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78章 重阳一生,不弱于人?



    黛绮丝冲过去的同时,欧阳锋的蛤蟆功也蓄势到了顶峰,正要出手之际,突然身形一顿:“咦!”

    黛绮丝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奋不顾身冲了上去,难道是爱上了这个年轻男人么?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她马上否决了这个猜测,想来想去只能归功于她在宋青书身上投资了这么多尽管是被动的,可对方的确是一个值得仰仗的大腿,她和小昭将来恐怕真的还要依靠他来对付明尊。

    “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现在死,不然我牺牲了那么多,岂不是白费了!”

    黛绮丝银牙一咬,挥动着长剑冲了进去,尽管如今场中劲风连连,人影重重,她连谁是谁都看不清楚,不过她想着自己再怎$wán$$ロ巴,≦.▼︾.⊕么也能影响到那白袍老者,宋青书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不过当她接近两人战圈,立刻意识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非常离谱,两人武功之高,举手投足之间招式的余波已经充满了方圆一丈之地,她这突然加进来,这些四散的劲力仿佛找到了宣泄口,轰的一下尽数往她身上涌去。

    黛绮丝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场中这两人不管是谁,都是整个江湖中最顶尖的存在,随便一掌便能让她饮恨当场,更何况如今这些劲力近乎两个人联手攻击?

    “千叶,也不知道我死了之后能不能见到你……”这一刻黛绮丝脑中却分外清醒,突然意识到万一到时候真的见到丈夫,如何向他述说自己失节之事,而且当他问起自己因何而死,难道告诉他是为了救那个奸……奸夫么。

    正当黛绮丝患得患失之际,突然腰间传来一道柔力,整个人跌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姐姐舍身相救,这份恩情,弟弟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地报答。”

    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黛绮丝一张俏脸腾的一下全红了,她如何听不出来这是宋青书的声音,更让她羞愤欲绝的是对方说的话让她想到了那晚两人亲热地场景,当时她被折腾了一晚最终情不自禁地搂着他喊好弟弟,这件事让她清醒过来后懊恼无比。

    “咦?”

    王重阳并没有将两人的打情骂俏放在心上,反而在思考对方究竟如何逃脱这个必杀之局的。要知道他刚才已经完全封死了所有退路,心中十拿九稳,谁知道他偏偏就这样逃出生天了!

    回想刚才整个过程,王重阳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反倒是宋青书控制的漫天飞剑已经快要触及他的身体了。

    七道人影归一,只见王重阳双掌往虚空中一按,一身已臻化境的先天功内力喷薄而出,顿时将空中的飞剑震得寸寸断裂。

    “你刚才是如何从我的天罡北斗阵逃脱的?”王重阳没有继续出手,负手站在原地问道。

    宋青书这才从和黛绮丝打情骂俏中回过神来,微微一笑:“一步跨出来的。”

    王重阳只当他语出讥讽,不由脸色一沉:“好,那我看你如何再跨出来!”话音刚落,身影再次一分为七,以比刚才快得多的速度将宋青书围在了中间。

    黛绮丝急忙说道:“你快将我推出去吧,不然你多了个累赘肯定很危险的。”

    宋青书笑道:“姐姐果然心中还是挂念我安危的。”

    黛绮丝脸色一红:“呸,我巴不得你去死,只是不想被你连累而已。”

    “放心吧,弟弟不仅……大,本事也大。”宋青书咬着黛绮丝耳朵说道,惹得她又气又急,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当着外人的面说这种混账话。

    王重阳见他一脸不在乎的模样,不禁大为恚怒,心想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不过王重阳毕竟一代宗师,看到宋青书怀里抱着一个女人,出手还是收了几分力。哪怕是这样,七道身影还是再次封死了对方所有退路。

    宋青书微微一笑,手上一紧,让黛绮丝柔软丰腴的身子紧紧贴在身上,然后抬起脚来,往旁边轻轻迈出了一步。

    王重阳愕然发现对方再次跳出了他的阵法,而且隐隐站在北极星位置。要知道天罡北斗阵虽然神奇,但不可能毫无破绽,北极星的方位就是此阵最大的破绽。若是敌人占据了北极星方位,便能以主驱奴,制得北斗阵缚手缚脚,施展不得自由。

    不过被占据北极星方位,只是初学阵法的弟子才会犯的错误,若是由全真七子使来,绝不会让敌人轻易抢占北极星方位,更遑论此阵的创始人、武功修为胜过全真七子百倍的王重阳了。

    王重阳自然清楚北极星位关系重大,因此施展阵法时极为注意,若是对方去争北极星方位,他早已准备好数十种应对之法,使得敌人迎来连绵不绝的攻击。

    可是他千防万防,对方还是出现在了北极星方位!

