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55章 青丝飞舞

下一页

    “岳飞的女儿?”宋青书霍然转身,紧紧地盯着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成功将他吸引回来,张弘范顿时来了精神:“当年岳飞一案,秦相爷还有我伯父他们担心将来有后患,于是他们就决定斩草除根,将他的长子岳云也一起处死,当时岳飞第二任妻子李氏也刚好生下一名女.婴,只可惜李氏武功高强,拼命杀出了京城,带着那个女.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件事对于伯父他们来说一直是如鲠在喉,担心女.婴长大后是个祸患,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寻找那女.婴的下落。直到近日伯父得到消息,原来那女.婴当年被华山岳不群收养,改名为岳灵珊。因为岳飞在民间声望极大,我伯父又身份敏感,不方便出面,所以才特意让我们出手。”

    张弘范讲起这些秘辛来并无顾忌,很大程度上因为眼前这些人都是金国人。要知道岳飞是汉人的英雄,在金国人眼中却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双方立场一致,因此张弘范讲起来也没什么忌讳。

    听完这一切,宋青书顿时傻眼了,岳灵珊是岳飞的女儿?

    要知道在前世,宋青书对这位岳家小姐可是抱着极大的敬意,相传岳飞父子死的时候岳银瓶只有十三岁,结果听到父兄的噩耗传来,她便抱银瓶投井而亡,千百年来让多少人为之潸然泪下,唏嘘不已。

    前世路过杭州的时候,宋青书还曾在孝女井旁驻足良久,如今来到这个世界,有机会见到这位银瓶小姐,又岂能容她再遭受伤害?

    宋青书顿时长身而起,不过旋即面露疑惑之色,岳灵珊虽然也姓岳,不过岳不群和宁中则生过女儿之事江湖中人尽皆知,难道他们将整个江湖都骗了?

    一想到岳不群夫妇为了保护岳飞仅存的骨血,居然一生都没有生自己的孩子,这份忠义之心真是让人佩服至极。

    “不对不对!”宋青书突然想到什么,又瞪着张弘范问道,“你说当年岳王爷死的时候,她的妻子李氏刚好诞下了一个女.婴?”

    “是……是啊。”张弘范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大反应,而且他一个金人怎么会称呼岳飞为岳王爷?

    宋青书站起来望着远处天空,心中暗暗寻思:“不对不对,岳飞被害离如今也有差不多快二十年了,岳灵珊如今年纪不过十六七岁,这年纪分明差了一两岁,难道是岳不群刻意改小了岳灵珊的年纪?”

    想得一头雾水,宋青书忽然悚然一惊:等等,既然张柔他们是来杀岳飞遗孤的,那么华山一行人如今不是很危险?

    尽管心中有所怀疑岳灵珊的身份,可是宋青书也不敢冒那个险,万一岳灵珊真是那位银瓶小姐,自己没有保护好她,那他恐怕要后悔一辈子。

    “好好看着他!”宋青书吩咐完侍卫,就匆匆离去。

    “哎,能放了我么?元帅,元帅?”张弘范在后面伸着手大喊,可如今宋青书哪有功夫搭理他。

    出了牢房后,宋青书对随身侍卫吩咐道:“我现在出去办点事,等会儿那位木姑娘醒了告诉他我一会儿就回来,那位木高峰也好生招待着。还有,看紧我隔壁房间的那位夫人,不许她离开院子半步,若是她逃了,你们提头来见。”

    众侍卫心中一凛,纷纷答道:“是!”

    “你们不必跟着我!”宋青书到马厩挑了自己的坐骑,匆匆留下一句便马不停蹄往城门处奔去。

    在城门处找守卫士兵问清楚了华山一行人离去方向,宋青书便一路飞驰而去。

    “幸好华山一行人出城也不算太久,他们拖家带口的,速度肯定比不上我座下这匹照夜白,希望来得及追上。”拍了拍身下坐骑,宋青书不由得想到水笙那丫头了,这匹马还是当初她在金蛇营的时候送给自己的,她上次扶灵回乡,也不知道如今过得如何了。

    就这样一路飞驰,一路找路人打听,宋青书赶了数十里路,忽然听到远方竹林之中传来了打斗之声,若非宋青书修为够高,恐怕也很难听见。

    拍了拍照夜白,示意它自己吃草休息,宋青书便悄悄循声追了过去。

    “我华山派与阁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阁下为何一而再再而三苦苦相逼?”

