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53章 不解风情



    “什么也没听到?”宋青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大家都是明白人,夫人又何必自欺欺人呢?”

    程瑶迦也是后悔不迭,心想自己干嘛鬼迷心窍跑去偷听,结果听到这样一个惊天大秘密,害得如今引火烧身。

    “我不会对其他人说的。”程瑶迦急忙保证道。

    宋青书摇了摇头,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我毫不怀疑夫人此时说这话的诚意,不过人总是会变的,到时候又没我在一旁监视,谁知道你会不会因为其他原因,选择透露我的秘密。”

    程瑶迦后退了两步,慌张地说道:“不会的,这些天你对我有大恩大德,我感激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呢?”

    望着她娇美柔弱的脸蛋儿,宋青书淡淡地问道:“如果你丈夫让你说呢?”

    “我……我也不会说。”程瑶迦一开始还有些犹豫,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坚定。

    宋青书伸出手撩起她耳边的一缕发丝:“我能感受到夫人此刻的真心,不过我是一个理智的人,不会将未来交到一句承诺上。”

    程瑶迦脸色一白,身形颤抖着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求你记得自己之前的承诺,帮我救陆郎出来。”说完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看着她秀气的睫毛轻轻颤抖,宋青书笑道:“你这是干嘛?”

    “你不是要杀我灭口么,动手吧。”程瑶迦答道,不过快速起伏的胸脯却显示她的内心没有装出来那么平静。

    宋青书不禁莞尔:“谁说我要杀你了?”

    “啊?”程瑶迦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你……你不杀我么?”

    宋青书轻轻勾住了程瑶迦的下巴,赞叹地说道:“夫人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哪个男人舍得伤害你。”

    不过他很快话锋一转:“当然,若是之前与夫人没有交集,哪怕心中再舍不得,恐怕也只能辣手摧花了。”

    程瑶迦虽然腼腆害羞,却也是个聪明的女子,听到这里已经知道对方并无杀心,忍不住咬了咬嘴唇:“谢谢。”

    “夫人也别急着谢,虽然我不杀你,但为了保证秘密不被泄露,只能请夫人委屈一下,在我想到万全之策之前,留在我身边了。”宋青书这个时候不得不感叹一句,为什么自己就那么不喜欢杀人呢,像前世那些玄幻小说里杀伐决断的主角,碰上这种事情眨眼就能解决了,结果自己还要这么头疼。

    想来想去宋青书只能归咎于前世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知道普通人的心理,不想被贵族、特权人物或者一些强者当蝼蚁一样消灭;来到这个世界因种种原因不再普通,可是他也不想失去本心,随意残害其他普通人的性命。

    因为宋青书失神的缘故,程瑶迦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眼前男人的新面貌,剑眉星目,俊朗非凡,浑身上下又有一种从容不迫的的气质。

    她看着看着不知不觉脸色就红了起来:是比之前那满脸大胡子要好看许多……

    宋青书终于回过神来,注意到对方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不由微微一笑,伸出手去:“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宋青书。”

    看着他伸到自己面前的手,程瑶迦脸色一红:“你……你这是干什么?”

    宋青书这才醒悟如今早已不是前世那个世界,和女子握手是要被当作非礼的,不过他是何等心大的人,自然不会在乎这些繁文缛节,依旧脸色不变地说道:“这是我们家乡那边的握手礼,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就会互相伸出手握在一起以示友谊。”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程瑶迦心想哪个地方会有这么荒唐的习俗,不过她还是下意识伸出手去和他握在了一起:“你好,我……我是程瑶迦。”

    听她没提起自己归云庄少夫人的身份,宋青书不禁心中一动。

    两人肌肤相触,感受到对方手心的热度,程瑶迦脸色红得更厉害了,几次试图将手抽回来,却发现纹丝不动。

    忽然想到什么,程瑶迦惊呼一声:“你就是金蛇王宋青书?”

    宋青书挑了挑眉毛:“夫人也听说过我么?”

    “何止听过,”程瑶迦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忽然欲言又止,“你们家乡的握手礼要握这么长时间么?”

