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50章 我要她

下一页

    张弘范还想再挣扎,宋青书随身的侍卫早已过去刀架在了他脖子上,他立马就安静了。

    “干什么的,都不许动!”这个时候已经那队清兵已经冲了上来,为首那裨将拔出刀来对着二楼的人喝道。不管是华山派的,还是慕容复,又或者木高峰,见他们人多势众,再加上这里是清国地界,犹豫了一下倒也没有轻举妄动。

    当然,他们更多的还是忌惮另一边的宋青书,担心不小心惹到这么难缠的敌人。

    至于宋青书则懒得理那群,示意随行侍卫和那裨将交涉,自己则径直回到了座位上。

    $≡$≡$≡,≈.≠▽.↑那裨将看到宋青书无视自己,正要发作之际,却忽然看到了对方侍卫给他的东西,不由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脸谄笑地跑了过来:“奴才有眼无珠,不知道您在这里,若是冲撞到了您,还望大人恕罪,不知可有为您效劳的地方?”

    宋青书虽然不是清国的官,但金、清二国素来是兄弟之邦,再加上索额图与他结拜,这段时间扬州官场上谁不知道金国来了这么位爷,连那些巡抚、布政使都要争相巴结他,更何况区区一个裨将。

    宋青书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指着岳不群一行人吩咐道:“这些是华山派的,把他们放了。”

    华山派如今地处金国境内,他身为金国的官,自然没道理为难他们。

    当宋青书手指向他们的时候,华山派几人无不心惊胆战,要知道对方一个人都难以对付了,如今又多了这么多满清士兵,若真动起手来,恐怕华山派今天要亡在这里了。

    结果听到他开口放自己一行人,连岳不群这样城府的人也有些喜形于色,抱拳说道:“多谢阁下。”

    宋青书则挥挥手,示意他们快点走,岳灵珊性格憨直爽快,见父亲被这么无视,正要开口却被旁边的母亲拉住了。

    宁中则早就知道女儿是什么性子,所以才能提早阻止她,悄悄对她摇头示意。

    岳灵珊这才想起了对方刚才展现出来的恐怖武功,不由后怕地吐了吐舌头,煞是俏皮可爱。

    宋青书微微一笑,心想难怪令狐冲对她情根深种,的确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只不过他更喜欢性格温柔有女人味儿一点的,岳灵珊的性格实在有些敬谢不敏。

    见对方没有怪罪女儿,宁中则不由对他微微颔首已示谢意,宋青书回之一笑,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昔日的华山玉女,只可惜遇人不淑,嫁给了一个伪君子,女婿的性子和丈夫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注定将来凄苦的结局。

    宁中则被他诡异的笑容弄得心中一跳,心想这人怎么对着自己这样笑,不敢再看他一眼,急忙拉着女儿下楼去了。

    华山派走后,宋青书又将目光移到慕容复身上,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位是鼎鼎大名的姑苏慕容公子,也不必为难他,放他走。”

    慕容复虽然前面有好几次不地道,不过他毕竟对自己有点恩情,虽说自己已经偿还了恩情,不过对他下杀手总有些不详,更何况两人之间也没什么根本的利益冲突。

    至于与慕容博的梁子,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没必要算在他的身上。

    慕容复心中舒了一口气,要知道刚才对方随随便便望自己一眼,那股压力就是空前的大,真动起手来,他对自己家的斗转星移可没什么信心。

    “多谢!”慕容复原本还试图和他结交一二,不过对方给他的压迫感太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结交的想法。

    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一些江湖人物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等着宋青书宣布命运,程瑶迦一双妙目不由溢彩连连,毕竟崇拜强者是女人的天性。

    程瑶迦忽然有一种错觉,对方就是一团耀眼的火焰,自己则是那傻傻的飞蛾,明知道危险,却依然忍不住想靠近他。

    她正在发呆之际,宋青书忽然又开口了:“等等!”

    慕容复刚走到楼梯口,闻言不禁浑身一僵,全身真气急速流转,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宋青书淡淡一笑:“慕容公子不必这么紧张,我只是想和公子说一件事情。”

    “请讲!”慕容复却不敢放松半点心弦。

    宋青书随手往木婉清二人所在的方向一指:“这两个人我要了,想必公子没意见吧。”

    “自然没意见。”慕容复颇为优雅地答道,他当然知道对方说这话的潜台词是让自己以后不要再找这二人麻烦。

    追杀这二人本来只是因为舅母所托,就算失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慕容复自然不会傻到为了这两人而得罪这深不可测的高手。

    慕容复下楼之时心中却是冷笑连连,说什么这两人你要了,木高峰那个死驼子你拿去干什么,还不是看上了那绝色少女?你从刚才开始就各种对她献殷勤,当我们眼瞎么。

    果然慕容复的想法就是场中其他人的心声,程瑶迦一脸失落,木婉清却是又羞又怒:“你这个登徒子!”

    说完便扬起手要用毒袖箭射宋青书,身旁的木高峰急忙拦下她:“万万不可啊!”

    刚才张弘范那群人的凄惨遭遇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想自己二人也重蹈覆辙。

    “可是他……”木婉清也知道双方武功差距太大,就算毒袖箭射出去也无法伤他分毫,只能跺着脚直生闷气。

    “不知道阁下留我们下来所为何事呢?”木高峰试图挤出一脸笑容,只可惜反应到他那丑陋的脸上,简直比哭还难看。

    “不是想留你,是要留她。”宋青书往木婉清身上一指,倒也干脆直接,“你可以走了。”

    此言一出,场中所有人的面色古怪,旁边那裨将想道:“我的乖乖,还当这些大人物和我们这些人有什么不一样呢,还不是都是看到漂亮女人直接开抢?老子以后一定要当更大的官,才有机会抢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程瑶迦脸色一黯,直接低下头去呆呆地看着杯子里的茶水不说话。

    “你!”木婉清气得粉脸煞白,若不是木高峰在前面挡着,她早已冲上前去找他拼命了。

    “我如果不走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相貌丑陋的木高峰却并没有趁机逃走,反而护在了木婉清面前

    p.双倍月票活动结束,不出所料果然排到了21位,所有书都打了鸡血一般往上涨

    感谢科瓦杜因、活着回来、9420等一众书友打赏,现在又重新回到了20位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