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83章 千里有缘来相会



    宋青书将她放到一张椅子上,然后跑到旁边一间屋子,看房内布置应该是以前孙婆婆的房间,将她的床拆了,搬到寒玉床之旁重行搭起,铺好被褥,扶着小龙女上床安睡。

    看到房间里一坛坛的玉蜂蜜浆,宋青书眼前一亮,这可是纯天然的蜂蜜,放个几年也不会变坏的,倒了小半碗蜜浆,用清水调匀,喂着小龙女服了,小龙女苍白的脸颊终于多了一丝血色。

    “谢谢你。”小龙女虽然不谙世事,不过如今偌大的古墓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人,不说点什么总有些不自在。

    宋青书笑道:“说起来我们也不是外人,你又何必这么客气。”

    小龙女抿嘴一笑,忽然想起一事,道:“姐夫,你到祖师婆婆房中去,把她那口描金箱子拿来。好不好?”

    宋青书一怔,心想是那箱林朝英的嫁妆么,她这个时候要这东西干嘛?不过这点请求,他当然也不会拒绝,笑道:“对姐夫说话,也不用这般客气。”

    根据她的指示,跑到旁边林朝英的房间,将床头几口箱子中最底下的一口提了来。

    那箱子并不甚重,也未加锁,箱外红漆描金,花纹雅致。

    小龙女道:“我听孙婆婆说,这箱中是祖师婆婆的嫁妆。后来她没嫁成,这些物事自然没用的了。”

    宋青书早已猜到里面是什么,闻言“嗯”了一声,瞧着这口花饰艳丽的箱子,但觉喜意之中,总是带着无限凄凉,哎,谁让她爱上王重阳这样的渣男呢,遇人不淑啊。

    忽然间他有些发愣,因为自己这般到处留情的人在外人看来也是渣男一个,只是不知道和王重阳这种比起来,谁更渣一点?

    想来想去,宋青书还是自认为王重阳更渣一点,正所谓专情的人最是无情,更何况还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他愣神这会儿功夫,小龙女已经揭开了箱盖,果见里面放着珠镶凤冠,金绣霞帔,大红缎子的衣裙,件件都是最上等的料子,虽然相隔数十年,看来仍是灿烂如新。

    小龙女重伤在身,单单只是这点动作便让她浑身无力,只好说道:“姐夫你能不能取出来,让我瞧瞧。”

    宋青书点点头,把一件件衣衫从箱中取出,衣衫之下是一只珠钿镶嵌的梳装盒子,一只翡翠雕的首饰盒子,梳装盒中的胭脂水粉早干了,香油还剩着半瓶。首饰盒一打开,二人眼前都是一亮,但见珠钗、玉鈪、宝石耳环,灿烂华美,闪闪生光。

    小龙女少见珠宝,也不知这些饰物到底如何贵重,宋青书却是微微一愣,但见这些首饰镶嵌精雅,式样文秀,每一件不仅仅是花过一番极大心血那么简单,还非常名贵,金国皇宫里这样品质的首饰都很少见,林朝英不过是一届江湖中人,就算武功再高,又哪里搞到这么多名贵的首饰?

    他第一反应是林朝英可能和黄药师那徒弟学习,跑到南宋皇宫里妙手空空一番,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测,这些首饰是用来做嫁妆的,一个女子又岂会拿一些赃物来作自己的嫁妆?

    这个时候小龙女突然问道:“姐夫,我打扮做新娘子,你说好不好?”

    宋青书心中一荡,不明白她为何要扮作新娘子,难道她对我有意?

    他急忙答道道:“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今日累啦,先歇一晚,明儿再打扮。”

    小龙女摇头道:“不,我担心活不到明天,想在临死之前穿一回嫁衣。”

    宋青书心想有我在,哪会让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不过见对方态度坚决,而且他也想看看小龙女穿嫁衣是何等一副倾国倾城的光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

    小龙女抿嘴一笑,拿起胭脂,调了些蜜水,对着镜子,着意打扮起来。她一生之中,这是第一次调脂抹粉,她脸色本白,实不须再搽水粉,只是重伤后全无血色,双颊上淡淡搽了一层胭脂,果然大增娇艳。

    她歇了一歇,拿起梳子梳了梳头,叹道:“要梳髻子,我可不会。”

    宋青书心中一荡,脱口而出:“要不我帮你梳吧。”

    小龙女诧异地望着他:“你会么?”

