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27章 神秘的带御器械

下一页

    听到白莲二字,屋顶上的宋青书心中一惊,白莲教倒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公然行刺南宋宰执级别的大臣,不知道这次任务周芷若有没有参与,万一伤在令狐冲手下就麻烦了。

    不过宋青书很快就放下了的担心,令狐冲剑术虽高,但偏科太严重,学了个吸星大.法还是半成品,而周芷若毕竟是在屠狮大会上夺过天下第一的高手,再加上这两年时不时和自己双.修一下来个阴阳共济,内功根基早已稳固异常,武功速成的隐患也被消弭于无形,如今已将《九阴真经》修炼到一个极高明的境界,就算遇到五绝级别的高手,自保也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只是个令狐冲而已。

    不过最让宋青书疑惑的却是令狐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就罢了,为何会留在韩侂胄身边保护他?

    令狐冲性子素来潇洒豁达,最讨厌被各种管束,如今居然当了朝廷的爪牙,的确很令人意外。

    只可惜宋青书怎么也猜不到令狐冲之所以跟了韩侂胄,主要还是他造成的。原来令狐冲之前为了帮任我行父女应对黑木崖的困难局面,便答应任我行去福建查探辟邪剑谱的下落,顺便想着看是否有机会见小师妹一面。

    只可惜半路上江湖传来黑木崖与金蛇营联姻的消息,令狐冲整个人如遭暴击,有心回黑木崖问个明白,可是又自伤自怜地想到,不管是样貌还是武功,自己都比不上宋青书,更何况人家还是一方霸主,麾下数万精兵,控制着方圆千里的地盘,自己却是孑然一身的孤儿,就算去黑木崖,又能改变什么,任我行又岂会选择他当女婿?

    就这样浑浑噩噩到了福建,正好又碰到了华山一行人,看到林平之与岳灵珊整日秀恩爱,他更是心灰意冷。

    为了避免被熟人认出来,他就化名吴天德,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逛,整日里借酒消愁,机缘巧合下救了韩侂胄一行人,得知对方居然是南宋朝廷的副相级人物。

    韩侂胄见他剑法惊艳,武功高强,有心招揽他,令狐冲下意识准备拒绝,却忽然想到,任我行之所以背信弃义将盈盈许配给宋青书,还不是因为对方势力更大,和他联姻能帮到日月神教么?那如果自己也能闯出一番名堂,出人头地,那不就能堂堂正正将盈盈抢回来么?

    韩侂胄是南宋朝堂宰执级别的高官,跟着他混岂不是一条通天的捷径?

    想清楚了这一切,令狐冲便毅然接受了韩侂胄的招揽。韩侂胄倒也没亏待他,当时就许诺给了他一个带御器械的身份。

    带御器械这几个字虽然看着普通,不过来头却是极大。南宋皇帝的护卫力量大体上由四股势力组成:殿前司诸班直、皇城司、三卫以及带御器械。

    殿前司诸班直都是从军中选出的最为骁勇的军士,总数大概是三四千人;

    而皇宫的各门都是由皇城司负责看守,从皇帝身边起的警戒线一般有五条,以皇城司和殿前诸班相交叉分布,让皇城司和殿前司互相制约,防止异动;

    三卫即勋卫、翊卫、亲卫,不过比起殿前司诸班直和皇城司,他们的武力值就要差了很多,因为这些人都是官员家属子弟,所担负的也大多属于礼仪的任务,不过由于贴近皇帝身边,选用却是很严格的,比如在上朝时立于殿上两旁的亲卫官,要求是后宫嫔妃或正任观察使、翰林学士以上的官员子弟充任;

    比起这三股势力,带御器械是最神秘的,他们可算是真正的御前带刀侍卫,有这种官职的人并不多,大多数时候只有三四个,两宋加在一起近三百年,最多的时候也没有超过六个。

    人数如此之少,选取标准自然也就极为严格,一般都是皇帝非常亲信并且武勇极高之人,《射雕英雄传》里有一段,黄药师的弟子曲灵风被逐出桃花岛,为了讨黄药师欢心重归师门,于是冒险到宫中盗画,想献给师父,结果最后与追击的大内高手同归于尽在牛家村。

    那个武官身上有一块腰牌“忠州防御使武功大夫带御器械石彦明”,宋朝官制很复杂,忠州防御使、武功大夫这些只是个名头,真正重要的就是这个带御器械。

    原著中黄药师得知此事后感叹若非曲灵风被自己打断了双腿,绝不会死在那个石彦明手下,其实事实刚好相反,石彦明身为带御器械,武功极为高明,曲灵风绝不是他的对手,若非看到曲灵风双腿不便心生轻视,也绝不会中了他设下的桃花岛机关,最终落得个和他同归于尽的下场。

    韩侂胄一来就给了令狐冲带御器械这样的回报,对于令狐冲这样的江湖人士来说,可以算得上一步登天了,毕竟带御器械平日里都在皇帝身边混,很容易就得到皇帝赏识,从此飞黄腾达。

    原本带御器械这样重要的职位,绝不是一个大臣所能决定的,不过韩侂胄家族势力庞大,后宫里某宠妃又和他是同一条战线的,因此安排一个带御器械,倒也算不上什么难事。

    宋青书并不知道令狐冲有了这么一段奇遇,只是聚精会神听下面双方在说些什么。

    韩侂胄显然不欲和李可秀继续讨论白莲教的话题,开口说道:“李大人,隔了这么多天了,上次说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了?”

    李可秀苦笑道:“韩相,你也知道我一家老小还在燕京城为人质,我若按你们的要求公然改旗易帜,归顺大宋,岂不是要了他们的性命么?”

    “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们自然会安排人将李大人的家小救出来。”韩侂胄答道。

    李可秀眉头一皱:“不是我不相信韩相,如今这局势江淮一代的归属已经吸引了各方的注意,我又处于风尖浪口,朝廷对我一家老小的看管肯定极为严密,又岂会那么容易救得出来。”

    李可秀又不是白痴,之前他已经数次派人进京试图救家人出来,只可惜朝廷对其家人看管之严密,让他派去的人根本无法下手。

    听到他的话,韩侂胄神秘一笑:“这个你大可放心,李大人自问你家人比起平西王吴三桂的女儿,清廷谁更重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