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79章 咫尺天涯



    王重阳也是一脸郁闷,想他是堂堂的天下第一尽管那次华山论剑有很多顶尖高手没来,结果今天在一后辈面前各种吃瘪,关键是刚才比试输了让他也没底气反驳。

    幸好这些年修身养性,王重阳的脾气已经较几十年前好了很多,不然以当年那争强好胜的脾气,肯定要拉着对方再比试过。

    王重阳咳嗽了两声,直接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清癯的面容。

    哪怕瞧他不顺眼,宋青也不得不承认,哪怕人家都这把年纪了,但眉宇间依然英气勃勃,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仙风道骨、遗世独立的谪仙之感。

    ~±~±~±,∷.▼≧.+“难怪当年把林朝英迷得不要不要的,这货年轻时肯定是个帅得惨绝人寰的男神啊。”宋青忍不住腹诽不已。

    “咦?”靠在大石头上的小龙女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忍不住惊咦出声,“你好像王重阳啊。”古墓弟子每个入门的时候,都会朝着王重阳的画像吐一口唾沫,虽然那副画像只是背影,不过重阳宫大殿上有他的正面画像,小龙女进出重阳宫这么多次,又岂会认不出来?

    她心思单纯,并不因为对方的名声而产生顾虑,更何况古墓派传人素来不喜欢王重阳,因此才会直呼其名。

    王重阳也是一愣,旋即微微笑道:“不错,我就是王重阳。”

    “你不是死了么?”小龙女怔怔地望着他,在她心中王重阳和祖师婆婆是一代人,一直以来都以为他死了,结果现在活生生出现在面前,能不奇怪才有鬼了。

    王重阳不以为忤:“此事说来话长。”

    接着望向宋青道:“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

    “等我?”宋青暗暗戒备,知道王重阳深恨金人,一对方真不顾一切来捕杀他,那可真冤枉了。

    注意到宋青的反应,王重阳眉头一皱:“你不必多心,我并不是要杀你。”

    “那你想干什么?”宋青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命只有一条,而对面这人是有能力威胁到他的安全的。

    王重阳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不耐烦地望了望他的脸:“我都主动取下面具了,你为何还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宋青一怔:“你知道我是谁?”他自诩易容术如今已经登峰造极,若不是事先知情,绝不会看不出什么破绽。

    王重阳点点头:“一开始我的确没看出来,不过后来回想起来,金国的高手当年我都领教过,没一个人有你这么好的武功,更不可能教出你这么出色的弟子,而且你的武功集佛道两家之长,其中的佛这一脉并非源出少林,应该是源自西藏密宗,与金国路数截然不同。”

    宋青佩服不已,王重阳果然不愧是王重阳,就这会儿功夫就将他的武功来源摸得清清楚楚,要知道一般人只知道他会道家的功夫,除了极为亲近之人,没人知道他学过西藏密宗的功夫。

    “可单单是这样,也很难判断我的身份。”宋青沉声说道。

    “这是自然,”王重阳答道,“主要还是因为你会《九阴真经》的功夫。”

    “《九阴真经》?”宋青有些疑惑不解,如今《九阴真经》虽然不至于烂大街,但也算得上流传甚广。

    王重阳笑道:“《九阴真经》虽然流向众多,不过我恰好知道大致去向。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除了东邪黄药师之外,都或多或少;我师弟周伯通也会;还有郭靖黄蓉夫妇;古墓派的传人也可能会;宋朝那边兼山院有一脉;剩下的好像只有峨眉派掌门周芷若还有她的丈夫宋青了。”

    王重阳说完过后,直勾勾盯着宋青。

    小龙女也惊讶地回过头来望着他:“你是……姐夫?”

