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01章 投怀送抱

    只是不知道此举究竟是麻勒吉的意思还是李可秀的意思,如果是麻勒吉的意思,那很好理解,麻勒吉身为清国总督,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因此故意将自己引到索额图这边来,无形之间便搞定了一方招降势力。★

    不过如果这是李可秀的意思,那就有些麻烦了,说明他故意让金、清两国使者互相监督防范,自己则暗中接触其他势力。

    宋青书正在寻思李可秀究竟更倾向于选择谁,突然听到索额图的笑声:“多年前索某出使金国曾与唐括元帅有过一面之缘,那个时候就现元帅器宇轩昂仪表不凡,注定非池中之物,没想到才短短数年,果然印证了我当年的判断,唐括兄已经跃升金国朝堂第一人,集军政大权为一身,佩服佩服!”

    宋青书不禁大为佩服索额图的厚颜无耻,要知道几年前唐括辩在金国也就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若非自己借完颜亮谋反一事坐收渔人之利,又岂能到达如今的地位?

    唐括辩本人一脸络腮胡子,活脱脱一个哈登似的,哪扯得上什么器宇轩昂,仪表不凡?

    宋青书随意应付了几句,只听得索额图兴奋地说道:“今日我与唐括兄一见如故,不如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

    听到这句话,宋青书差点没有一口酒全喷到桌上去。这个索额图还真是个人才,看到谁有潜力就拉人结拜,之前韦小宝如此,后来宋青书如此,如今唐括辩依然如此。

    听到索额图的话,桌上一众官员马上附和:“索大人是大清国的宰相,唐括大人是大金国宰相,我们清国和金国又是兄弟之国,两位结拜正是亲上加亲啊。”

    “亲上加亲你妹啊!”宋青书心中恨不得端起桌上一盘菜糊那人一脸,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如今这形势他要是拒绝,岂不是彻底得罪了索额图和一干清国官员了?

    如今不管是金国还是清国,实际上都已被他当成了自己的产业,自然不愿意看到两个子公司之间生什么不和。

    “索大人所言甚得我心,我早已仰慕索大人已久,来人,设香案!”宋青书笑着说道。

    接下来两人就在旁边香案上结拜起来,听到索额图那熟悉的誓词,宋青书心中冷笑,结拜就结拜,反正自己用唐括辩的名义,什么誓言也应不到我身上。要真来个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什么的,不好意思,人家唐括辩已经死了,索额图你是否也该随他而去?

    宋青书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下次乌云珠见到自己,究竟是称呼大哥哥呢还是喊叔叔?想到到时候那丫头那纠结的表情,宋青书便不免有些莞尔。

    两人结拜之后,索额图对他的态度更加热情了些,陪酒的那些官员更是殷切到了极致,一番觥筹交错最后各个尽兴而归。

    散席的时候,宋青书和索额图都喝得醉醺醺的,早有丫鬟扶着两人去休息。扬州这边官员将宋青书和索额图都安置在道台府衙中,一个安置在东院,一个安置在西院。

    等丫鬟退下去之后,原本在床上呼呼打鼾的宋青书霍然起身,双眼清明,脸上哪还有半分醉酒的神态。

    “索额图你这老狐狸不停地灌我酒,可你又岂能料到我还有一身深厚的内力?你一杯我一杯的灌,喝不死你。”宋青书暗笑几声,然后命令侍卫自己睡觉期间不许任何人进房间,否则格杀勿论。

    将被子卷成一团,拿了一个枕头塞到里面伪装成有人睡觉的样子,宋青书便取下唐括辩的面具,恢复本来面目悄悄摸出了道台府衙。

    府衙里面住了两个国家的宰执重臣,守卫力量自然时候一等一的严密,只不过以宋青书如今的轻功,只要小心一点,又哪会被侍卫现?

    出了道台府衙过后,宋青书便径直往李可秀的提督府方向赶去——之前他已悄悄吩咐属下打探好了提督府所在方位。

    进入扬州后,宋青书愕然现李可秀态度暧昧难明,也不知道他真正想法如何。如今被安置在道台衙门中什么事情也做不了,还不如偷偷去查探一下提督府,若是能见到李可秀最好,就算见不到他和李沅芷聊聊也行,总能旁敲侧击出一些东西。

    脑海中浮现出李沅芷那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宋青书不由会心一笑,回忆起紫禁城以及后来的盛京城生的种种,两人也算患难与共、过命的交情了,也不知道这么久不见那小丫头出落成什么样子了。

    还有骆冰,也不知道她再见到自己,是高兴还是害怕?

    很快宋青书便来到提督府附近,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脚尖一点便翻了进去。

    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几年了,连各国皇宫的格局都摸得一清二楚,更别说这些普通宅院。稍微驻足片刻便分辨出身为家主的李可秀大致住在哪个院子中,身为小姐的李沅芷又应该住在哪里。

    先到李可秀的房间去查探了一番,不出所料,李可秀果然不在,又在他房间里查探了一番,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文件书信什么的,宋青书只好无奈地往内眷所在的院子寻去。

    不过转了一圈下来,宋青书却愕然现连李沅芷的影子都没看到,别说李沅芷了,李可秀的姬妾都看不到一个,只有一些丫鬟、老妈子住在内宅当中。

    “如今扬州城内波涛诡谲,看来李可秀担心别有用心之人对他的家人下手,索性将全家都搬到军营中去了。”宋青书沉吟片刻,便大致猜出了李可秀的心思。

    宋青书只能打道回府,一来他不清楚江南绿营的位置,二来军营的守卫远非这些府邸可比,稍不注意就会暴露,自己初来乍到,还是别弄出这么大动静为好。

    “有刺客!”

    平静的夜空突然划过一声凄厉的叫喊。

    宋青书一惊,自己一路上都很小心,怎么可能会被现?

    他很快反应过来,外面那些人口中的刺客并不是他,因为真正的刺客此时已经慌不择路闯进门来,正好和他撞了个满怀。

    “是个女刺客?”那一瞬间柔软的触感让宋青书脸上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