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62章 竟然是她!



    不过宋青书这些年和多少红颜打过交到了,温柔的泼辣的冷若冰霜的热情似火的,不一而足,知道每个女人有每个女人的特点,因此他不仅没把对方的态度放到心上,反而觉得格外有趣:“既然你经历这么多大风大浪,还吐什么血啊?”

    “知道对方把戏是一回事,吐不吐血又是另外一回事。”白莲圣母冷冷答道。

    宋青书笑道:“你就嘴硬吧,我刚才查探了你体内情况,早已乱成一锅粥,全凭胸中一口气硬撑着,这血一吐,那股真气一泄,要是我放开你,你自己一个人走不出三步,肯定就会晕过去。”

    “哼,你放开我,让我自己走试试!”白莲圣母也是倔强的性子,一边说一边伸手推开他。

    宋青书耸了耸肩:“那好,你就自己走吧。”说完果然放开了她。

    没有对方相扶,白莲圣母身子晃了晃,不过她咬了咬牙,强行稳住身形,然后往前跨了一步,冷冷哼了一声:“一!”

    “这才第一步呢。”宋青书笑道。

    “二!”白莲圣母又往前走了一步,同时颇为得意地回头望了他一眼。

    宋青书也不着急,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她继续。

    “三!”白莲圣母毫不迟疑,又往前垮了一步,还没来得及得意,忽然神色一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吧,你赢了。”

    话音刚落,她整个身子就软软地往地上倒去,宋青书早有准备,一把将她扶了起来,摇头苦笑道:“你这又是何必呢,逞强这会儿反倒让内伤更严重了。”

    白莲圣母一双美眸似睁似闭,水润润的红唇微张,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此刻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有什么等会儿再说吧,那两个老色狼快要追来了。”两人耽搁这会儿功夫,百损道人与金刚门主已渐渐逼近,宋青书已经

    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

    “你准备带我去哪儿。”白莲圣母这会儿功夫,终于积攒了一点力气,双手抓住宋青书衣襟,有些虚弱地问道。

    “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宋青书微微一笑,说完就抄起她的腿弯,将她横抱着消失在了原地。

    一会儿过后,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出现在了同样的地方。

    “奇怪,以她所受的内伤,现在早该坚持不住了啊,我们会不会追错方向了。”百损道人疑惑地说道。

    金刚门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脸陶醉之色:“是这个方向没错,我已经闻到了她身上那令人血液沸腾的味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追啊。”一想到对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百损道人就觉得小腹一热,顿时有一种老树逢春的感觉。

    “等等!”金刚门主一把拉住他,脸色有些难看。

    “还等什么?”百损道人一脸迷惑。

    “这里除了白莲圣母的味道,还有一个男人的味道。”金刚门主脸色有些难看。

    “男人?”百损道人一怔,旋即大笑起来,“估计是白莲教来接应他的吧,你我二人联手,难道还怕他不成。”

    金刚门主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指着地面说道:“老杂毛,你难道没发现地上根本没有任何足迹么?”

    百损道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直检查了数十丈,地面上似乎都没有任何痕迹,不禁失声道:“踏沙无痕?”

    “对方带着重伤的白莲圣母,施展轻功居然连一点足印都没留下,显然轻功远高于我们,我们就算想追也追不上,而且就算追上了,估计也不是对方对手。”金刚门主叹了一口气。

    百损道人一脸狐疑:“这世上有这么厉害的人?”

    金刚门主嘿了一声:“难道你忘了那晚那个绣花大盗?”

    百损道人悚然一惊,顿时不说话了。

    “我们还是回去吧,免得到时候阴沟里翻船。”金刚门主沉声说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百损道人点点头,也表示同意,不过依然难掩心中郁闷之情,“妈的,我们辛辛苦苦忙活一半天,结果是为他人做嫁衣!”

    想到白莲圣母那妖娆的身姿,金刚门主也深有同感:“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杀千刀的!”

    阿嚏!

    宋青书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心中莫名其妙,以自己如今的武功,早已寒暑不侵,怎么还会打喷嚏?

    白莲圣母原本因为太过虚弱陷入了沉睡,也被他这个喷嚏吵醒了,好奇地打量了四周一番:“这里是什么地方?”

