的狼子野心可见一斑!”

    张志光摇头道:“说来说去,这也只是你个人的猜测而已,何必在这里危言耸听。”

    李志常叫道:“好啊,原来你是奉了金国皇帝之命,做奸细来着!”

    张志光先是一怔,继而大怒,喝道:“你说甚么?”

    李志常道:“谁帮金国人说话,便是汉奸。”

    张志光突然跃起,呼的一掌便往李志常头顶击落。斜刺里双掌穿出,同时架开他这一击,出掌的却是丘处机的另外两名弟子,其中一人便是祁志诚。

    张志光怒火更炽,大叫:“好哇!丘师伯门下弟子众多,要仗势欺人么?”

    正闹得不可开交,尹志平双掌一拍,说道:“各位师兄且请安坐,听小弟一言。”全真教的掌教向来威权极大,众道人当即坐了下来,不敢再争。

    另一旁白须道人道:“是了,咱们听掌教真人吩咐,他说受封便受封,不受便不受。大汗封的是他,又不是你我,吵些甚么?”

    张志光虽然心中不忿,不过中立派的人发话了,他也不能触犯众怒,只得先听尹志平如何说。

    李志常王志坦等人素知尹志平秉性忠义,心想凭他一言而决,的确不必多事争闹,于是各人望着尹志平,听他裁决。

    尹志平缓缓道:“小弟无德无能,忝当掌教的重任,想不到第一天便遇上这件大事。”说着抬起头来,呆呆出神。十六名大弟子的目光一齐注视着他,道院中静得没半点声息。

    过了良久,尹志平缓缓的道:“本教乃重阳祖师所创,至马真人刘真人丘真人而发扬光大。小弟继任掌教,怎敢稍违王马刘丘四真人的教训?诸位师兄,眼下蒙古大军南攻襄阳,侵我疆土,杀我百姓。若是这四位前辈掌教在此,他们是受这敕封呢,还是不受?”

    群道听了此言,默想土重阳马钰刘处玄丘处机平素行事:王重阳去世已久,第三代弟子均未见过;马钰谦和敦厚,处事旨在情静无为;刘处玄城府甚深,众弟子不易猜测他的心意;但丘处机却是性如烈火忠义过人。

    众人一想到他,不约而同的叫道:“丘掌教是定然不受!”

    张志光眉头一皱,大声道:“现下掌教是你,可不是丘师伯。”

    尹志平道:“小弟才识庸下,不敢违背师训。又何况我罪孽深重,死有余辜。”

    说到这里,垂首不语,如今赵志敬已死,群道不知他话中含意,不清楚他是因为当初给小龙女下药的卑鄙行径内疚成狂早已心灰意冷,都以为他不过是自谦之辞,只觉得“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八字,未免太重,有点儿不伦不类。

    张志光“哼”的一声,站起身来,说道:“如此说来,掌教是决定不受的了?可掌教有没有想过,山下的三千金兵怎么办?”

    尹志平凄然道:“小弟微命实不足惜,但我教令誉,却不能稍有损毁。”

    他声调渐渐慷慨激昂,又道:“方今豪杰之士,正结义以抗外侮。全真派号称武学正宗,若是降了金国,咱们有何面目再见天下英雄?”

    群道轰然喝彩,李志常王志坦祁志诚等大声道:“掌教师兄言之有理。”

    张志光一行人顿时颜面无光,不过尹志平身为掌教,丘处机一脉势力强大,此时又得到了中立一派的支持,他们想反对也无能为力。

    尹志平居中一站,命心腹师兄弟守在身旁,再派人去取兵刃以备不时之需,然后方才说道:“有请金国使者。”

    宋青书一行人在偏殿,两女针锋相对,正弄得他头疼不已,听到道士的传话,不由大喜,急忙带着众人来到三清殿:“众位商量了这么久,想必已经有结论了?”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10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