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64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北冥神功!”宋青书脑中忽然浮现出一门武功,这李青萝既然会寒袖拂穴、凌波微步,那么会逍遥派最出名的北冥神功,实在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宋青书暗自感叹今天实在是太大意了,一心想着救她,却没有防备她的北冥神功。要知道《天龙八部》原著之中,《北冥神功》段誉只练了手太阴肺经一脉,便将顶尖高手鸠摩智一身内力吸得干干净净,这李青萝显然是会全套,威力绝非段誉可比,自己还不得被她吸成人干?

    想到恐怖之处,宋青书不由打了个寒噤,急忙沉声说道:“我好心好意救你,你就这样报答我么?”

    李青萝缓缓睁开眼睛,冷笑道:“我这辈子最讨厌金人,更何况先前你还数次轻薄于我!哼,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看在你之前出手相助的份上,吸干你内力后我会留你一条性命。”

    原来她刚才装睡,宋青书心中了然,想必是之前进道台衙门的时候被她发现了身份。

    “你这样说我还应该谢谢你了?”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

    “你也不必恨我,怪只怪你太蠢。江湖上何等凶险,谁让你见我美貌,便忘乎所以,你心中打什么歪主意我可是一清二楚,不过本座堂堂白莲圣母,又岂是那种因为被男人相救,就会芳心暗许的小姑娘?”李青萝冷笑连连,美貌的外表下忽然展现出了黑道巨擘的威严。

    “我的确大意了。”宋青书忽然感叹一声,“如果我现在说我并非金人,你还会这样‘报答’我么?”

    “我知道,你不就是金蛇王宋青书么。”李青萝淡淡的说道。

    宋青书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要知道他冒充唐括辩一事非常机密,除了少数几个红颜知己知道以外,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如今居然被白莲教的圣母知道,那他金国的一切布局岂不是付诸流水。

    “你怎么知道。”宋青书并没有否认,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狡辩耍赖已不屑为之,更何况李青萝语气肯定,肯定掌握了什么真凭实据,绝非凭空乱猜的。

    “木婉清那丫头三番四次刺杀我,我总要将她的底细调查清楚吧。若不是顾忌她是金蛇王的女人,你当她三番四次来曼陀山庄行刺本座,本座会让她活着回去?”感受到体内澎湃的真气,李青萝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木婉清这丫头性格倔强又对爱情矢志不渝,不可能这么快移情别恋,对象还是个金国大胡子。”

    “再加上你之前显露出来的武功实在太高,而这样的高手江湖中可谓是屈指可数,每一个人的来历本座都心中有数,一一排除过去,只剩下这两年名满江湖的金蛇王了。”

    李青萝说完过后便顺手摘掉了他脸上的面具,看到眼前俊朗的男子,特别是眉宇间那种独特的魅力,让人一眼过后就终生难忘,不禁下意识感叹了一声:“难怪能将木婉清那丫头迷得神魂颠倒,的确长得不错。”

    “不知道能否迷倒夫人呢?”宋青书微微一笑,他心中却是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木婉清那里露出了破绽,这也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让李青萝猜着了,其他人又哪能猜到自己的真实身份。

    “金蛇王果然不愧是金蛇王,如今这样的局势还这么淡定从容,实在让人佩服。”李青萝嘴上这样说,行动上却不敢放松警惕,急忙伸手封住他周身穴道,最后再紧紧抓住他的双手,将北冥神功催动到了极致狂吸起来。

    宋青书扫了一眼两人的双手,不由微笑道:“正所谓十指连心,如今我们十指紧扣,算不算是心连心?”

    经他一提醒,李青萝才意识到两人的手如今紧紧扣在一起,不知道为何,她忽然觉得一阵心颤。要知道王语嫣她爹死得早,自从嫁入王家后她也没和段正淳联系过,因此差不多有十几年了她都是独自一人,周身三尺之内从来没让男人靠近过,更别说像今天这样搂搂抱抱,十指相扣了。

    对方身上的男子阳刚气息,让她情不自禁生出几丝绮念,身子也渐渐发热起来。

    不过她终究非一般女子,很快就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哼,只不过是为了吸取他的内力而已,就算接触肌肤又怎么了。”

    “收起你那套恶心的做派,你那勾引小女生的手段在我这里可行不通。”李青萝板起脸说道。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不知如何才能让夫人放过在下。”

    李青萝还当他终于服软,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得色:“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本座身为白莲教圣母,又岂会犯放虎归山那种低级的错误?”