    “咦?”王重阳不信邪,立即变幻阵法,再次攻了过去,这次他没有留手,动作比刚才还要快上三分。

    只见宋青书搂着黛绮丝,又往旁边一跨,再次出现在了北极星方位!

    “怎么可能!”

    莫说是王重阳,就连殿中其他人也不可置信地睁大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全真七子也许限于功力,看不出什么门道,欧阳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也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欧阳锋在一旁能清楚地看到宋青书前面明明有阻拦,可是他一脚迈出,仿佛前面的重重阻拦是空气一般,直接便出现在了北极星方位上。

    如同有两间挨着的房间,你在这边屋子里对着墙壁迈了一步,结果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隔壁的房间,难怪连王重阳也这般失态。

    王重阳又继续变阵,如此重复了几个回合后,七道身影突然变回了一个人,只见他呆呆站立在原地,神色复杂地望着宋青书:“不必再打了,我……输了。”

    此时此刻,他不禁想到了当年在林朝英的古墓中留下的那八个字重阳一生,不弱于人,此时此刻回忆起来是那么地讽刺。

    当然,事实上两人的比斗到目前为止王重阳还没有输,而且还隐隐约约站着上风,最后真生死相搏,以他数十年的修为与见识,赢的概率还是会超过五成。

    可是王重阳有自己的骄傲,之前比剑落入下风,接着引以为傲的天罡北斗阵也被轻松破去,关键是他还看不出对方是如何办到的!

    若是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死缠烂打,那才是落入了下乘。

    “承让,承让!”宋青书拱了拱手暗呼侥幸,他刚才一脸轻松甚至还时不时和黛绮丝**,其实都是装出来的,为了故意营造出一种游刃有余的假象。

    当初在开封郊外,他领悟了“画中人”的道理,隐隐约约摸到了空间法则的门槛,因此可以在短距离内达到近乎瞬移的效果,可是此招极为耗费内力,以他如今近乎生生不息的内力也经不住这般恐怖的消耗,真和王重阳拼下去,最先支持不住的肯定是他。

    “嗯,是时候给这一招想个拉轰的名字了,以后每次使出来的时候先喊出招式名,虽然中二了一点,但配合我玉树临风的造型,效果肯定是逼格满满啊。”宋青书脑中忍不住yy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王重阳突然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了小龙女身边,蒲察秋草哪是他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抓着小龙女肩头,冲出了殿外,消失在山林之中。

    “这小姑娘与我渊源颇深,我先带走了。”

    听到王重阳的话,宋青书顿时大怒,急忙往他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一边嘱托欧阳峰等人:“控制住全真教众人,等我回来再行发落。”

    宋青书在山林中飞驰,心中恨恨想到:真要比谁和小龙女渊源更深,王重阳这混蛋哪里比得上我!王重阳顶天了也就是小龙女祖师婆婆的爱慕对象,连恋人都算不上,我可是人家正儿八经的姐夫,还在一张床上睡过觉的那种!咳咳,后面这一条不算。因此不管从哪方面来看,自己更有资格在小龙女重伤的时候当她的监护人。

    脑海里这样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宋青书突然眼神一凝,整个人停了下来,原来王重阳站在不远处等着他,小龙女则被他安放在了旁边一块大石头上倚着。

    “知道跑不过我,所以不跑了?”宋青书冷冷地说道,他之所以敢追出来,就是因为他自信王重阳的轻功比不上他,到时候真打不过带着小龙女跑则没有太大问题。

    王重阳呼吸一窒,有些郁闷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倒是自信得可以。”

    “我说的是实话。”其实以前读《神雕侠侣》的时候,宋青书就挺不待见王重阳的,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辜负了人家林朝英一生!

    林朝英一个人在幽冷的古墓中顾影自怜之际,将玉女剑法和全真剑法配合成一套全新的神奇剑法,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和情郎双剑合璧共同御敌;在她的闺房之中,还自己置办了一箱嫁妆,甚至连凤冠霞帔都准备好了……

    面对少女如此一腔深情,王重阳是怎么做的?为了争一口气,宁愿出家当道士都不和她在一起,最后林朝英死后,他潜入古墓看到《玉.女心经》的武功处处克制全真武功,居然借助《九阴真经》尽破《玉.女心经》,将破解之法刻在石棺之上,羞辱古墓后人,还留下一句“重阳一生,不弱于人”。

    简直是莫名其妙,这种男人在前世有一个公然的称号渣男,妥妥的渣男!

    再加上他突然劫走小龙女,因此宋青书也懒得跟他客气

    看到出轨案最新进展,有新消息称马某转移走了王所有现金,带着两个孩子已经到了国外?

    我去,这什么世道!

    老王,希望这不是真的

    话说我还发现了一个巧合,

    王重阳历史上本名叫王喆,刚好剧情碰上了宋青书,

    然后这次的奸夫叫宋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