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51章 始乱终弃

下一页

    连程瑶迦都意外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虽然外表丑陋凶恶,没想到却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

    宋青书轻笑一声,站起来往两人走了过去,因为刚才的表现太震撼,木高峰与木婉清下意识往后退去。

    “塞北明驼木高峰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义薄云天的人了?”宋青书面无表情地说道。

    木高峰磔磔笑道:“我木高峰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是抛弃侄女独自逃生的孬种!”话音刚落便一把将木婉清往外面推去,同时驼剑出鞘往宋青书攻了过去。

    “快走……?”木高峰怒吼声vwá女vロ巴,≡.︾≦.戛然而止,他清楚以自己的武功绝对无法胜过对方,不过要拖住对方一时半会儿还是可以试试的,谁知道他一剑刺出去刺了个空,眼前居然没了对方踪影。

    木婉清原本半截身子都从二楼栏杆上方跳出去了,谁知道下一刻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我还有好多话没和姑娘说,你又何必急着走呢?”

    木婉清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居然被那大胡子搂在怀中,惊得立马举起袖箭想射他,谁知道对方在她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一按,她的手刚抬起一半便软绵绵垂了下去。

    “放开她!”木高峰怒吼一声,急忙挥着驼剑攻了过来,却被宋青书一指点在胸口,整个人身形仿佛凝固了一般。

    “一阳指?段正淳是你什么人?”木高峰顿时惊怒交加。

    宋青书微微一笑,也不理他,转身便要抱着木婉清离去。

    “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我……我相公一定会杀了你的!”木婉清怒视着他。

    “你相公?”宋青书下意识摸了摸鼻子,“不知道姑娘的相公是谁啊?”

    “我怕我说出来吓着你。”木婉清故意说道。

    “哦?”宋青书大致也猜到了一二,顽皮心顿起,故意装出一副好奇的神情,“那我可真要见识见识了。”

    “哼,我相公就是金蛇王宋青书!”木婉清颇为骄傲地说道,当初离别之际对方嘱托她在危机之时可以报出自己的名头,不过她在曼陀山庄遇到危险却没有拿出他的名头,直到现在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姑且一试了。

    “宋青书!”听到这个名头,场中那些清国士兵纷纷后退了数步,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原来之前宋青书大破十万清军,还有最后呼风唤雨的场面经有心人刻意宣称夸大,早已传得神乎其神,其他地方倒也罢了,清国的士兵可是深受其害,个个闻之色变。

    宋青书也没料到旁边那些清兵听到自己名字会这么大反应,不过他看到木婉清那骄傲的样子,又怎么忍心让她失望呢。

    “啊,莫非是那个大败天下英雄,最后夺得金蛇王称号的宋青书?”

    宋青书故意装出一副震撼神色,也跟着后退了几步。

    程瑶迦看得一惊,这几天两人一直在一起,对他的武功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心中觉得他才是自己认识的最厉害的高手。哪知道他听到一个名字就变成这样,难道那个宋青书真有这么厉害么?

    木婉清也是一怔,她原本只是想拿出宋青书的名头让对方有所忌惮,谁知道对方居然这么夸张的反应?毕竟在她的印象中,宋青书武功虽高,和眼前这人恐怕也只在伯仲之间,对方完全不用吓成这样啊。

    看到对方一脸疑惑,宋青书也觉得自己的演技未免太业余了点,咳嗽一声来掩饰心中尴尬:“哼,你说相公是他就是他了?谁知道你是不是随便扯了张虎皮来吓唬我?”

    “哪个女儿家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木婉清顿时急了。

    “那我不管,带回去好好审问一下,才知道你有没有说假话。”

    宋青书正要上前,木婉清却一声惊叫:“不要碰我!”

    见她一脸惊慌,眼神中却又带着一丝决然之色,宋青书也不忍再让她担惊受怕,便柔声说道:“好了好了,我不碰你就是,不过若是让女人来扶你没关系吧?”

    说完便回到座位前对程瑶迦说道:“劳烦夫人了。”

    程瑶迦心想你在这边调戏人家少女,干嘛扯我进来?不过看到对方温柔的眼神,她却发现自己无法拒绝对方的要求,只好微微撅起小嘴,走到木婉清身边:“这位姑娘,我来扶你吧。”

    尽管木婉清素来出手狠辣,却无法对眼前这个温柔到骨子里的女人发火,犹豫了一下,就由着她扶着了。

    看到宋青书出去的时候带着一个美貌端庄的少妇,回来的时候还多了一个绝色脱俗的少女,道台衙门那些守卫各个心中叹服,心想这个金国大官泡女人的本事还真有一手。

    回到院子中后,宋青书让侍卫将张弘范扔到了柴房中,对木高峰他则要客气许多,原本他对这个原著中阴险狠毒的驼子没什么好感,不过刚才在客栈他挺身而出护在木婉清面前,却让他大为改观,于是悄悄吩咐手下好生招待他。

    接着程瑶迦一脸幽怨地被赶到了隔壁去,然后宋青书则抱着木婉清进了自己的房间。

    “快放手,你这个混蛋!”

