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17章 离间夫妻

    程瑶迦看到丈夫身上带伤,心慌意乱之下扑通一下就给宋青书跪下了:“元帅,你放了他吧,刚才你答应……”

    6冠英见状怒道:“你干嘛跟这个金国鞑子下跪?我6冠英顶天立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用你去求他。八★一√√.”

    程瑶迦心中一急,连忙解释道:“6郎,你误会了,元帅他并非是坏人。”说完又急忙看向宋青书:“6郎他一时情急才胡言乱语,还望元帅不要往心里去……”

    她还没说完,就被宋青书打断道:“此事我自有分寸,麻烦夫人先到隔壁房间休息一下,我有些话想对尊夫说。”

    “元帅!”程瑶迦急道。

    宋青书对她笑了笑:“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他的。”

    得到了他的保证,程瑶迦这才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走了出去。

    “你究竟对瑶迦做了什么!”看到妻子和宋青书对话的神情,6冠英心中疑窦大起,等妻子关上房门后,他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宋青书端起茶吹了吹,听到他的话不禁轻笑一声:“我对尊夫人做的事情可多了,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件?”

    和程瑶迦搂搂抱抱,还脱了她的衣裳,又一件件给她穿好了,整个过程中难免会产生些肌肤之亲,这样算起来,自己也不算说假话,的确和他妻子做了不少事情。

    6冠英听得目眦欲裂,浑身抖地怒视着他:“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只会用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欺负她。”

    “见不得光?”宋青书摇了摇头,“我做那些事情可都是正大光明的做的,尊夫人也没见怎么反对啊。”

    程瑶迦为了民族大义,宁愿牺牲自己的清白,任由他轻薄,因此严格说起来,宋青书这句话也是事实。

    “你!”6冠英气得浑身抖。

    “别你你你,我我我的了,我究竟对你妻子做了什么,等将来你自己问她,现在我有事情要问你。”宋青书将茶杯放回桌上,站起来走到了他面前。

    “呸!”6冠英唾了一口浓痰,冷笑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这金国鞑子么?”

    宋青书往旁边轻轻迈了一步,便躲开了他的唾液攻击:“你这人恶不恶心,这么大了还到处乱吐口水。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现在这年纪痰就这么浓,很显然身体有了不少毛病,别弄得你妻子年纪轻轻就守寡啊。”

    “我#¥%#a!*!”6冠英被他的毒舌弄得肺都快气炸了,可是一时间却想不到该如何反驳。

    “你们这次出使扬州,和李可秀接触过没有?”对程瑶迦大可怜香惜玉,对一个臭男人,宋青书可没那么好的耐心,开门见山地问道。

    “哼!”6冠英冷哼一声,直接扭过头去,对他来个一问三不知。

    “你们是不是已经和李可秀达成了什么共识?”宋青书问话的时候,紧紧盯着他的脸,想从他的表情中分析出什么,只可惜6冠英依旧是那副鼻孔朝天的模样,而且这次连哼都吝啬哼一声。

    又问了数个问题,6冠英连嘴都不曾张开过,宋青书倒也并不意外:“既然你不愿意合作,那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法子了。”

    6冠英傲慢地扫了他一眼,终于开口了:“有什么严刑拷打尽管用来,我若是皱一皱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严刑拷打?”宋青书面色古怪,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对你用刑的,若是在你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到时候怎么和尊夫人交代?”

    听到他又提起妻子,6冠英怒道:“不许你再提她!”

    宋青书微微一笑,眼眸开始变得漆黑如墨:“看着我的眼睛,对,就这样……你们南宋使团和李可秀究竟商谈到什么地步了?”

    6冠英浑身一颤,眼神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喃喃答道:“我们……我们只是对外作幌子的,真正的使节另有其人,和李可秀接触的也是他们,我并不清楚谈到什么地步了。”

    宋青书悚然一惊,原来南宋方面耍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难怪之前我还奇怪来着,金、清两国派的使臣都是宰执大臣级别的人物,足见对李可秀的重视,为何南宋方面只派一个区区枢密院都承旨,哪里对李可秀表明了半分诚意?

    “真正的使节是谁?”宋青书急忙问道。

    6冠英摇了摇头:“我不清楚。”

    宋青书眉头一皱,继而换了一个问题:“那真正的使节落脚的地方在哪里?”

    “玉……玉清观。”明显看得出6冠英脸上露出挣扎之色,哪怕他如今神志不清,也意识到这个秘密决不能对外吐露。

    “玉清观?”宋青书站在窗边,望着漆黑的夜空,明的使者安顿在佛寺中,暗的使者却隐藏在道观内,倒是好算计。

    “来人,将他押下去,好生看管。”宋青书吩咐侍卫进来,将6冠英拖了出去。

    隔壁的程瑶迦一直心系丈夫的安全,听到动静急忙跑了出来,抓着6冠英的手臂摇晃起来:“6郎,6郎,你怎么了?”

    只可惜那些金国兵丁并不会听她的命令,依然毫不犹豫地架着6冠英消失在园子里。

    程瑶迦无奈之下,只好跑到宋青书面前:“元帅,6郎究竟怎么了,你答应过我不伤害他的……”还没说完就呜呜地哭了起来,她本就性子软弱,之前脑中存着民族大义,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与宋青书周旋,可如今看到丈夫双眼紧闭,生死不知的样子,心中的害怕与惶恐再也抑制不住,泪水簌簌地就落了下来。

    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宋青书倒也有几分歉意,下意识伸出手指去擦拭她脸颊的泪痕。

    当他的手指触及脸上的肌肤,程瑶迦浑身一颤,急忙后退数步,一脸惊骇地望着他。

    宋青书刚才只是情不自禁的动作,看到她那般强烈的反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孟浪了,这种事情越解释越尴尬,索性直接岔开话题:“放心吧,6少庄主没什么事,只是刚才闯府的时候真气耗尽,再加上精神紧张,晕过去了而已,休息一晚就好了。”

    得知丈夫无恙,程瑶迦这才松了一口气,犹豫片刻,试探地问道:“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了?”

    “既然6少庄主晕过去了,那你也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明日一早,我再派人送你们出去。”宋青书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