    难怪他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小龙女此时重伤垂危,相对来说人也变得有些软弱起来,本以为自己会无声无息地死在山野之间,再也见不到过儿,正在感怀伤逝的时候,突然见到了一个亲人,自然有几分转悲为喜。

    她在这世上无依无靠,除了杨过之外,就只有两个师姐勉强算得上亲人,李莫愁素来和她不对付,两人关系好不到哪儿去,反倒是冰雪儿这个后来才认识的大师姐,性子温柔善良,两人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小龙女却对她极为亲近。

    再加上当时在客栈里宋青替她出头,帮她抵挡蒙古高手,还替她杀了赵志敬,因此小龙女对这个便宜姐夫也是非常有好感。

    被小龙女清澈如水的眸子盯着,宋青哪忍心再瞒着她,取下了面具,对她笑道:“小师妹,好久不见。”

    看到眼前那俊朗的面容,小龙女不禁脸色微红,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那晚他和大师姐在自己身边胡闹的场景,特别是当时他还握着自己的手,仿佛现在都还能感受到他手心的热气。

    “小师妹?你也是古墓派的人。”这下轮到王重阳疑惑了,同时他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当年他和林朝英争了一辈子,结果到头来自己居然连对方的传人都打不过,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宋青摇头道:“我并非古墓中人,只是与古墓派颇有渊源。”

    王重阳这才释然,这个时候山下隐隐约约传来了金兵的呼啸声,他知道山下那些士兵快攻上重阳宫了,不由皱眉说道:“此时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

    “当年我抗金失败,不禁心灰意冷,更可怕的是看不到任何希望,因此后来索性以假死脱身,此后一直隐居在江南。”

    “江南?”宋青目光微动,寻思着王重阳究竟会藏在哪儿,山野,京城,又或者是……朝堂?

    “本来我已经下定决心此生不再重履中原,不过前不久无意间从璎珞口中得知有个少年英雄不仅武功盖世,而且潜伏在大金朝堂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时间心痒难耐,所以特意北上来看看。”王重阳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

    “黄衫女?”宋青心中一动,难道黄衫女一身九阴真经的功夫就是王重阳传授的,脸上却笑嘻嘻地问道,“她真的这样夸我啊?”

    看到他惫懒的神情,王重阳不禁有些好笑:“骂你的话也不少,想听么?”

    “那还是算了。”宋青急忙摇头,若是黄衫女当面骂还好,被一个美丽女子清脆娇嫩的声音骂不仅不痛苦反倒是一种享受,可是若由王重阳这个糟老头子来复述,未免太过索然无味。

    王重阳这才继续说道:“所以我才想到大兴府去看看,究竟是怎样一个少年英雄能得到那丫头这样的称赞,结果走到半路上听说金国朝廷派了大军前来围剿全真教,我心中放心不下,就顺道来看看,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你。”

    王重阳顿了顿,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没想到你比璎珞丫头描述地还要出色。”

    “前辈过奖了。”宋青谦虚地笑道,之前可以假装不认识,但如今双方已经摆明身份,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你刚才那招叫什么名字?”直到现在王重阳都没太想明白对方是如何跳出了他的天罡北斗阵。

    宋青心中一动,下意识答道:“咫尺天涯。”这也是他脑中突然冒出来的名字,觉得很应景,便脱口而出。

    “咫尺天涯?”王重阳回忆刚才两人明明相隔咫尺,却怎么也攻击不到对方,两人实际的距离不就是天涯之隔么,修为到了他这个层次,突然若有所悟,忍不住称赞道,“好招!江湖相传论轻功当属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为第一,不过凭借这招,这第一的名头也应当落在你的头上。”

    王重阳是何等身份,他这金口一开,若是被江湖中人知道,宋青就成了板上钉钉的天下第一了。

    宋青也不答话,只是在哪里傻乎乎直乐,心中却寻思:反正东方暮雪是自己人,谁得第一都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谁知道这个时候王重阳话锋一转:“不过你小子未免有些不厚道,为何要带兵来灭我全真教?”全真教是他一生的心血,眼见其即将遭受灭顶之灾,他如何不急。

    宋青讪笑起来:“我这不是身不由己么,朝廷给我指派了这差事,我哪有回绝的余地。”

    王重阳冷哼一声:“你这话唬唬别人也就罢了,还想骗我?你如今既已成为金国尚令兼都元帅,集文武大权于一身,金国皇帝都未必比得上你。”

    宋青苦笑道:“之前海陵王叛乱,一场火并过后,朝廷几位首脑人物尽皆身死,皇帝,太宗一脉诸王,宗室诸王,三大世家各方面势力互相制衡,我才被赶鸭子上架推到这个位置的,只是挂个名头而已,哪有什么实权?”

    他当然不会和王重阳说实话,不然他辛辛苦苦夺取了金国的权柄,却变成了为宋朝服务,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他可不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