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34章 心如鹿撞



    “好了,在夫人这里耽搁的时间也太久了,差点忘了还有正事要办。”宋青书起身说道,“夫人暂且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等会儿再回来接你。”

    程瑶迦急忙跳下床拉着他的衣袖:“不要丢下我!”

    她性子本就柔弱,今天接二连三受到惊吓,此刻若非有宋青书相伴,她恐怕早已崩溃。一想到鹿杖客那丑陋好色的模样,程瑶迦便不寒而栗。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等会儿鹿杖客回来了,那该怎么办?

    更何况她不知道自己被鹿杖客带到了哪里,女人天生的胆小让她只想呆在相熟的人身边。

    望着她楚楚可怜的眼神,宋青书心中一软,再加上也担心她留在这里会遇到什么危险:“那好吧,我带你一起去,不过你要答应我,等会儿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万一惊动了守卫就糟了。”

    “嗯~”见他愿意带着自己,程瑶迦忙不迭地点头,心中欣喜之余,却暗生感动,他虽然外面凶恶,骨子里却是个温柔至极的男人。

    宋青书对她笑了笑,将双手高高举起:“来,抱着我。”

    “啊?”程瑶迦吓得后退了一步,红着脸嗔道,“这怎么可以!”

    宋青书一脸郁闷:“你想到哪儿去了,这园子里高手如云,你不抱着我,以你的轻功,出去走不了几步就会被守卫发现的。”

    程瑶迦这才知道想岔了,不过让她主动去抱丈夫之外的男人,终究还是太为难了,喏喏地说道:“可不可以不抱啊。”

    “可以啊,你就先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救你,不过等会儿先回来的是鹿杖客,你可别后悔。”宋青书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程瑶迦嘴唇轻咬,心中挣扎无比,虽然抱其他男人实在太过出格,不过比起被鹿杖客再次捉住失去清白,似乎也要容易接受得多……

    想来想去,程瑶迦终究还是硬着头皮往宋青书走了过去,看到他高高举起的双手,唇边渐渐绽放的那得意的笑容,她便恨得牙痒痒,心想这人就爱戏弄自己。

    见她扭扭捏捏走了过来,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抱自己,宋青书微微一笑,伸手就拦住她的腰肢将她搂在怀里。

    “啊~”程瑶迦吓得一声惊呼。

    “嘘~”宋青书将手指按在她嘴唇上,摇了摇头,“夫人忘了刚才答应我什么了,不要发出声音,免得惊动守卫。”

    “嗯!”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子抱在怀里,程瑶迦早已羞得说不出话来,嘴唇上仿佛还残留着他手指的温度,一时间整个人都有些痴了。

    “夫人的腰好软。”宋青书下意识用手捏了捏,低头在她耳边说道。

    “我……我还是留在这里等你好了。”程瑶迦一颗芳心砰砰直跳,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似乎是个错误。

    “真的么?”宋青书笑着问她,两人隔得如此之近,看到眼前女子白里透红的脸蛋,不由暗暗感叹,这女人都嫁人这么久了,皮肤居然还如此之好,陆冠英倒真是艳福不浅。

    程瑶迦心中犹豫,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宋青书心中了然:“既然夫人做不了决定,那就由我帮夫人做吧。”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搂着她便飞出了门外。

    程瑶迦大吃一惊,下意识想惊呼,却想起了对方的叮嘱,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巴。

    将她的举动尽收眼底,宋青书不由大乐:“夫人你还真可爱。”

    程瑶迦心中羞极,将头扭了过去,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宋青书怀中搂着温热动人的娇躯,心中大为高兴,差点没吹上一个口哨,不过他也知道正事要紧,渐渐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带着她小心翼翼地在院子里飞跃着。

    这下可苦了程瑶迦了,宋青书是万花丛中过,虽然对这种程度的搂抱也很心动,可是很快就恢复了平常心,可是她却不一样,她原本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平日里读的也是《女训》《列女传》等书,就是偶尔偷偷读读《西厢记》之类的话本,已经觉得是大大不妥,像如今这般和别的男子搂在一起,那真是想都不敢想。

    两人身子紧紧挨着,程瑶迦隐隐约约有一种幻觉,仿佛对方他身上阳刚的男子气息透过衣服渗透进了自己娇嫩无比的肌肤,然后进入了自己体内……身子越来越软,心跳却越来越快。

    宋青书很快就察觉到她的异常,不由温柔地说道:“事急从权,夫人切莫放在心上,我不会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任何人说的。”

    感受到他声音中的温柔,程瑶迦这才渐渐平复下来,她毕竟也是全真门下弟子,骨子里也有江湖人的豪气,羞到极致过后,索性也放开了心扉,甚至还主动搂住对方的熊腰以减轻他的负担。

    注意到对方抱着自己,足尖随便那么轻轻一点,便仿佛夜枭一般无声无息滑过夜空,下一刻已出现在十数丈外,程瑶迦惊讶地合不拢嘴来,心想原来这人武功这么高的。

    对于偷听之事,宋青书早已熟门熟路,他一眼便认出了目标所在,搂着程瑶迦一路潜行,很快便摸到了那房顶之上。

    小心翼翼揭开瓦片往下看去,宋青书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都是熟人啊。

    玄冥二老就不说了,站在他们上首的有金刚门主、百损道人,后面还有阿大阿二,另一边那几个人则不认识,不过宋青书一眼就看出他们并不会武功,估计应该是蒙古那边来的官员。

    不过最让宋青书吃惊的是坐在上首位的那人却并非赵敏,而是一锦衣公子。

    “唉,白期待一场,看来这次无缘相见啊。”想到赵敏明媚的姿容,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

    “小王爷,总之从现有信息判断,李可秀应该只是和我们虚与委蛇,他恐怕更倾向于投靠南宋。”听到下面传来的声音,宋青书心中一动:小王爷?再加上这一屋子汝阳王府高手,看来这锦衣公子是赵敏的哥哥扩廓帖木儿,也就是王保保啊。

    “哼,不识时务,既然如此,本王将那南宋使臣通通杀了,看李可秀和谁和谈。”王保保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长身而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