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73章 武林传奇



    \t刚才交手对方展露出来的武功,欧阳锋可谓是印象深刻,因为他曾经亲身体验过不下一次。

    \t“可是那人明明已经死了……”欧阳锋惊疑不定地望着对方,一时间有些疑惑起来。

    \t宋青书神情终于凝重起来了,忍不住问道:“锋兄,你现在情况如何?”

    \t欧阳锋微微摇头,咬着牙好不容易才挤出了几个字:“不太好……”

    \t岂止是不太好,他甚至能感觉到体内真气狂泄,若非这些年他逆练九阴真经,匆忙之间移穴换位,恐怕刚才对方那一指就破了他数十年的苦修了。

    \t“一阳指!”

    欧阳锋当年被王重阳用一阳指破去了蛤蟆功,苦练多年才修炼回来,又岂会认不出这门功夫?眼前这人明显非一灯大师,也不是大理天龙寺那些和尚,而且不管是一灯大师,还是天龙寺一阳指品阶最高的枯荣禅师,都没有可能一招之间便重创他,那么这人是谁,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t“欧阳先生虽然在江湖中有西毒之称,可是行为处事,也不枉一代宗师,原本是极为上乘的人物,为何现在反而自甘堕落,成了金国鞑子的鹰犬了呢?”白袍老者沉声说道。

    \t欧阳锋脸上一热,他体内真气乱成一锅粥,一时间开不了口,宋青书便出言问道:“阁下到底是何人,为何与我们为敌?”因为对方占着大义的名分,怎么替欧阳锋说话都无济于事,还不如直接将话题转移了。

    \t白袍老者冷哼一声:“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平生最恨金国鞑子。”

    \t宋青书呼吸一窒,顿时腹诽不已,人家是心在曹营身在汉好不——哦,不对,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t当然个中缘由没法对外人解释,宋青书也不愿解释。

    \t白袍老者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金国的大官了。”

    \t“过奖,不才如今忝为金国尚书令兼都元帅。”宋青书心想既然要演

    (本章未完,请翻页),那戏总要做足,总不能弱了气势。\t

    白袍老者不由一怔,怒道:“小子真是大言不惭,以为老夫是山野村夫,这么好骗么?”

    他平生视金国为仇寇,自然清楚金国的官僚体制。尚书令是金国朝廷政局一把手,都元帅则是军方一把手,不管是哪一个,都是金国最尊贵最德高望重的人才能担任,眼前这人虽然一把大胡子,不过看得出年纪大不到哪里去,怎么可能担任这等要害职位,更遑论同时兼任军政一把手,那岂不是把皇帝都架空了?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阁下虽然不是山野村夫,不过看来消息不怎么灵通。”

    白袍老者一愣,见与他同行的金人没谁露出异样神色,不由又惊又喜,继而哈哈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夫对抗了一辈子金国,虽偶有成果,但总的来说于大局无补,没想到半截身子埋在土里了却逮到这么一条大鱼!”

    宋青书微微一笑:“就怕阁下钓到一条鲨鱼,把自己给陷了进去。”

    白袍老者哼了一声:“老夫就来领教一下阁下的手上功夫有没有嘴上功夫厉害。”

    宋青书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一把将黛绮丝搂了过来:“我嘴上功夫只会对付女人,对付男人么,还是她的嘴上功夫更厉害。”

    殿中大多是修道之人,一时间没人听出了他话中的潜台词,不过就算这样,黛绮丝也快羞愤死了,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白袍老者也没听懂,正不耐烦之际,目光落到了宋青书怀中的小龙女身上,不禁露出一脸疑惑之色:“古墓派的传人怎么也和金人鞑子混到一起去了?”

    他虽然不认识小龙女,不过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呼吸运气的法门,正是《玉女心经》无疑,一时间脸色有些不好看。

    当年林朝英何等风华绝代,她的传人又岂会和金人结交?

    宋青书微微一笑:“我与龙姑娘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刚才看到全真教这些臭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士师父弟子一拥而上,以多欺少欺负她一个弱女子,这才出手救了她。”

    白袍老者仔细打量了小龙女一眼,点头道:“不错,她的确是伤在全真武功之下。”旋即回头来望了全真五子一眼:“他说的可是真的,你们这群人一拥而上才打伤了那位姑娘?”

    全真五子面面相觑,纷纷面露羞赧之色,刘处玄答道:“回禀前辈,我们因一时误会对龙姑娘出了重手,的确很对不住龙姑娘。”

    白袍老者奇道:“说起来你们也是她的长辈,对付一个小姑娘需要你们五人联手?还需要其他弟子帮忙?”

    听出他语气中的奇怪之意,刘处玄也没有多想,下意识答道:“龙姑娘剑术通神,单打独斗,我们远非其对手。”同时露出一脸羞愧之意。

    白袍老者喃喃自语:“林朝英的传人居然这么厉害?”语气中似乎充满了懊恼与不甘。

    这话落在了全真五子耳中,顿时觉得丢了师父的脸,一时间羞愧难当。

    “你认识祖师婆婆么?”小龙女睁大着眼睛,有些虚弱地问道。

    “岂止是认识。”白袍老者叹了一口气,很快回过神来,毕竟此趟正事要紧,回头望着宋青书,皱着眉头说道,“你不会打算抱着这小姑娘和我打吧?”

    宋青书知道他武功厉害,不敢托大,急忙将小龙女交到黛绮丝手中,对她和蒲察秋草说道:“帮我好好照顾她。”

    当两女带着小龙女走到一边后,宋青书这才开始聚精会神打量白袍老者起来,对方随意地站在那里,就仿佛与天地间融为一体,看得他暗暗心惊。

    这会儿功夫欧阳锋终于理顺了体内纷杂无序的真气,得以能够开口提醒:“老弟小心,他是……”

    欧阳锋顿时止住不言,原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若是说了那人名头,很可能反倒影响宋青书决战的心理,毕竟那人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些,在江湖中已成了传说,谁碰上他都会气势上先矮个三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