    “我相公会杀了你的!”

    “不要碰我!”

    一直到关上门前,木婉清都在拼命挣扎,弄得院子里的侍卫都露出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程瑶迦回到房间后,数次坐下又数次站了起来,最终咬着嘴唇仿佛下了极大决心一般,蹑手蹑脚靠到墙壁上,竖起耳朵偷听隔壁在说些什么。

    宋青书关上门后,将木婉清轻轻地放在椅子上,然后坐在旁边温柔地看着她。

    尽管对方没有继续触碰自己的身体,让木婉清暗暗舒了一口气,可是对方这么直勾勾看着她,她依然有些毛骨悚然。

    “你看什么,信不信本姑娘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她平日里狠话说惯了,话一出口才意识到眼前这人可不是她平日里可以随意教训的那些江湖中不入流的人物。

    “我眼珠子没了,最后受苦的还不是你?”宋青书笑道。

    “哼,你眼珠子没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木婉清总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怪,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与似曾相识之感。

    “当然有关系了,要是我眼珠子没了,你岂不是嫁给了一个瞎眼相公?”宋青书不忍心再捉弄她,恢复了原本的声音说道。

    “谁要嫁给你,我有相公……”木婉清话说到一半,忽然露出一脸不可思议之色,呆呆地望着他,“你是……”

    宋青书将面具摘下,露出了本来的面貌,温柔地看着她。

    “宋郎!”木婉清顿时惊喜交加,急忙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起来,“真的是你么?”

    “哎呀,疼~”宋青书知道她是要确定自己有没有带面具,“不是我是谁,货真价实!”

    “宋郎!”确认了他的身份,木婉清一下子扑到他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段时间你受委屈了,乖,不哭~”宋青书拍着她的粉背,柔声安慰起来。

    木婉清忽然坐直了身体,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宋青书虽然能躲开,不过看到了她眼中噙着的泪花,不禁心中一软,就坐在那里任由她打了一巴掌。

    “消气了没有?”宋青书伸手替她擦掉脸颊上的泪痕,温柔地问道。

    “我讨厌你!”木婉清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这样,戏弄我很好玩么?”

    宋青书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涎着脸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因为你真的很好玩啊~”

    木婉清不禁心中一荡,不自觉想起了两人之间那些亲密的时光,脸色顿时红了起来,娇嗔道:“讨厌~”

    宋青书知道她气已经消了大半,便趁机岔开话题问道:“你怎么和木高峰在一起,还被慕容复追杀?”

    “还不是上次去刺杀王家那女人,结果曼陀山庄守卫森严,我不小心失手被擒,幸好王家那女人不在,家里就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在,她倒没为难我,而且还想偷偷放了我,却被山庄那些嬷嬷阻止,于是我便被关了起来,等王家那女人回庄后再处置我。后来伯伯路过苏州,得知我遇险,就闯进曼陀山庄将我救了出来,因为伤了曼陀山庄不少人,惊动了燕子坞里的慕容复,他为了讨他舅妈欢心,就自告奋勇来追杀我们呗。”木婉清轻描淡写几句,却听得宋青书心惊肉跳。

    他知道木婉清口中王家那女人正是王夫人李青萝,秦红棉和她关系最恶劣,因此经常派木婉清去刺杀对方。至于那位柔柔弱弱的姑娘,自然就是李青萝的女儿王语嫣了,没想到她还是那么善良,对上门寻仇的人都这般宽容。

    不过最让宋青书好奇的是她口中的伯伯,不由好奇地问道:“你爹不是段正淳么,怎么木高峰成了你伯伯?”

    “别和我提那个人!”听到段正淳三个字,木婉清脑中顿时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毕竟自从和段家的人结识了,就没碰到过什么好事。

    缓了一会儿过后,她才幽幽开口:“当年我娘被那个人始乱终弃,伤心欲绝地回到家里,却被家族里的人逼着嫁给了西夏木家的人,用来掩盖这桩丑闻。”

    p.感觉今天在公众号里发的《营养快线》第二期,感觉点赞的人好少,话说我是真觉得这电影那些桥段和易容术好像的,难道是因为这片比较老大家都看过的么?

    另外希望所有看本书的读者都能加一下我的微.信公众号:六如和尚,不管是正版还是盗版读者,都很欢迎,让我看看实际上究竟有多少人在看我这本书,满足一下我那点小小的虚荣心,出去吹牛逼也方便嘛。

    话说以前在某些盗版渠道上发现有好几十万的人都在搜我这本书,为什么最终加公众号的才这么一点人呢?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