    “可如果我说我们是自己人呢?”宋青书忽然说道。

    “自己人?”李青萝差点被一口气给憋死,闻言怒视着他,“谁和你是自己人!”

    她素来洁身自好,哪怕是被男人占口头便宜也受不了。

    “我与王语嫣情投意合,早已私定终身,原本想找时间来曼陀山庄提亲的,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形下见到你。”宋青书面不红心不跳地瞎编着,他相信以王语嫣的善良,再加上两人之间的交情,就算对方知道自己这么编排,恐怕也不会介意,“夫人认为这样的关系算不算自己人。”

    “语嫣?”李青萝一怔,继而大怒,“胡说八道,语嫣明明一心喜欢她表哥,又岂会和你私……私定终身。”这四个字出口,尽管知道很有可能是假的,李青萝依然脸色难看至极。

    “可惜慕容复的心不在语嫣身上啊,他一心只想着复兴什么大燕国,已经数次伤了语嫣的心,这才给我创造了机会。”宋青书不慌不忙解释着。

    “慕容复的确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再加上他心术不正,绝非语嫣良配。”李青萝也一直不喜欢慕容复,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不过她很快醒悟过来,冷哼一声:“我女儿什么性子我最清楚,她又岂会这么容易移情别恋。”

    “夫人扪心自问,论武功、论样貌、论人品,甚至论家世、论势力,我哪样不在慕容复之上?再加上患难见真情,语嫣喜欢我又有什么稀奇?”宋青书做出一副极为冤枉的表情,说得跟真的一样。

    李青萝顿时沉默不语,知道对方说得没错,论武功,他远在慕容复之上;论样貌,慕容复缺少他那种独特的气质;论家世,武当派可比只有个空壳的慕容世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论势力,一个掌控数万精兵,另一个只有几个家臣……

    不过她又岂会这么容易被说动,冷笑道:“其他倒也罢了,我可不觉得你人品有什么好的。”

    宋青书淡淡地答道:“见义勇为救你脱险,不辞辛劳替你疗伤,然后被你暗算,也不知道是谁人品不好。”

    李青萝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恼羞成怒道:“就算语嫣真的喜欢你又怎样,你四处沾花惹草,家中又有妻室,岂是语嫣良配?拼着将来语嫣怪我,我今天也要除掉你,免得她将来一生幸福毁在你手里。”

    宋青书顿时傻眼了:“你之前还说只是吸我内力不伤我性命,结果知道我和语嫣两情相悦,反倒要杀我?”

    “怪只怪你招惹了我女儿。”李青萝眉宇之间浮现出了一丝煞气,却丝毫不损她的艳丽之色,反倒别有一番风情。

    宋青书终于收起了嬉皮笑脸,沉声说道:“你是不是真的不会放过我?”

    想到女儿涉世未深心思单纯,就这样被这个老狐狸给骗了,李青萝怒气上涌:“本座不仅会杀了你,还会将木婉清那小贱人杀了,方能一泄本座心头之恨。”

    她如今已完全制住了对方的穴道,再加上北冥神功不停吸取他的内力,早已胜券在握,自然也不怕刺激对方。

    宋青书眼睛渐渐泛红,声音变得有些干哑:“好,这可是你说的,等会儿可不要后悔。”

    “哼,我能有什么后悔的。”李青萝冷笑道。

    宋青书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沉声说道:“原本想着若你能中途收手的话,我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只可惜我给你了几次机会,你不仅不收手,还变本加厉,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青萝眉头一皱,再次确认了北冥神功运转正常,这才放心地说道:“你也不用唬我,本座身为白莲圣母,什么风浪没见过,又岂会被你这样的把戏给骗住?”

    宋青书也不争辩,只是淡淡地说道:“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和你东拉西扯说这么多么?”

    李青萝冷笑连连:“你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罢了,不过时间隔得越长,北冥神功效用也就越大,本座也懒得戳破你那点小心思。”

    “不错,我就是等你的北冥神功效用发挥到最大。”宋青书嘴角浮起了淡淡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李青萝心中顿生不妙之感。

    ---

    ps.偷鸡不成蚀把米,大家希望李青萝湿......咳咳口误,蚀成什么样呢?

    大家快拿月票砸我吧,砸得越多,她蚀得也就越多-_-