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80章 黄金手指

下一页

    王重阳听得暗暗点头,他也清楚金国高层利益盘根错节,若说宋青书单枪匹马,这么容易就夺得一个国家的实权,他自己都不太信。

    注意到王重阳的神情,宋青书趁热打铁道:“其实这次我是特意接下这个差事的,前辈你想啊,若是其他金人率军前来,重阳宫岂不是变成一片焦土?我来的话,还能将伤害降到最小。”

    “哦?”王重阳神情一动。

    宋青书急忙说道:“你看我故意将大军留在山下,就是担心军队上山,导致全真教遭受战火。所以只带了几个人上山来劝降,谁知丘道长他们见面就打,再加上伤了小师妹,我情急之下这才召集金兵上山的。”

    听到宋青书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小龙女微微有些失神,原本在她心中,全天下只有杨过一个人对她好,现在她发现居然还有另外一个男子对她如此之好。

    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小龙女心中一闪而逝,并没有引起半点涟漪。

    “处机的确为人鲁莽了些。”王重阳联想到徒弟的性子,不禁摇了摇头,“对了,你一口一个小师妹,你和古墓派到底是什么关系?”

    由不得他不好奇,毕竟他和古墓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宋青书讪讪地答道:“是这样的,她的大师姐是我的……嗯,红颜知己。”本来他想说冰雪儿是他的女人的,不过想到冰雪儿并不想两人的关系被其他人知道,便换了一个中性一点的词。

    “赤练仙子李莫愁?”王重阳眉头一皱,尽管他处于整个江湖的顶端,不过依然听说过李莫愁的凶名。

    宋青书咳嗽两声,并没有解释其中的误会,反正冰雪儿也不愿意暴露关系,就让他误会吧;而且李莫愁如今也投靠了自己,某种意义上的确可以说算他的人。

    不过王重阳接下来一句话却差点没把他呛死:“你的妻子不是峨眉派掌门周芷若么?”

    “呃~”宋青书脸上发热,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王重阳马上醒悟过来,笑骂一声:“难怪璎珞那丫头会那样骂你。”到了他这个岁数,很多事情也看开了,晚辈的一些风流债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这下宋青书真好奇了:“她骂我什么了?”

    王重阳摇了摇头:“以后你到江南了自己问她吧,我就不乱传话了。”

    宋青书一脸郁闷:“呃,好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见黄衫女。

    “重阳宫这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王重阳再次把注意力放到这次的事情上,他再超然物外,全真教也凝聚着他半生的心血,怎么可能不关心。

    宋青书斟酌着语句答道:“能不能让丘道长他们表面上答应下来,这样我也好回去交差,同时也能保存全真教数十年的基业。”

    “不行!”王重阳断然拒绝,“全真教的宗旨就是抵抗女真鞑子,救黎民于水火,又岂能向金国朝廷屈膝!”

    宋青书苦笑道:“可是如今金国三千精兵已经杀上山来,我也没法名正言顺阻止他们啊,一旦开战,就是玉石俱焚的结局。”

    王重阳冷冷答道:“全真弟子为了心中的理念而牺牲,虽死犹荣。”

    宋青书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男人,他或许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不过在抵抗异族侵略的大义上,却没有半点可以指责的地方。

    宋青书想了想,说道:“敢问前辈,究竟是恢复汉人江山重要还是全真教的名声重要?”

    王重阳一怔,下意识答道:“当然是恢复汉人江山重要!”

    “若是全真教今天全军覆没,对恢复汉人江山可有益处?”宋青书接着问道。

    “这……”王重阳顿时沉吟不语。

    宋青书叹道:“这世上最大的勇敢并非为了某个理想轰轰烈烈地死,而死为了某个理想卑微地活着。古往今来,死其实是最容易的,两眼一闭两腿一蹬,什么就不用管了,反倒是坚持活下去,那才需要最大的勇气,因为很可能会忍受无尽的屈辱,还不得不面对世人的谩骂与诋毁。”

    “如今全真教选择宁死不屈,除了留下一个没用的虚名,还有什么作用?”宋青书继续说道,“可如果全真教能忍辱负重保全自身,再加上我执掌金国中枢,等到时机成熟之际,我们内外联合,一起将金人赶出中原,岂不是比白白牺牲更有意义?”