    “那倒没有,只是夫人的手太幼滑,我一时舍不得松开。”宋青书面不红气不喘地说道,不过终究还是松开了手。

    听到他这么理直气壮说出如此无耻的话,程瑶迦忽然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才觉得眼前的男子还是之前那个一直保护她安慰她,同时还时不时调戏她的那个人。

    “你之前行刺康熙已经是天下皆知,后来又大败清国十万大军,也不知让多少汉人拍手称快,前不久你又救回了我大宋几十位公主,如今整个宋国都把你当成汉人的英雄看待呢。”程瑶迦想到平日里家族长辈提到最多的就是这个名字,甚至连丈夫也经常对他称赞有佳,若是他知道如今自己和他仰慕的英雄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羡慕。

    程瑶迦忽然脸色一红,想到自己和宋青书睡在一张床上,陆郎知道了不气死才怪,又岂会有羡慕之意。

    “那夫人呢,夫人是如何看待我的。”宋青书就近坐在了床边,意味深长地问道。

    “我……”程瑶迦嘴唇微张,哪敢将心中的话直接说出来,想了半晌,只好用一种相对委婉的方式形容道,“你在我心中是个非常本事的大英雄,只不过就是有点……有点无赖。”

    宋青一笑:“夫人这话说得太轻了些,恐怕在你心中,我不止无赖这么简单,恐怕更像色.魔淫.贼一些。”

    谁知道程瑶迦微微摇头:“不,你虽然有时候…….无赖了些,骨子里却是个正人君子。”想到这几天对方虽然时不时调戏自己,可终究没有对她做些什么,连昨晚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他也恪守礼节,顶多……顶多早上起来的时候使了点怀。

    “是么?”宋青书伸手一招,程瑶迦就被他吸到了怀中,搂着她的腰肢将她压在腿上,“可是如果我不想当正人君子了呢?”

    近距离感受到他身上的阳刚气息,程瑶迦也是一颗芳心砰砰直跳,不敢面对他的眼神,下意识将头扭到一边,声音细不可闻:“只有公子记得答应我的事,其他的……随便公子。”

    感受到怀中温润丰腴的身子,宋青书喉咙滑动了一下,将头凑了过去。

    见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程瑶迦心跳得更快了,睫毛也渐渐颤抖起来。

    “夫人心跳得好快,是在害怕什么呢?”两人的嘴唇大约只剩下一寸的距离,宋青书忽然停了下来。

    程瑶迦咬了咬嘴唇:“你知道……知道我在怕什么。”

    “我不知道。”宋青书唇边浮起一丝笑意,不如让我感受一下夫人的心在害怕什么。

    程瑶迦眼神中闪过一丝茫然,心想这能如何感受,不过当下一刻对方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襟,她就瞬间明白了。

    “这个无赖~”程瑶迦身形微僵,却并没有躲闪。

    近距离看着眼前的樱桃小嘴水润动人,宋青书再也忍不住,直接亲了上去。

    程瑶迦嘤咛一声,整个人顿时瘫倒在了他怀中。

    一开始她情绪十分复杂,一会儿想到自己这样做对不起丈夫,一会儿又安慰自己这样做是为了救他,就这样被宋青书吻了没多久,她渐渐地也情动起来,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身子越来越软,肌肤也越来越烫。

    感受到怀中佳人身子仿佛浑身骨头都融化了一般,宋青书便顺势将她放到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压了上去。

    “元帅,元帅!”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宋青书一脸郁闷地坐了起来,语气不善地问道:“什么事?”

    程瑶迦也从**中清醒过来,羞得直接转过了身去,手忙脚乱地开始扣衣服上的扣子。

    听到屋里语气,外面那侍卫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自己恐怕坏了老大的好事,可事到如今,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被抓回来的那小子在牢房中大喊大叫,嚷着要见您。”

    “他要见本帅就去见?这种小事你们不会自己处理么!”紧要关头被打扰,若非宋青书素来宅心仁厚,恐怕早已将这人拖出去打上个几十记杀威棒了。

    “可是他说他伯父是张俊,说元帅听了这个名字一定会去见他。”那侍卫心中暗骂,等会儿回去后得好好收拾那小子一顿,方能解心头之恨。

    “张俊!”宋青书霍然起身,“他真是这样说的?”

    “是的!”

    “好,你先下去,我马上去见他。”由不得宋青书不慎重,因为张俊如今身为南宋的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右相,官位还在韩侂胄的参知政事之上,和左相两人,才是南宋朝廷名义上的中枢首脑——

    ps.感谢晨曦初开,苏心燃等一众书友的打赏,如今月票榜居然到了19位,太意外了。

    pss.经读者反应,今天在公众号中发的小龙女居然漏掉了范文芳,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补上;

    还有读者反应,看了第二期《营养快线》,发现那电影意外好看,和尚深感欣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