    听到岳不群又惊又怒的声音,宋青书暗暗舒了一口气,看来终究还是赶上了。

    足尖一点,宋青书便抱着一根高大的竹子,整个人悬在半空中,打量着竹林中的形势。

    只见竹林中一字排开十八骑人马,正是之前客栈中张柔等人,隐隐将华山派四人围在正中,刚才正是岳不群惊怒之下发出的责问。

    听到岳不群的质问,众人哈哈大笑,张柔朗声说道:“听说福威镖局姓林的那小子,已投入了华山派门下。素仰华山派君子剑岳先生剑术神通,独步武林,对那《辟邪剑谱》自是不值一顾。我们是江湖上无名小卒,斗胆请岳先生赐借一观。”

    这十五人的笑声呵呵不绝,显然内力都很高明,笑声中张柔的说话仍然清晰洪亮,未为嘈杂之声所掩,足见此人内功比之余人又胜了不止一筹。

    宋青书听得眉头一皱,怎么是为了辟邪剑谱?不过他旋即恍然,岳飞民间声望颇高,张俊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杀他的后人,找个理由掩饰一下,再合理不过,而辟邪剑谱就是一个最合适的理由。

    岳不群清亮的声音响起:“各位均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怎地自谦是无名小卒?岳某素来不打诳语,林家《辟邪剑谱》,并不在我们这里。”他说这几句话时运上了紫霞神功,夹在十余人的大笑声中,仍然无人不听得清清楚楚,他说得轻描淡写,和平时谈话殊无分别。

    张柔听得暗暗点头,素闻华山紫霞神功非同一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他手下一人粗声说道:“你自称不在你这里,却到哪里去了?”

    岳不群道:“阁下凭甚么问这句活?”

    那人道:“天下之事,天下人管得。”

    岳不群冷笑一声,并不答话。

    那人大声道:“姓岳的,你到底交不交出来?可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交出来,咱们只好动粗,自己动手搜了。”

    岳灵珊娇哼一声:“刚才你们在客栈里被那大胡子打得屁滚尿流,连儿子都丢了,不去想办法救他,却来这儿找我们麻烦,这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欺软怕恶么!”

    自从知道她有可能是岳飞的女儿过后,宋青书便对她好感大升,平日里有些嫌弃她性格不够柔美,如今看来却是敢爱敢恨,倒是有几分可爱。

    “你就是岳家小姐?”张柔倒也不动怒,颇为玩味地打量着她,“不错,果然不愧将门虎女,有你爹的风范。”

    华山一行人听他形容的不伦不类,纷纷不解其意,只有宋青书知道他口中的你爹是指岳飞,而非眼前的岳不群。

    “小姐不敢当,只是一江湖女子而已。”岳灵珊不知道他为何对自己另眼相看,心中不由有些发毛,下意识后退了几步,林平之趁机挡在了她身前。

    “好一个江湖女子,”张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不妨明明白白告诉你,犬子虽然无能,但胜在人机灵,想必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辟邪剑谱却是可遇不可求,等我们拿到剑谱后,再去救犬子也不迟。”

    林平之怒道:“都和你们说了,我们没有什么辟邪剑谱!”

    张柔冷笑一声:“那可不一定,总要搜了才知道。”手一挥,随行的人便纷纷下马冲了过去。

    岳不群急忙喊道:“大家各自紧守门户!”话音刚落一人便上前拦下了张柔八个手下,包括之前的李氏兄弟。

    之前客栈中地形狭小,岳不群一身武艺无法施展开,才被李氏兄弟堵住,如今地势空旷,只见他挥剑守住门户,气力悠长,剑法精严,以一敌八居然不落下风。

    宁中则也是长剑出鞘,力抗三人的攻击。

    岳灵珊和林平之正则并肩和三个敌人相斗,张柔依旧骑在马上,似乎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林平之如今剑法虽高,可毕竟内力不足,再加上对方几人全使的是长兵器,让他精妙剑法无从发挥,没过多久右手就被敌人所伤,只能改为左手持剑。

    敌人手中一杆长枪,枪法矫夭灵活,林平之连使三招“苍松迎客”,才挡住了他攻势。只可惜对方人多,他难免顾此失彼,噗的一声,右肩已然中枪。

    岳灵珊急刺两剑,逼得敌人退开一步,叫道:“小林子,快去裹伤。”林平之道:“不要紧!”刺出一剑,脚步已然踉跄。

    敌人一声长笑,横过枪柄,拍的一声响,打在岳灵珊腰间。岳灵珊右手撒剑,痛得蹲下身去。

    宋青书眉头一皱,正要出手之际,忽然发现远处竹林之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尽管脸上蒙着轻纱看不清楚面貌,可是莲足轻点,青丝飞舞,却让人毫不怀疑她面纱之下的绝世容颜。——

    ps.吐槽一下,如今网络越来越严,女.婴居然都是屏蔽词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