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37章 美丽的错误

下一页

    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素来以心狠手辣著称,他们的字典中从来没有怜香惜玉四个字,看到程瑶迦挡在面前,两人丝毫迟疑都没有,直接往她身上劈去,同时心中打着隔山打牛的主意,用她的身体将内力传到那个高深莫测的绣花大盗身上去。

    两人的攻击还没及体,程瑶迦就已被凛冽的掌风压迫得喘不过气来,浑身动弹不得,她脑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宋青书也注意到身后的异状,心中也是焦急万分,要知道龙女中了全真五子的七星聚会,若不是她修炼的玉.女心经已到极高的火候,早已当场香消玉殒。如今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全力一击,威力恐怕还在全真五子的七星聚会之上,程瑶迦的内力又远不如龙女,若是被击实了,恐怕会瞬间毙命,自己空有一阳指和欢喜禅双.修之法,也来不及救她。

    宋青书对这个腼腆害羞的少妇本就有着相当的好感,更何况如今她奋不顾身地替自己挡掌,自己又岂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地发生。

    宋青书一咬牙,拼着受内伤硬生生扯掌,然后一把搂住程瑶迦的纤腰,千钧一发之际使出咫尺天涯,院子中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宋青书已经抱着程瑶迦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宋青书如今的功力何等了得,刚才忽然收力内力反震那一下已让他受了不轻内伤,再加上强行使出大耗功力的咫尺天涯,更是伤上加伤,因此刚瞬移到这里,脚下一软,整个人没有站稳,往旁边打了个踉跄。

    幸亏他反应够快,顺势往旁边转了几圈这才卸掉了瞬移过来的冲力。

    程瑶迦被他抱在怀中,转圈的时候仰望着他的脸庞,整个人如在梦中,不知不觉地脸就红了。

    宋青书不禁擦了一把冷汗,怎么搞得像电视剧里那些恶寒的镜头,简直尴尬癌都犯了,自己可真不是故意的啊。

    为了化解心中的尴尬,他急忙将目光移到了两人先前所在的地方。

    另一边那二十四个番僧见宋青书忽然扯掌,心中大喜,比拼内力之时任何一方忽然收掌,简直就是开门揖盗自寻死路的行为,他们打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心思,猛地顺势攻了过去,不给对方留下一丝喘息之机。

    哪知道宋青书忽然从眼前凭空消失,而接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百损道人与金刚门主的全力一击。

    双方此时都看清了是怎么回事,不由暗暗叫苦,可是他们也没办法,这种时候任何一方扯掌,都是死路一条,因此双方只好硬着头皮,实打实地对上一掌。

    金刚门主和百损道人虽然武功远比这些番僧高,不过如今是比拼内力,是最取不得巧的,再加上番僧们神奇的合.体之术,四掌相接,金刚门主和百损道人瞬间变得脸色通红,二十四个番僧也齐齐身子一晃。

    宋青书清楚自己这个时候从旁偷袭的话,这群人不死也得重伤,只不过汝阳王府的高手损伤殆尽,并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如今扬州形势无比复杂,正需要借助汝阳王府的力量来破局。

    权衡好利弊得失,宋青书便长笑一声:“长夜漫漫,在下还要与佳人为伴,恕不奉陪了。”完便搂着程瑶迦几个纵越,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神箭八雄急忙放箭,可惜宋青书身形飘渺不定,他们又哪里射得中,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去。

    全程目睹了宋青书带着一个柔弱女子在高手如云的包围中潇洒自如地逃脱,王保保不由脸色铁青,看到院子里双方还在红眼睛粗脖子地拼着内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够了,都给我收手!”

    有了王保保的干涉,双方这才敢一一撤去内力,最终成功罢手。

    “谁能告诉我那个绣花大盗究竟是什么来历!”王保保脸色很不好看。

    场中众高手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同伴眼中的惊惧之色,一直以来他们对自己的武功极为自负,认为以他们之力,可以轻轻松松横扫中原各大派,没想到如今却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高手玩弄于鼓掌之间。

    见没人答话,王保保更是烦躁,想了想下令道:“未免消息泄露让南宋那边有了防备,之前的计划提前,今晚就行动!”蒙古征战四方百战百胜,战术的精髓就在一个快字,王保保身为蒙古新一代的名将,自然也领悟了闪电战的精髓。

    “是!”众高手轰然领命,刚刚在主子面前丢了这么大脸,此时个个都群情激奋,有心一刷前耻。

    注意到手下高昂的士气,王保保满意地了头,大手一挥:“出发!”

