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43章 操劳过度



    经过一夜的睡眠,程瑶迦早已丧失了昨夜的勇气,早已羞得不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忽然察觉到身边的男人动了动,好像有转醒的迹象,吓得急忙闭上眼睛,重新装睡起来。

    看到程瑶迦重新闭上了眼睛,宋青书嘴边浮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其实对方刚动他就醒了,后面故意装睡纯属是有心戏弄她一下。

    “咦,在陌生男人床上还睡得这么安稳?”宋青书故意说道。

    程瑶迦手指紧紧捏着衣裳下摆,既然装睡,那就只能装到底了。

    “真是够软的啊。”宋青书手又恶作剧地动了一动,害+,≮.︾≤.≧得程瑶迦整个身子都轻颤起来。

    男人早上起来,精力总是那么充沛,宋青书只觉得怀中的佳人浑身软乎乎的,忍不住摩挲了几下。

    程瑶迦一直咬唇苦忍,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实在是装不下去了,正要发作之际,宋青书却未卜先知地放开了她,直接下了床。

    听声音对方似乎是在穿戴衣服,程瑶迦心中暗想这人还真是够坏的,欺负了人家当我不知道么。不过她如今在装睡,只能继续缩在床上。

    “夫人,该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终于不用装下去了,程瑶迦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又被他的话弄得满脸羞红,喊人起床哪有这样喊的,还什么太阳晒屁……屁股了。

    宋青书却没有料到前世随口一句口头禅居然又让对方羞红了脸,看着她扭扭捏捏坐在床上,将被子死死裹在身上,不由好笑道:“夫人你这又是何苦,昨晚我又不是没看过。”

    “你还摸过呢!”程瑶迦心中愤愤不平地想到。

    “昨晚是昨晚,今天是今天。”程瑶迦裹着被子,红着脸说道。

    “好好好,我就不打扰夫人梳洗打扮了。”宋青书笑了笑,便走了出去,还贴心地替她关好了门,“我等会儿吩咐人给你送梳洗的水过来。”

    “哎~”程瑶迦一急,连忙喊住了他,“不要!”

    宋青书站在门口停住了,一脸问号。

    “可不可以你把水送过来……”话一出口,程瑶迦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急忙补充道,“我不想被别人看见我……我在你房间过夜。”

    原本她以为对方这种身居高位的人会拂袖而去,结果出乎她的意料,回复她的是一个温暖和煦的笑容:“好啊,你稍等一会儿。”

    当宋青书离去后,程瑶迦整个人都还有些失神,唇间喃喃自语:“他真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宋青书梳洗完毕后,找下人准备好干净的帕子水盆,亲自打了一盆清水端到房间门口,刚敲了门喊了程瑶迦,谁知道索额图笑眯眯地从假山那边过来了。

    “贤弟早啊。”索额图拱了拱手,忽然注意到他手里的水盆,不由勃然大怒,“这园子里的下人是怎么搞的,怎么能让你亲自做这些事情。”

    宋青书一脸郁闷:“我……”

    还没想好如何回答,吱呀一声门打开了,程瑶迦从里面走了出来:“你回来……啦……”这个时候她也看到了不远处的索额图,脸上浅浅的笑意顿时凝固了。

    “哦~原来是博红颜一笑啊,”索额图顿时露出一脸意会之色,“贤弟这番心思,哥哥我望尘莫及。”

    程瑶迦羞得一把从宋青书手中将水盆夺了过去,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宋青书顿时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事儿啊,自己费心费力,最后还没讨到好。

    看到他吃了闭门羹,索额图强忍着笑意走了过来:“贤弟,不是哥哥多嘴啊,有时候女人就不能对她们太好,不然她们会蹬鼻子蹭脸……”

    宋青书可没兴趣和他大谈御女心得,急忙打断道:“不知索大哥这么早过来究竟有什么事呢?”

    “哦,是这样的,”索额图笑着说道,“今天扬州织造设宴请我们过府一叙,嘿嘿,咱自家兄弟不说见外的话,这扬州织造可是个肥缺,这些年他可没少捞油水,这次肯定给我们准备了一份厚礼……”

    宋青书听得眉头微皱,这些官场上的勾当他素来不喜,更何况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哪愿意将时间浪费在和扬州官场应酬上面,便婉言谢绝道:“多谢索大哥好意,不过我这两天太过劳累,想在园子里好好休息一番。”

    “太过劳累?”索额图伸着脖子望了望后面门窗紧闭的房间,顿时露出一种我懂的笑容,“面对这样水灵灵的少妇人,没几个男人把持得住。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贤弟了,哈哈。”

    索额图原本相当忌惮唐括辩此行的目的,如今见他沉迷女色,那就再好不过了。

    宋青书送走索额图回到房间,却发现程瑶迦伏在桌上抽泣,不由一怔,急忙走过去扶着她肩头:“夫人,究竟是谁惹你伤心了?”

    程瑶迦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梨花带雨地瞪着他:“还不就是你!”

    “我?”宋青书一脸茫然。

    “你让我刚好被别人看到我在你房里,我以后的名声就全毁了。”程瑶迦越说越伤心,自己刚才兴高采烈跑出去迎接他,谁知道他身边还有其他人。

    “原来是这个,”宋青书不禁安慰她道,“放心好了,索额图又不认识你是谁,而且他是清国朝廷数一数二的大官,又岂会将你的事情放在心上?转眼就会忘了,而且顾忌我的面子,也决计不会私下乱传我们的关系,所以夫人根本不用担心。”

    “真的么?”程瑶迦狐疑道。

    “自然是真的,看你哭得和一个小花猫似的,快点梳洗好我带你出去。”宋青书一边笑着一边弯起手指替她擦拭脸颊上的泪痕。

    经过昨晚的事情,两人的关系已经不知不觉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这等亲昵的举动宋青书做出来极为自然,程瑶迦虽然有些害羞,却也没觉得有多大的不妥。

    “要不要我替你梳头啊?”宋青书笑着问道。

    “不用了。”程瑶迦原本有些心动,可是想到昨晚他的手抚过自己头发时,那种电流般的酥麻感,让她实在鼓不起勇气尝试,更何况如今光天化日的,没了夜色的掩护,她昨夜的勇气早已不翼而飞。

    “我们等会儿去哪儿啊?”梳头的时候程瑶迦为了化解心中尴尬,问道。

    “你不是一直想我去救你丈夫么?”宋青书来到她伸手,轻轻挑起了她一缕发丝

    p.

    感谢书友465811664等人的打赏,如今排在19位,差前一名26张月票,比后一名多了59张,谢谢大家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