    “安全的地方。”宋青书微微一笑,并没有具体解释。其实关于带她回哪儿,宋青书也很犹豫,原本是打算将她带到焦宛儿那里,不过不愿意金蛇营的暗哨被白莲教摸得一清二楚,同时也不想因为救她冷落了木婉清,索性便带她回了道台衙门。

    尽管唐括辩的身份也需要隐藏,不过他毕竟是金国人,与南宋这边信息并不怎么流通,倒也不虞白莲圣母知道唐括辩会武功,更何况她如今重伤在身,只要小心一点,甚至连唐括辩的身份都可以不让她知道。

    “故弄玄虚!”白莲圣母撇了撇嘴,四处打量一番,可惜以她的江湖经验也无法看出此处是哪里,只能顺其自然了,反正这大胡子虽然神秘,但目前为止似乎没什么恶意。

    木婉清正在房中百无聊赖地生气,忽然听到门外动静,知道宋青书回来了,心中愁容顿时一扫而空,急忙雀跃地跑出去,正打算迎接对方之时,忽然看到他怀中抱了一个女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你怎么能这样!”木婉清跺了跺脚,眼中顿时溢出了委屈的泪水。心想自己本来就因为程瑶迦的事情堵得慌,结果他出去一次,又抱了一个女人回来。

    “看来这里可不是你说的安全地方。”白莲圣母扬着头,幸灾乐祸地看着宋青书,以她的武功身份,自然不屑与一个少女争风吃醋,因此虽然觉得木婉清声音有些耳熟,却也没兴趣去看她一眼。

    谁知木婉清却瞪大着眼睛望着她:“原来是你!”

    木婉清话音刚落,便娇斥一声,拔出腰间短剑就往白莲圣母刺去。

    宋青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白莲圣母如今身受重伤,他总不能坐视不理,只好抱着他躲过了木婉清夺命的一剑,见她还有继续攻击的意思,急忙问道:“婉清,你这是干什么?”

    木婉清用剑指着他怀中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知道……吧。”宋青书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他实在想不明白木婉清会和白莲圣母之间有什么过节?不管是武功还是势力,两人明显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啊。

    “你既然知道还帮她!”因为之前的事情,木婉清本就觉得心中委屈异常,如今见到宋青书居然选择帮自己的大对头,忽然间有些万念俱灰。

    注意到木婉清明显不对的表情,宋青书急忙说道:“婉清,你听我说,本来我认为我知道她是谁,但从你的反应来看,我之前的判断明显有误,所以我应该不知道她是谁。”

    “看来你还挺紧张你的小情人嘛。”见他仿佛说绕口令一般念叨了许多,白莲圣母轻笑一声,她如今自然也认出来了木婉清,不过心中疑惑的却是木婉清怎么会和一个金国人纠缠在一起。

    木婉清也被那一大段话弄得迷迷糊糊的,不够她能感受到宋青书依然紧张自己,心情顿时平复了些,同时也担心情郎被人所骗,急忙说道:“她就是我一直要杀的那位王夫人!”

    “王夫人?”宋青书脑中当机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个王夫人是谁,不由吃惊地望着怀中的女人,“你是李青萝?”

    由不得他不吃惊,李青萝就是无崖子和李秋水的女儿,之后嫁入姑苏王家,却被大理镇南王段正淳所引诱,最终生下了一个私生女,却成为了段誉的神仙姐姐王语嫣。

    “你怎么知道我的全名?”白莲圣母一脸惊讶地望着他,显然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的东西可多了。”宋青书嘴上虽然这样说,内心深处却已经整个人斯巴达了,白莲圣母怎么会是李青萝?原著中李青萝只不过是一个因爱生恨,动不动就砍男人当花肥的女人,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和段正淳双宿双栖,而且她理论上应该不怎么会武功啊,哪像现在这样,还能从金刚门主、百损道人、玄冥二老四大顶尖高手围攻中逃得性命。

    不过宋青书终究是穿越众,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看来因为自己的到来,这个神奇的世界产生的蝴蝶效应还真是厉害。

    见宋青书果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木婉清瞬间就原谅了他:“宋郎,你快让开,让我一剑了结了这个贱人。”木婉清的性格就仿佛冰块包裹着的火焰,整个人敢爱敢恨,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前一刻她还恨不得与宋青书恩断义绝,后一刻心中又是浓情蜜意。

    “你三番四次来曼陀山庄杀我,想必是秦红棉那贱人指使的吧。”李青萝冷冷问道。

    “不许你侮辱我娘!”木婉清大怒,一剑就往她胸口刺来。

    宋青书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自然不愿意李青萝就这样死了,可是更不愿意因为一个外人破坏了他与木婉清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