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96章 梨花带雨

    军中各将领轮番献殷勤,饶是宋青书功力深厚,也喝得脑袋里晕乎乎的。

    当晚宴结束过后,他便摇摇晃晃地来找黛绮丝,同时心中纳闷干嘛非要我去她的帐篷呢?不过一想到席间那些将领暧昧艳羡的眼神,宋青书心想黛绮丝恐怕也是听到了营地里什么风言风语,不好意思再去帅帐找他了。

    摇摇晃晃往黛绮丝帐篷走去,宋青书突然有一种久违的窃玉偷香的感觉,不得不感叹黛绮丝这女人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蛋儿不说,还这么懂得恰到好处地勾起男人的兴趣。

    既然是窃玉偷香,当然是越隐秘越好,宋青书挥手让跟在身后的侍卫离开,反正以他的武功,就算喝醉了也没几个人能伤得了他。

    此时帐篷里躺着的蒲察秋草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中寻思待会儿究竟如何提醒唐括辩不要……不要上错人,可是思来想去,她最后颓然地现,自己居然没有半点办法。

    黛绮丝那个可恶的女人脱光了她的衣服,封住了她全身的穴道不说,还给她易了容,除非唐括辩全知全能,不然又岂会知道她是蒲察秋草?

    当然,等对方和她亲热的时候,如果心细的话应该能察觉到不妥,毕竟她一个青涩少女的身体和黛绮丝那种成熟婀娜的感觉明显不同,可是……可是那个时候还有什么意义!

    在蒲察秋草心怀忐忑的时候,宋青书终于掀开了帐篷的门帘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不由奇怪地咕哝了一声:“咦,怎么睡得这么早?”

    蒲察秋草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希望,只要对方注意到到其中的反常,说不定就能现她的真实身份。

    不过她刚升起的希望瞬间破灭了,因为宋青书又马上说了另一句话:“估计是这两天被我折腾得够呛,身子乏了吧。”

    来到床边,望着床上佳人静谧的睡容,宋青书心中升起一丝怜惜之意,这几天黛绮丝的确太劳累了,既然如此让她好生休息一下也好,今天就不对她做什么了。

    随意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他本来打算就这样搂着黛绮丝睡一晚的,结果钻进被窝后眼睛都直了——被窝里的女人居然浑身上下不着片缕,仿佛散着无声的邀请。

    蒲察秋草一颗芳心狂跳,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被另一个男人有搂又抱,真是恨不得杀了他。不过她也明白这事怨不得唐括辩,都是黛绮丝那个狠毒的女人一手造成的。

    再加上在古墓中身子差不多已经被唐括辩看光了,蒲察秋草倒不是太在意这个了,如今她满腔心思都是在寻思如何提醒对方自己的身份。

    以宋青书的功力自然能察觉到她心跳加,不过他却没往其他方向想,下意识以为黛绮丝是故意装睡。

    宋青书本来想让黛绮丝休养一晚的,不过对方脱光了衣服在被窝里等着,又在故意装睡,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黛绮丝毕竟是有夫之妇,就算她丈夫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可一时半会儿观念转变恐怕没那么容易,宋青书只当她心中情愿却碍于脸皮薄不好意思讲出来,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暗示,不由心中一乐,也不去拆穿,便顺着她的心思配合起来。

    “既然姐姐有此雅兴,那弟弟我就不客气了。”宋青书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整个人便压了上去。

    蒲察秋草却是心中一惊:咦,唐括辩的声音怎么突然变了,而且刚才亲她的时候两人脸蛋接触,只觉得光滑异常,并没有感觉到唐括辩那满脸的大胡子。

    不过蒲察秋草这点疑惑很快就被汹涌而来的羞耻取而代之了,感觉到身体各处接连失守,不由心中大骂:唐括辩你这个猪脑子,难道没有察觉到本姑娘和黛绮丝那贱人身体特征明显不同么!

    仿佛是听到她的心声,宋青书轻咦了一声:“咦,怎么感觉胸部缩水了些。”

    若是平日里蒲察秋草听到这样的话恐怕会被气死,这个时候却是喜出望外:对呀对呀,本姑娘胸部可比黛绮丝那狐媚子小得多,这么明显的差别你总能察觉到吧!

    不过宋青书下一句话马上就让她刚升起的希望破灭了:“哎,早知道这样晚上不该喝那么多酒的,都出现幻觉了。”

    蒲察秋草都快哭了,什么幻觉啊,这明明就是实际情况啊。

    “嗯,身体更娇小玲珑了些。”

    “大腿更结实紧致了些。”

    “皮肤好像没以前细腻柔滑了。”

    ……

    听着对方嘴里不停地咕哝,蒲察秋草都快麻木了,若是其他时候,她说不定会好奇在男人心中自己和黛绮丝的比较,可如今这场景,她只想大哭一场。

    “唐括辩你真是一头猪!这么多地方不一样,你居然还没意识到我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若是她没被封住哑穴,恐怕马上就会破口大骂出来。

    尽管蒲察秋草心中哀求遍了满天各路神佛,甚至连女真死敌——蒙古人信奉的长生天都求过了,结果还是无法阻止事情往最坏的情况生。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随着身上满身酒气的男人重重地压了上来,蒲察秋草只觉得一阵剧痛传来,心中悲苦交加,两行清泪再也无法抑制地从眼睛里涌了出来。

    隔了一会儿过后,宋青书终于察觉到了异样,往她腿间一看,只见一团嫣红的花朵在床单上绽放开来。

    宋青书瞬间就酒醒了,若说之前身体特征有些不一样还可以用他醉后感觉不一样解释,那这落红却是怎么也无法解释的。身为有夫之妇又生过一个孩子的黛绮丝,总不可能还是处子之身吧?就算她真是处子之身,前两天被自己那般宠幸,也绝对不是了。

    宋青书身为易容宗师级别的人物,之前只是没往那边想,如今产生了怀疑立马现对方的脸有问题,伸手揭开她脸上的面具,一张梨花带雨的少女脸蛋出现在了面前。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