    “当然!”宋青书得意地说道,他红颜知己这么多,平日里胡天胡地一晚上,第二天起来经常会替她们画画眉啊,梳梳头之类的,尽管一开始他的手法也很生疏,可是架不住试验的机会多啊,一来二去也算是个中好手了。

    “那……好吧。”小龙女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不过她心中完全没有礼教的概念,因此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若是换做其他世上任何女子,绝不会让丈夫以外的男子触碰自己的头发的。

    宋青书来自后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当然,就算他知道有这个禁忌,也不会当一回事的。

    来到小龙女身后,只见一头瀑布般的头发乌黑亮丽,光可鉴人,宋青书赞叹不已,拿起梳子替她梳理了起来。

    “小师妹,你真好看。”望着镜中那个仙女一般的倒影,宋青书忍不住感叹一声。

    “是么?”小龙女眉目间多了一丝喜色,不过很快又皱了起来,“可是过儿从来没这样称赞过我。”

    宋青书心想杨过这小子对付其他女人完全像一个手段高明的情圣,可是偏偏在小龙女面前却极为木讷,难怪原著中两人明明深爱着对方,却历经了那么多波折与磨难。

    “杨少侠肯定早就想称赞你了,不过小师妹你曾经当过他师父,他心中敬重你,这才不好意思开口而已。”到了宋青书如今的境界,自然不屑于背后中伤情敌,反倒替对方说道。

    “真的么?”小龙女惊喜地问道,听到宋青书替杨过说话,她心中下意识更亲近了他几分。

    “当然是真的。”宋青书一遍一遍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小师妹,发髻已经梳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小龙女的美丽属于天然去雕饰的那种,其实多余的发髻反倒破坏了她本身的那种气质,因此宋青书只是给她梳了一个最简单的发髻而已。

    “姐夫不仅武功高强,还这般温柔体贴,大师姐真是好福气。”小龙女微微一笑,拿起桌上耳环戴上,插上珠钗,手腕上戴了一双玉镯,红烛掩映之下,当真美艳无双,她喜孜孜的回过头来,嫣然一笑,“你说我好不好看?”

    宋青书顿时觉得眼前充满了光彩,下意识赞道:“好看极了,九天仙女下凡尘也比不上你。我给你戴上凤冠!”

    拿起凤冠,走到她身后给她戴上。

    小龙女望着铜镜中那娇艳无双的女子,忽然幽幽一叹:“可惜过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看不到。”

    宋青书先是一怔,继而心中一酸,原来她之所以突然要穿上嫁衣,原来是心中想着杨过,自己高兴一半天结果表错了情。

    不过他也是豁达之人,很快便能收拾好心情:“将来杨兄弟肯定能看到你穿嫁衣的模样的。”同时心中暗暗补充了一句,杨过虽然能看到,不过你却不一定是他的新娘子。

    小龙女哪知道他在想什么,听到他提到以后,忽然心中一酸,终于忍耐不住,“哇”的一声,伏在箱子上哭了出来。

    宋青书慌了,下意识抢步上前,将她搂在怀里:“小师妹,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还说甚么‘以后’啊?难道我真的还有‘以后’么?我想到再也见不到过儿,就忍不住想哭了。”小龙女此时悲从心来,倒也没注意到自己倒在另一个男人的怀中。

    杨过呀杨过,你倒真是好福气!也不知道当年换一个小男孩进了古墓,小龙女会不会也这般爱他?

    宋青书感叹之余,哈哈笑道:“小师妹大可放心,有我在呢,保证治好你,让你再见到杨过。”

    “真的么?”小龙女也是个顶尖高手,清楚自己身上的伤有多重,因此听到他的话难免有些狐疑。

    “你就算不信我,也该信王重阳吧,他可是和你祖师婆婆一样本事的人。”宋青书答道。

    “这倒也是。”想到王重阳的身份,小龙女抿嘴笑道。

    宋青书这才说道:“小师妹,你瞧这套衣裙上的凤凰绣得多美,我来帮你穿上!”

    小龙女此时重伤在身,当然不可能自己换衣服,不过小龙女就算再天真无邪,也不可能同意在男子面前脱掉衣裳,因此宋青书也没有其他邪念,只是扶着小龙女身子,将金丝绣的红袄红裙套在了她沾满血迹的白裙之上。

    小龙女擦去了眼泪,补了些胭脂,笑盈盈的坐在红烛之旁:“谢谢你,姐夫。”

    宋青书笑道:“好了,你的心愿已了,现在可以开始替你治疗了吧?”

    “嗯。”小龙女轻柔地哼了一声。

    宋青书对小龙女说道:“你全身放松,不论有何痛痒异状。千万不可运气抵御。”

    小龙女性子本就恬淡,闻言微微一笑:“我就算自己已经死啦。”

    宋青书笑道:“小师妹当真聪明!”

    与此同时,终南山脚站了一个满脸风霜的年轻男子,尽管他断了一只手臂,面目却极为俊朗,只见他遥遥望着山上,喃喃说道:“天下之大,也不知道姑姑在哪里。既然路过终南山,不如回古墓一趟吧。”

    关于最近更新慢的问题,主要是在综合后面每个国家的剧情,因为本书涉及到宋、辽、金、元、清、西夏、吐蕃、大理、高丽、回.部以及西域诸国,作者君虽然只能算个半吊子历史小白,但还是想更多地契合各国历史上一些事件、人物。

    如今最大的问题是虽然每个国家大致的剧情已经设计好了,不过如何能将这么多国家的事件完美地融合成一个整体,是个相当头疼的事情,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因此更新得慢了点,幸好如今已经初见眉目,打通任督二脉的日子应该快了。

    谢谢大家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