    王重阳心头狂震,特别是那句“世上最大的勇敢并非为了某个理想轰轰烈烈地死,而死为了某个理想卑微地活着”给他的感触最大,抗了半辈子金,当了几十年天下第一,又隐居了半辈子坐看世间变化,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一根筋的愣头青,而是变得成熟睿智得多。

    “若不是你如今已经进入了金国权力中枢,让我看到了那么一丝希望,我宁愿全真教上上下下不屈而死。”王重阳终于开口了,“我会让全真教接受金国的敕封,不过你要记住自己的使命,若是他日你贪图荣华富贵,忘了恢复汉人河山,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要取你的性命。”

    宋青书苦笑道:“有您这样一位天下第一的高手随时惦记着,我哪敢不尽心尽力。”

    王重阳这才脸色缓和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愿意相信你么?”

    “谁让我长得这么正直伟岸,再看看我这双清澈无邪的眼睛,童叟无欺的诚实小郎君啊。”宋青书一本正经地答道。

    王重阳先是一愣,继而大笑起来:“难怪璎珞那小丫头素来对任何人不放在心上,结果这次回去后嘴边一直挂着你,现在亲眼见到,才知道你小子果然与众不同。”

    “不知道前辈和赵姑娘是什么关系?”宋青书脑海中浮现出了黄衫女那冷若冰霜的样子。

    王重阳惊讶道:“你连她姓赵都知道?”要知道黄衫女行走江湖,很少透露姓名,就算透露姓名也是以杨姓告之,她的本名只有少数几个最亲近的人知道。

    “前辈是赵姑娘的师父么?”宋青书试探问道,要知道周芷若学武天份可谓是极高,结果黄衫女差不多的年纪,却将九阴真经练得比周芷若还精通,除了王重阳从小开始悉心教导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可能。

    王重阳摇头笑道:“不,她是我一至交的弟子。”

    宋青书悚然一惊:“前辈的那位好友是?”能和王重阳平辈论交,又被他引为至交,这人武功和身份恐怕不会在他之下要知道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当年和他渊源颇深,可每一个能称得上他的至交。

    王重阳笑而不语:“他日你来江南,也许你们有机会见到。”

    见对方不愿意说,宋青书也没法强迫他,只能胡乱猜测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靠在大石头上的小龙女突然剧烈咳嗽起来,鲜红的血液在她雪白的衣裙上渐渐散开,仿佛一朵朵鲜艳的花儿。

    宋青书急忙跑过去,一边握住她的手将真气输了过去,一边问道:“小师妹,你现在感觉如何。”

    小龙女的手娇嫩无比,同时还有自带一股清凉之气,摸起来极为舒服,不过宋青书现在可无暇注意这些,而是在探查她体内的伤势。

    感受到她混乱的经脉,宋青书不由眉头一皱。

    这个时候王重阳也来到她身边,一股浑厚无比的真气渡入她体内,两大高手合力,终于再次稳住了她的伤势。

    “这丫头的伤颇为棘手。”王重阳皱眉道,以他当年和林朝英的交情,当然不愿意看到她的后人出什么事情。

    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你那几个徒弟干的好事?几个胡子都白了的老头子居然联手对付一个小姑娘,还出这么重的手!今天若不是看到你的面子上,他们一个都别想活。”

    “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么重杀气,我负责给你治好总行了吧。”王重阳也是郁闷不已,以他的武功身份哪个人在他面前不恭恭敬敬?结果碰到这么一个奇葩晚辈,武功不在他之下,又没有尊师重道的观念,让他牙痒痒的同时又无可奈何。

    关键这次的确是丘处机他们的不是,五个人联手打林朝英的再传弟子,王重阳这个当师父的实在是颜面无光。

    宋青书大喜道:“前辈有救治之法?”其实他自己也能救,欢喜.禅法在治疗内伤方面有奇效,不过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小龙女绝不会同意这种方法的。小宋同学虽然贪花好色,可还是挺注重吃相的。

    “这个时候称呼我为前辈了?”王重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丫头的伤势已经被我暂时压住了,我们先回去解决重阳宫的事情,我再教你解救之法。”

    王重阳还是心系全真教众人的安危,毕竟如今金兵上山,大殿那里又有欧阳锋和裘千仞两个大魔头,不管是哪个都和全真教势不两立,再加上如今全真教众人已经失了反抗能力,若对方真的下狠手,全真众弟子真的危险了。

    “教我解救之法?”宋青书面色顿时古怪不已,难道是加藤鹰的黄金手指……哦不对,一阳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