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39章 自荐枕席

    宋青书搂着程瑶迦,两人躲在玉清观内一棵茂密的大树内,正好将别院里生的事情尽收眼底。

    整个玉清观,里里外外站的到处都是番僧,玉清观的道士被集中到了一起看管,显然已经失去了抵抗力。

    王保保傲然立在院子中,身边尽是汝阳王府的高手。

    而韩侂胄一行,伤的伤、死的死,唯一还有抵抗之力的就是令狐冲假扮的吴天德了,只见他一人一剑,在玄冥二老的合击中,丝毫不落下风,只不过他同样也被二老缠得无法脱身。

    宋青书暗暗寻思:令狐冲剑术奇高,若是对上玄冥二老任何一人,恐怕早就胜了,不过玄冥二老合在一起,不论攻击还是防御都大幅度上升,连当初大成的张无忌都很难应付,更何况如今的令狐冲。能拼个不胜不败,已经是得益于独孤九剑的神奇以及二老对吸星**的忌惮,不然令狐冲早就受制于玄冥神掌之下了。

    “你的同伴都已束手就擒了,你又何必在负隅顽抗?我们蒙古人最重视人才,只要你放下武器,投靠我们,本王保证你的待遇绝对比在南宋好。”看到令狐冲展露出来的惊艳剑术,王保保顿时升起了爱财之心。

    令狐冲冷哼一声:“废话少说!”他素来侠肝义胆,又岂会做出这种临阵投敌的行为。

    韩侂胄忍不住怒道:“王保保,如今大宋和蒙古正在和谈,你这行为岂不是擅启战端!”

    王保保不以为意地说道:“擅启战端又如何,反正你们南朝人弱得很,蒙古内部很多人都不赞成大汗和你们和谈,真打起来反而更好。”

    他其实知道这次大汗铁了心要集中力量收拾西方诸国,绝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和南宋重启战事,不过他怎么可能傻到将这些和盘托出,身为蒙古名将,又岂会不知道虚张声势。

    韩侂胄果然被他唬住了,脸色阴晴变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其实他也是关心则乱,因为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筹划着北伐金国,眼看着即将完成心愿了,若是和蒙古开战,北伐一事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见玄冥二老一直拿不下令狐冲,王保保急忙对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说道:“我们需要尽快搞定一切,不然惊动了其他人就糟了,所以还请两位先生出手,拿下这个人。”

    原本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自重身份,是绝对不会以多欺少对付一个晚辈的,不过之前在那个什么绣花大盗手下吃了大亏,他们早已面目无光,也不好意思摆架子。万幸的是周围全是王府内部的人,想必没人会将今天生的事情泄露出去。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往场中令狐冲出手,令狐冲剑术虽高,可又怎么敌得过这么多高手?没过几招,剑法就散乱起来。

    金刚门主瞅准一个破绽,径直欺入他怀中,令狐冲大吃一惊,独孤九剑下意识反击过去,谁知道剑尖刺到对方身上如同刺中一块金刚岩一般,手中长剑都被逼得弯了一个夸张的弧度。

    趁令狐冲失神之际,金刚门主一指点在他胸口大穴之上,令狐冲哇地大吐了一口鲜血,接着又中了百损道人一掌,若非他有吸星**护体,这两下已经足够断送他的性命。

    幸亏王保保爱惜他的人才,提前命令手下留活口,玄冥二老才没有接着补刀。

    随着最后一个人被擒拿,南宋一方再也没了抵抗之力,被王保保的手下尽数绑住。

    宋青书眉头暗皱,王保保麾下高手虽多,可是南宋这边也不是吃素的,还有玉清观这些道士相助,站着人数、地利优势,怎么这么快就被制服了呢?

    动了动鼻子,宋青书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顿时心中恍然,原来是十香软筋散,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使其药性散在空气中,结果玉清观这边很多人在睡梦中就失去了抵抗能力,才导致战局形成一边倒的情形。

    程瑶迦一直紧紧捏着衣裳,注视着下面的情况,终于现了丈夫神色萎靡地被一个蒙古兵压着,心中惊呼一声,身形便是一动。

    有了之前在何园里的前车之鉴,宋青书早就注意着她的动静,见她想冲进去,急忙拉住了她。

    “放开我,我要去救6郎。”幸好远处声音嘈杂,程瑶迦声音又娇柔,这才没有惊动汝阳王府的人。

    宋青书喝道:“夫人冷静点,你现在下去与送死有什么区别?”

    “可是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6郎受难,我却袖手旁观吧。”程瑶迦也清楚,以自己的武功,恐怕下面随便一个番僧就能胜过自己,不过及时如此,她也有着与丈夫同生共死的勇气。

    “不是袖手旁观,而是从长计议。”宋青书生怕她不顾一切地跳下去,只好将她紧紧搂着,“现在敌众我寡,夫人先跟我回道台衙门,我们再好好商议如何营救他们。”

    “可是”

    程瑶迦还要开口,却被宋青书马上打断:“没什么可是的,放心吧,刚才你在那边也听到了,王保保不会杀他们的,尊夫除了会受点小苦之外,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听到他的话,程瑶迦方才渐渐镇定下来,知道对方说的有道理,便渐渐放弃了挣扎。

    “那我们先走吧。”见她平静下来,宋青书说了一声,便搂着她悄悄离开了玉清观。

    回道台衙门的路上,宋青书不停地安慰程瑶迦,只可惜对方整个人神不守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宋青书只好开始自个儿寻思该如何面对如今的形势。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保保今天反倒帮了他一把,原本李可秀都快和南宋达成协议了,宋青书正苦恼如何阻止呢,结果王保保今天来这么一招,李可秀自然没法和南宋勾搭了。

    再加上江淮一地与蒙古并不接壤,先天的劣势让李可秀不可能轻易倒向蒙古,那就给宋青书留下了足够的时间布置自己的计划。

    回到道台衙门后,宋青书对程瑶迦说道:“夫人你今晚受到太多惊吓,先回房好生休息一晚,救尊夫的事情,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程瑶迦点点头,却没有离去的意思,反而跟在他身后一起进了他的房间。

    “夫人这是?”宋青书刚要问,却被接下来生的事情惊呆了,只见程瑶迦默默褪去了外面的衣裳,露出了一身晶莹如玉的肌肤。

    ps

    常言道,左眼跳,桃花开,右眼跳,菊花开。

    我就说今天右眼为什么一直跳,一看月票排行榜顿时全明白了。早上还在第2名呢,结果被后面的人连爆了7次菊,如今已滑落到了27位。

    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从今天开始到23日中午12点,这段时间打赏又是双倍月票,真是日了狗。

    总不能一直被人爆吧,怎么着也得让前面那几位菊花开一下。

    求月票,求爆菊!!!

    pss

    和尚最近也开了微信公众号:六如和尚,今后会在公众号里一些本书相关的咨询以及一些福利向的东西,也会在公众号和读者交流,欢迎各位前来调戏。

    关注方法:打开微信点现点查找点公众号搜索“六如和尚”。经读者反应,有些人搜不出来,所以最好按照我说的这个步骤,一定要点开公众号,再在公众号里搜索“六如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