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21章 滋味如何

    几个金国士兵刚才并没有看到宋青书带双儿回来,后来听到他房中出的声音,下意识以为女主角是之前的程瑶迦。

    几人无意间在这里聊着八卦,没想到让一旁假装睡觉实则偷听的6冠英给误会了。

    想到娇妻此时正躺在另外的男人身下任他蹂躏,6冠英气得浑身骨头咯咯直响,只可惜如今被关押在这里,就算心中怒急却也什么也做不了。

    “狗官,我一定要杀了你!”6冠英暗暗誓道。

    宋青书当然不知道阴差阳错之下,自己已经成了6冠英心中的夺妻仇人,不过就算他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在意,享受了一夜双儿的温柔,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无比地神清气爽。

    “双儿,你在房中好好歇息一下,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做。”宋青书想到总不能一直扣着程瑶迦夫妻俩,趁现在天刚亮,正好将他们给放了。

    “宋大哥,我来服侍你洗漱。”双儿睡眼惺忪,挣扎着要起来。

    宋青书急忙将她重新按回了床上:“好双儿,昨夜你被我折腾了一宿,就别起来了,好好休息。”

    感受到他的体贴,再加上双儿自己也觉得身子骨酥软无比,便红着脸嗯了一声。

    宋青书很快穿好衣服,来到隔壁敲了敲程瑶迦的房门:“夫人可曾醒了?”

    “稍等一下。”里面传来了程瑶迦温柔的声音,不过宋青书却是一怔,为何一晚上不见,她的声音比平日里要嘶哑疲惫得多?

    程瑶迦从床上坐起来,慵懒地伸了伸懒腰,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夜隔壁动静那么大,弄得她心慌意乱,根本没法入睡,本想等着他们消停了自己再睡,谁知道一等就等到了天快亮了,这不刚睡下一个时辰,就被宋青书喊醒了。

    “折腾一晚上又起得这么早,怎么会精力这么好?难道金国鞑子果然如传言所说都是草原上的野兽?”程瑶迦掀开被子刚要下床,却现衣裙里湿滑一片,顿时羞得玉颊烧,昨夜听了一晚上墙角,没想到身体居然有了这么羞耻的反应。

    宋青书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房门才从里面打开,注意到程瑶迦脸色有些不自然,不由奇道:“夫人可是有哪里不舒服么,要不要我召大夫来替你把把脉?”

    “不不用了。”程瑶迦急忙摆手,心想这种理由怎么好说出口。

    “那我现在去把尊夫叫来吧。”宋青书昨夜享尽温柔,心情格外地舒畅,因此也无意为难这对夫妻。

    “谢谢大人。”程瑶迦心中欢喜,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对他行了个万福礼。

    宋青书笑了笑,随即吩咐手下去将6冠英带过来。

    “老弟今天当真是春风满面啊。”这个时候索额图刚好过来串门,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一脸暧昧地打趣道。

    宋青书笑着迎了上去:“让索兄见笑了。”

    “阴阳交合,乃天地至理,这有什么见笑的,不过哥哥我就没你这么好福气了,昨晚我带回去的那位小美人儿,到了晚上悄悄逃跑了。”索额图一脸遗憾地说道,他此番过来这边主要就是为了双儿的事情。

    索额图昨晚后来去打算放掉双儿,谁知道现对方不知所踪,他估摸着是双儿自己走掉了,倒也没放在心上。不过这件事总还是要和宋青书这边提前说一声,要不然对方问起来不好解释,毕竟双儿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朝廷命官。

    宋青书微微愣神便大致猜到他的心思,既然索额图睁着眼睛说瞎话,自己也就配合他一下咯。

    随意安慰他几句,两人很快就聊得高兴起来,望了望旁边花容月貌的程瑶迦一眼,索额图悄悄用手肘杵了杵宋青书,一脸贱笑地挤了挤眼睛:“如何?”

    宋青书一头雾水:“什么如何?”

    索额图眉毛动了动,嘿嘿笑道:“当然是昨晚滋味如何了?”

    “又白又滑又嫩,真巴不得能天天把玩。”宋青书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一席话弄得屋里屋外两个女人羞红了脸,屋里面的双儿听到索额图来了,急忙起床藏在门背后,刚好听到宋青书这句话,心中又是甜蜜又是娇羞屋外的程瑶迦却以为宋青书在说她,脸色通红更多是羞怒造成的,有心解释可又担心坏了宋青书的大事,一时间心中矛盾不已。

    这个时候6冠英被侍卫带了过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气晕过去,顿时大吼道:“狗官,我要杀了你!”

    只可惜他被身旁的侍卫牢牢按着,根本动不了分毫。

    “6郎,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程瑶迦急忙跑了过去想解释,突然耳中传来了宋青书传音入密的声音:

    “夫人若是想保住尊夫的性命,从现在开始就闭上嘴巴!”

    程瑶迦一怔,整个人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

    索额图这才回过神来,指着6冠英问道:“这位是?”

    宋青书笑道:“他是这位小娘子的丈夫,昨夜为了救他妻子,居然奋不顾身闯进道台衙门。”

    他此番说法避重就轻,只强调6冠英救妻子的一面,而故意忽略掉了对方身为南宋使臣的一面,程瑶迦不由听得心生感激,若是被索额图知道了他们的真正身份,那可就难办了。

    谁知道6冠英此时怒冲冠,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吼道:“狗贼,不必你假惺惺的,等到他日李可秀”

    听到丈夫即将说出暴露身份的话,程瑶迦不由吓得花容失色,急忙呵斥道:“6郎!”

    幸好宋青书反应够快,衣袖中的手指一弹,悄悄封住了6冠英的哑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索额图听得一头雾水,疑惑地望着他:“他怎么突然不说了?”

    宋青书笑道:“也许是知道我玩了他老婆,气得说不出话来吧。”

    程瑶迦又气又急,正要说什么,耳边再次传来宋青书的传音入密:“夫人请见谅,我这样说是为了能瞒过索额图,方便等会儿放了你们,这中间的误会你们回去后,夫人再向尊夫解释清楚。”

    程瑶迦咬了咬嘴唇,为了丈夫的安全,她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心想我与6郎这些年举案齐眉,事后向他解释清楚就好了,先度过眼前的难关。

    6冠英昨夜听到那些士兵的八卦,心中本来还存着一丝幻想,谁知道如今亲眼看到妻子居然一脸娇羞地默认了这件事,顿时形如枯槁,万念俱灰。

    昨晚忍不住吐了个小槽,没想到一天的功夫月票就升了4位,如今已经到了23位,大家实在是太给力了!

    多谢书友19955782,鬼斗三三,

    893961232,nnr,用户25584392,7621679,西楚将活宝,何非益友,逝水年华细斟酌,思醉,银风少,书友23796946,bpsp,煎饼咖啡,转角颓废,煜夜雾,再睡一夏217,蒋张画,书友19955782,979,七个名,嘛墓布认,蓝是黑,天傅云逝,我有只天天百度,,书友28723429,,r1s,大便纠结,徐志摩百度,书友12235134,緣趙子龍,1,nn,甜大弟,阿华1,记住死亡,天子结,南寒恶少,书友3269729,生无可恋111,灵透游龙,1314,鼎折覆餗,2934,你这个啊挫,心满飞絮,航天飞机,其實我很宅,啸剑,忆仙殇,高飞远翔宇,94774,脑袋空空如也,落逸羽,ss198,神在跳舞,ns,若然成枫,摇颺葳蕤,书友28324614,萌黄泉有罪不,肉鸽之王,书友2817785等等书友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