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24章 神秘的正使

    “就这样去杀吴之荣?”双儿吃惊地望着宋青书。★

    “当然,”宋青书温柔地擦拭掉她嘴角的痕迹,“得罪了我家双儿,又岂能让他逍遥快活地活下去。”

    看清他手上的东西,双儿顿时面若涂脂:“可是如今扬州还是满清治下,若是这样杀了他,恐怕会给宋大哥带来无尽的麻烦。”

    “放心吧,我自有应对之法。”宋青书胸有成竹地说道。

    看到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双儿不禁眼神一亮,哪个女人会不喜欢自己的情郎意气风呢:“好,我相信宋大哥。”

    宋青书牵着双儿的手,一路悄无声息地出了道台衙门,看得双儿佩服万分:“宋大哥,你的武功又高了好多。道台衙门守卫这么森严,你带着一个人居然都如入无人之境。”

    “双儿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啊。”宋青书温柔地看着她。

    双儿摇了摇头:“嗯嗯,不要,以前我学武功是为了替庄家上下报仇,可是如今有宋大哥替我报仇,又能保护我不受欺负,我还学什么武功呢?女儿家舞刀弄枪的,终究还是不雅。”

    “说的也是,”宋青书将她的小手抬到眼前,“这么白净细嫩的一双小手,若是因为练武磨出了茧子,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宋大哥~”双儿急忙将手缩了回去,心中却是甜丝丝的。

    看着她娇羞无限的样子,宋青书心中痒痒的,不过终究还是正事要紧:“好双儿,我初到扬州,并不清楚吴之荣的府邸,你应该知道吧?”

    “我恨不得将那狗贼碎尸万段,自然查过他的府邸在何处,宋大哥你跟我来。”双儿领着宋青书,两人就这样一路打情骂俏来到了吴之荣的府邸。

    吴之荣区区一个扬州知府,府上的守卫自然远远比不上钦差大臣的行辕,挡挡普通贼人还行,又哪里拦得住真正的高手?

    很快两人就站在了吴之荣卧室的床前,望着眼前呼呼大睡地男人,双儿抽出短剑就想刺过去,却被宋青书阻止了下来:“就这样一刀杀了未免太便宜他了。”

    双儿一怔:“那该怎么报仇?”

    宋青书笑道:“我之前不是答应过你将他带回庄家么,到时候就把他交给庄家三少奶奶。”

    双儿点点头:“不错,由三少奶奶亲自动手了结这段仇恨,再合适不过了。”

    两人在床边这么肆无忌惮讨论如何处置自己,哪怕吴之荣睡得像猪一样也会惊醒过来。

    “你们是谁?”刚从熟睡中醒过来,吴之荣还有几分迷糊,不过当他看清了双儿的样貌,一身睡意顿时不翼而飞。

    “你……你……”他如何忍不住,这就是之前那个想杀自己的女刺客?可他想不通的是,这女人明明被索大人抓回去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脑中只是迟疑了那么一瞬间,吴之荣便意识到两人来者不善,急忙张口便喊:“来……”

    只可惜后面的人字还没出口,便已经被宋青书点了哑穴。

    “我们是什么人?”宋青书轻笑一声,“我们是来索命的人。”

    双儿却是上去啪啪两耳光:“先让你这狗贼多活几天,再由三少奶奶处置你。”

    “倒是难得看到双儿生气的样子。”宋青书一边笑道,一边将吴之荣五花大绑起来塞到早就准备好的麻袋里。

    双儿脸色微红:“我平时也没这么凶的,只是这狗贼实在是太可恨了些。”

    宋青书笑道:“我当然知道,我们家双儿是天底下最温柔最善良的人了。”

    双儿心中感动,目光灼灼地望着他:“谢谢你,宋大哥。”

    宋青书知道她指的是吴之荣这件事,不禁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又何必一谢再谢。”

    双儿摇了摇头:“对宋大哥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对庄家上上下下却是恩同再造。现在既然已经抓住了这个狗贼,我想马上启程去嘉兴,将他交给庄三少奶奶。”

    宋青书不由吃了一惊:“怎么这么快?”同时心中叫苦不迭,早知道如此,就该迟些天再来找吴之荣算账的,弄得自己刚和双儿重逢就要分开。

    双儿也面露犹豫之色,不过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一脸歉意地说道:“庄家对我恩重如山,我想能让三少奶奶早一天报仇,庄家上上下下几十条冤魂也能早一天得到解脱。”

    宋青书听她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知道她心意已决:“既然如此,我也不强留你了,我送你们出城吧,你带着他出城不方便。”

