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999章 骑鹤下扬州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啊?”当黛绮丝进来后,心虚之下有些扭扭捏捏地问道。

    宋青书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第一,蒲察秋草被易容成你的样子,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第二,想必你心中对这门杰作非常满意,又岂会不好奇在旁边观察事态展?第三,以我的武功感觉到你躲在外面并不难。”

    “哦~”黛绮丝故意拖长了语音,“原来你早知道我在外面,却一直不动声色,故意让我听墙角来满足你内心深处某些不可描述的癖好吧。”

    宋青书脸上一热,怒道:“现在是在讨论你的问题,少在这里顾左右而言其他。”

    “我有什么问题么?”黛绮丝嘴角扬起一丝好看的弧度,“让你享用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还不用背负什么道德压力,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吧。”

    “感谢你妹啊!”宋青书怒了,“蒲察秋草是一般的小姑娘么,他爹掌管着大兴府近半的皇宫禁军,一个处置不好,就会引我们两家大火并,难道你就没想过后果么?”

    “当然想过了,我都替你准备好善后之法了,”黛绮丝不以为意地说道。

    “哦?”宋青书惊讶地看着她,“你准备如何善后?”

    “还能怎么善后,直接杀了呗,一了百了,然后再找个地方埋了,对外宣称她找未婚夫杨过去了,至于以后再也不出现的问题,江湖这么大,碰到点山贼黑店什么之类的,不是再正常不过了么?”黛绮丝语气如常地说道。

    宋青书听得冷汗直冒,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我欺也!

    这女人还真是狠啊,难怪前世那么多人评价黛绮丝性格薄凉,只对她在意的人好,对其他人的生死则完全不放在心上。

    “只不过没想到你用了更好的法子解决了……”说着她脸上露出一丝心悸之色,刚才蒲察秋草走时的样子她看得一清二楚,一想到宋青书居然有这样的能力,不免后怕不已。

    “那是《九阴真经》里记载的移魂大.法,你也不必如此惊讶。”宋青书一看她神色便大致猜到她在想什么,“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我是不会对你用的。”

    “这是当然。”黛绮丝忙不迭地答应道,此时宋青书在她心中的形象和明尊差不多,简直是无所不能,心想既然无法反抗他,还不如好好地顺从他,免得被移魂过后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宋青书看出了黛绮丝对移魂大.法有所误解,不过这种误会是他乐于看到的,因此他也没有加以解释。

    第二日阳光射进帐篷,蒲察秋草悠悠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酸软无比,茫然地坐了起来,忽然脸色一红,不由得啐了一口:“呸,我怎么会做那样的梦,还是和唐括辩……”

    尽管宋青书对她催眠了,但她潜意识里毕竟还残留着一些零碎的片段,当然这些片段太过细碎,她只当是一场极为香艳的梦而已。

    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异样,她急忙掀开被子一看,现双腿.之间黏糊糊一大片,更是霞飞双颊:“要死了要死了!”

    她刚过成人礼没多久,从来没这方面的经验,尽管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只当是昨晚做了那种梦造成的,羞得直接将那身衣裳全扔了,里里外外换了一套全新的。

    不过当她下床过后,忽然间一个踉跄,幸亏眼疾手快扶住床沿才没有摔倒,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神色:“仅仅是做梦……也会疼么?”

    在帐篷中了一会儿呆,蒲察秋草终于清醒过来,唤来一个士兵问道:“元帅呢?今天怎么不见点卯?”

    平日里她都是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今天气质当中却多了几分柔弱与憔悴,那士兵看得一呆,心想以前居然没觉秋草小姐居然这般好看,失神片刻便回过神来,答道:“回秋草小姐,元帅天还没亮就带着十几个侍卫出营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蒲察秋草点点头,想到昨天会上对方所说,他应该是出使扬州去了。

    想到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和他打照面,蒲察秋草暗暗送了一口气。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潜意识中似乎非常怕他。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忽然脑中又浮现出一些香艳的片段,整个人坐在那里顿时痴了。

    宋青书让黛绮丝跟随军队一起回大兴府,自己则轻装简行带十几名精锐骑兵往扬州而去。等自己在扬州脱身之后,大兴府中黛绮丝再以唐括辩的面目出现,配合歌璧姐妹一起控制朝堂,同时又派欧阳锋一同回去,替她们保驾护航,

    按照宋青书独来独往的性子,此去扬州其实一个士兵也不想带的,不过他如今明面上的身份非同小可,金**政第一人,身边没几个侍卫又怎么行,再加上此行任务是出使,整个使团就他一个人未免也太不像话了些。

    一行十数人日夜兼程,没隔几天便到了扬州。好在这些人都是军中精锐骑兵,再加上每人都带了三匹好马不停替换,赶路的度丝毫不亚于宋青书独自上路。

    扬州城自古为繁华胜地,唐时杜牧有诗云:“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古人云人生乐事,莫过于“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自隋炀帝开凿运河,扬州地居运河之中,为苏浙漕运必经之地。明清之季,又为盐商大贾所聚居,殷富甲于天下。

    多年前满清入关,大明王朝终于在满清与李闯的双重打几下轰然倒塌,而扬州则是明王朝军民抵抗清军的最后一座城池。

    数日鏖战清兵损失惨重,只可惜明朝大势已去,终于城破,清军主帅多铎恼羞成怒之下下令屠城,造成了历史上骇人听闻的“扬州十日”。

    后来经过多年休养生息,扬州终于渐渐恢复了昔日的繁华。

    宋青书此行是代表金国朝廷,自然没有偷偷摸摸的道理,因此提前派人进城通知了扬州官场。两江总督麻勒吉、江宁巡抚马佑以下,布政使、按察使、学政、淮扬道、粮道、河工道、扬州府知府、江都县知县以及各级武官,得到消息后,迎出数里之外。

    原本宋青书是金国的官,官再大也管不到清国这些人,不过如今全天下都知道金清两国同出一源,早已结成紧密的攻守同盟,而宋青书此时是金**政第一人,如今在金国炙手可热,因此扬州这些满清的官丝毫不敢怠慢,全部迎了出来,可谓是给足了面子。

    宋青书与一众官员寒暄完过后,突然意识到最关键的人物李可秀并没有出现,便故意问道:“咦,怎么不见江浙水6提督李可秀李大人呢?”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