    宋青书抱着程瑶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估摸着汝阳王府的人不可能追过来了,这才将她放了下来。

    刚一停了下来,宋青书就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程瑶迦顿时花容失色,一脸担忧地抓着他的衣袖:“你怎么了?”

    “刚才受了内伤,不碍事。”宋青书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满不在乎地笑了笑。

    “都吐血了怎么会不碍事呢,我这里带了些全真教的疗伤药,你快服下吧。”程瑶迦慌慌张张从怀中摸出了一颗药丸。

    “吐血而已,吐啊吐的就吐习惯了。”宋青书微微一笑,按着她的手让她将药收回去,“我运功调息一下就好了。”完就这样席地而坐,体内真气不停流转起来。

    他刚才受的伤虽然不轻,不过他如今内力已臻化境,早已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只需运行几个周天下来,内伤便能痊愈。

    程瑶迦见他运功就运功,不由唬了一跳,在她印象里,周围的人不管师父也好,长辈也好,疗伤的时候都会找一个不受打扰的静室,甚至还会有信得过的人在一旁护法,哪有像他这样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坐下来就开始疗伤的?

    不过之前在何园中对方惊艳的武功让她莫名地信任对方,悄悄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想:没想到他武功这么高,亏我之前还想挟持他逃出道台衙门呢。

    想到之前天真的想法,程瑶迦不由羞涩一笑。因为宋青书正在疗伤,她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到了他身边,呆呆地望着他出神。

    看到之前他用来蒙面的锦帕掉落到了旁边草地上,程瑶迦捡了起来,下意识想塞回自己怀里。毕竟这条锦帕是她当年特意为丈夫绣的,前几天刚被对方给抢走了,她一直想拿回来,只可惜没机会。

    如今眼看着机会出现了,她却犹豫了起来,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拿着锦帕的手举在半空中,一直没有下一步动作。

    忽然她眼神的余光注意到身旁男人额头上的汗珠,想到他是为了救自己才受的内伤,顿时心中一软,拿起锦帕温柔地替他擦拭了起来。

    替他擦完汗过后,程瑶迦注视着手中的锦帕发呆起来,想到这段时间丈夫种种过分之处,她忍不住也有些生气起来:既然你不喜欢这锦帕,那我送给别人了。

    这些年来她一直循规蹈矩,可一旦产生了这大胆的念头,却怎么也制止不住体内的冲动,程瑶迦一颗芳心砰砰直跳,见宋青书依然闭着眼在疗伤,便用颤抖的指尖夹着锦帕,悄悄地塞进了身边男人的怀中。

    宋青书唇边泛起一丝微笑:“这算是夫人给在下的定情之物么?”

    程瑶迦本就紧张无比,差没被他吓得跳起来,抬头望去,见宋青书已经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自己,她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马上钻进去。

    “你欺负我~”程瑶迦都快哭出来了。

    宋青书笑道:“我哪里欺负你了?”

    “你刚才明明醒了,却假装还在疗伤,故意……故意看我笑话,还不叫欺负我么?”程瑶迦泪水簌簌地就流下来了,怎么也止不住。

    看到她落泪,宋青书顿时慌了,急忙掏出手帕替她擦拭脸上的泪痕:“冤枉啊,我刚才真的在疗伤,直到你碰我才醒了。”

    程瑶迦脸色一红,白嫩嫩的手往前一摊:“拿来!”

    “什么拿来?”宋青书一头雾水。

    程瑶迦瞄了一眼他手中的锦帕,红着脸道:“那个!”

    宋青书顿时恍然,却丝毫没有还给她的意思,反倒放回了自己怀里:“这个不行,你已经送给我了。”

    “我哪有送给你,明明是你抢去的。”程瑶迦硬着头皮道。

    宋青书顿时笑了:“那刚才是谁亲自把这锦帕塞到我怀中来的啊。”

    程瑶迦一张俏脸红得像玫瑰花瓣一样:“就算是我送的好了,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还我!”完便扑过去想从他手中抢回来。

    不过宋青书反应更快,手往后面一缩,程瑶迦扑了个空,整个人失去平衡,顿时跌倒了他怀中。

    以宋青书的武功当然有无数种办法扶住她,不过他又岂是那种不解风情的鲁男子?索性没有反应过来,任由对方像自己跌来。

    程瑶迦一双杏眼顿时睁得老大,因为她跌到宋青书怀中的时候,两人的嘴唇居然直接亲到了一起。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