    如今城门已关,双儿清楚以自己的功夫绝对无法带着一个活人翻越城墙;可如果等到明天早上,吴之荣府上又现了他失踪,到时候城门处肯定会层层盘查,更难将人带出去。

    见宋青书想得这般周到,双儿顿时心生感激,甜甜地答道:“谢谢宋大哥。”

    接着宋青书一手搂着双儿腰肢,一手提着麻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翻出了扬州城,然后在附近一个小镇上找到一户菜农,重金买下了他送菜的驴车,将装着吴之荣的麻袋扔到了里面。

    “双儿,我在扬州还有要事在身,没法陪你一起去嘉兴了。”宋青书一脸歉意地说道。

    双儿急忙说道:“宋大哥,你为了我把满清一个大官捉出来了,到时候扬州官场肯定震动,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你要办的事情,这让我已经很不安了,又岂能再耽误你呢。宋大哥你就放心吧,这些日子我走南闯北早已经验丰富,一路上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更何况嘉兴离扬州并不是很远。”

    宋青书这才放心下来:“那你将吴之荣送到庄家过后,就快点回来找我,这段时间我会一直想你的。”

    双儿脸色微红,轻轻地嗯了一声:“我会尽快回来的。”

    尽管心中不舍,宋青书还是不得不送走了双儿,当再也看不清她背影的时候,方才回到了扬州城内。

    路过吴之荣府邸的时候,宋青书悄悄溜进去扔了一个火把,然后再迅回到了道台衙门。

    他昨日刚从6冠英口中得知真正的南宋使臣在玉清观内,担心去晚了对方一行人说不定已经撤走了,所以需要吴之荣的失踪尽快被现,那样他就有了理由趁机带兵去搜查玉清观。

    本来他一个人去查探玉清观也不是不可,不过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破坏李可秀与南宋使臣的和谈,所以需要阵仗弄得越大越好,再由扬州的兵马出面,由不得南宋使臣方面不疑神疑鬼,各怀鬼胎之下,双方若是能谈出个什么结果那才见鬼了。

    回到道台衙门没多久,扬州知府吴之荣被歹徒劫走的消息果然传了过来,索额图急忙跑来找宋青书商议,两人一合计,决定大索全城。

    索额图原本还想派兵搜索扬州城周边地区的,却被宋青书以“城门已关,贼人不可能带着人跑出去”的理由阻止了,索额图一想也有道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最后宋青书自告奋勇帮忙找人,索额图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就拨给了他几十个士兵。

    出了道台衙门,宋青书找来一个满清士兵,问明了玉清观的位置,然后就带着部队浩浩荡荡杀了过去。

    白天程瑶迦和丈夫6冠英出了道台衙门后,在城中七绕八绕,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跑到了之前约定的玉清观中。

    6游正在玉清观和此次南宋的正使商量如何将二人救出来,看到他们安全回来后不由大喜过望,接着训斥了6冠英一顿,然后又柔声安慰程瑶迦。

    6冠英心中郁闷,可是个中缘由又不方便对长辈说出口,更何况这里还有正使这样的大人物在,难道将妻子失节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么?只好黑着一张脸听完叔叔的训斥,然后回到房中倒头就睡。

    程瑶迦看到丈夫这般怀疑自己,也是心中委屈无比,只能闷闷不乐地回到房间暗自垂泪。

    6游见他们两夫妻闹别扭,也没太放在心上,安顿好两人后就和此次的正使商量拉拢李可秀一事。

    到了晚上一行人各自休息,谁知道半夜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闹之声,侍卫回来禀告,是清国士兵将玉清观团团围住。

    南宋一行人大惊失色,急忙聚到一起,6游对那正使说道:“韩大人,趁现在清兵不是很多,我们趁机杀出去,再连夜送大人出城。”

    那被称为韩大人的正使摇头道:“不必,既然来的士兵不多,证明我们的身份还没有暴露。我们就冒充普通游客出去会他们一会,将他们打走就是。”

    6游皱眉道:“可是大人您身份尊贵,若是在这里被清国人认出来……”

    韩大人哈哈笑道:“认出来又如何,以本官的身份难道他们还敢动我不成?若是以前倒也罢了,现在清国自顾不暇,哪敢随便招惹我们。更何况你别忘了,这里是李可秀的地盘,真闹出什么事来,他又岂会袖手旁观?”

    6游还是不放心:“可是远水解不了近火,而且李可秀如今毕竟名义上是满清的官,就算相帮我们也难免束手束脚。”

    韩大人指着旁边一个大胡子军官模样的人说道:“放心吧,有吴天德吴将军在,这些人又岂能伤得了本官?”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