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07章 扬州瘦马

    焦宛儿心中有些犹豫,不过终究还是歉意占了上风,说道:“宛儿这段时间身体不方便,没法尽到妻子的义务。正好扬州城最出名的就是数也数不尽的青楼花船,明儿个你自己找一家好的去对付一下。”

    见不是自己期待的那样,罗立如先是失望,不过扬州青楼的名声他也是耳闻已久,什么立春院、怡红院、倚翠阁这些地方的名声,连山东那些人都知道,早就听到金蛇营里面那些兄弟说扬州瘦马天下驰名,若是真能有幸品鉴一下,回去在那帮兄弟面前可有得吹了。

    忽然注意到妻子似笑非笑的眼神,罗立如立马清醒过来,急忙挺了挺身子:“宛儿,你觉得师哥是那样的人嘛,此事万万不可再提。”

    焦宛儿和宋青书在一起这么久,哪还不知道男人骨子里都是什么货色,不过她对不起丈夫在先,倒也生不起责怪之心,反倒柔声说道:“师哥你多心了,我并不是在诈你,而是体贴你这段时间出生入死太过操劳,真心实意希望你去那边放松一下。嗯,我来扬州城有一段时间了,三教九流的信息也打听了不少,如今扬州城内最好的青楼便是立春院,你明儿个大可以到那里找个当红的姑娘解解馋,若是银子不够我这里还有,反正都是大当家给的。”

    见妻子说得情真意切,罗立如这才知道她原来真是这个意思,不由一怔,下意识答道:“用公款去青楼,不太好吧。”

    他倒没怀疑妻子为什么会和宋青书有银钱往来,毕竟焦宛儿被宋青书派到扬州城来打前哨,他这个当丈夫的也是知道的,既然来这边打前哨,活动资金总该提供的。

    “有什么不好的,我……我为大当家做了那么多事情,花他一点钱又怎么了?再说了,这本来就是他亏欠你的,就算他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焦宛儿故意提高了声音,仿佛知道宋青书还躲在外面一样。

    “当然不会说什么了,就当是给罗立如的补偿吧。”窗外的宋青书心中苦笑不已,一直以来焦宛儿都是那么温婉可人,没想到也有这么小辣椒的一面。

    罗立如虽然觉得妻子口中什么宋青书亏欠他之类的话有些古怪,却也没有往心里去,此刻他的注意力全在妻子出钱让他去最好的青楼上面,整件事情未免太过不真实:“宛儿,你是当真的么?”

    “自然是当真的,”焦宛儿微微一笑,“男人偶尔逢场作戏一下我又不会介意的,更何况这段时间你的确辛苦了,我一来身体不方便,二来也比不上那些姑娘善解人意,索性就由她们代劳了。”

    罗立如感动的热泪盈眶:“宛儿,你千万别这般妄自菲薄,天下间再也没有比你更善解人意的妻子了。”

    焦宛儿幽幽叹了一口气:“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罗立如立马说道:“不,在我心中,你就是世上最好的妻子。”

    “师哥~”焦宛儿也哽咽起来。

    窗外的宋青书知道这场风波已经有惊无险地过去了,便选择默默离开。

    一路躲开巡城士兵,回到了道台衙门的行辕之中,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他们伉俪情深,夫妻间感情如此深笃,倒显得我小人了。”

    原本决定今后不再打扰他们夫妻,可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刚才焦宛儿在床上各种柔媚动人之处,一时间又犹豫起来,就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中,渐渐陷入了梦乡。

    第二日醒来,索额图那边传来消息,说今天扬州知府设宴款待二人,请他们二人赏光。

    看到索额图两眼放光的眼睛,知道他肯定是在期待扬州知府献上的贿赂,宋青书对此却没太大的兴趣,毕竟他如今的身份是金国朝廷第一人,大兴府那边各处的孝敬已经丰厚至极,哪还会把扬州知府这点贿赂看在眼里。

    原本正要拒绝,却偶然得知扬州知府为了讨两位钦差使者欢心,可谓是煞费苦心,召集幕僚商议,听闻这些年金、清两国高层都非常欣赏汉人文化,那些贵族竞相附庸风雅,于是决定邀请两位钦差使臣到禅智寺赏花。禅智寺的芍药花乃扬州城著名一景,既显扬州特色,又风雅至极,想必能讨得两位上官欢心。

    “禅智寺?”宋青书面色极为古怪,昨晚才从焦宛儿口中得知宋国使臣被悄悄安顿在禅智寺,正打算去一探究竟呢,谁知道扬州知府正好撞上门来,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宋青书洗漱完毕后出来,现索额图正端坐在大厅中喝茶,扬州知府等人正恭恭敬敬站立在一旁,宋青书眉头一皱,前世人人平等的观念深入人心,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已经不短了,但他还是不太习惯这种把其他人当奴才对待的态度。

    既然人家扬州知府好心好意请他们赏花赴宴,还是该给他一点面子,于是宋青书和颜悦色问他道:“昨日喝酒太多,忘了知府大人姓名,不知……”

    那扬州知府见他身为金国第一人,居然主动问起自己姓名,不由心花怒放:“回禀元帅大人,卑职……下官扬州知府吴之荣。”

    “吴之荣?”宋青书脸色一变,原来这厮就是《鹿鼎记》原著中忘恩负义出卖庄家,同时差点害得双儿身异处的那个无耻贪官。

    知道了对方身份,宋青书哪还有兴趣照顾他的感受,轻哼一声,也坐到索额图旁边喝茶吃早点起来。

    那吴之荣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他,脸色苍白却不敢相询,一时间呆在原地尴尬不已。

    一旁的索额图开口笑道:“莫非是这人曾经得罪过兄弟么,要不我这就免去他的官,让他回家种地去?”

    扬州知府这官虽然不算小,可哪又放在索额图眼里,为了巴结昨晚结拜的这位金国第一权臣,区区一个知府,当成弃子又有什么可惜的。

    吴之荣吓得浑身如糠筛一般,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磕头磕得砰砰直响:“索大人开恩,元帅大人开恩啊~”

    宋青书眉头一皱,区区一个扬州知府,日后有的是办法整治他,不过今天不行,免得坏了去禅智寺的计划。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